排队购物画“保护圈”,居家隔离手上“盖印章”…听中国女孩讲述印度“封城故事”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邢晓婧】印度卫生部最新数据显示,印度新冠肺炎确诊数量已突破4.6万例,累计死亡患者人数超过1500人。为防止疫情蔓延,印度政府宣布从5月4日起至17日,开始实施第三轮“封城”措施。一位滞留印度的中国女孩亲历三轮“封城”,6日她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感叹称,印度在抗疫过程中表现出了“无序中的有序”,这让她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印度。

突如其来的变故

中国女孩武笑吟2017年7月毕业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短暂工作一段时间后,为了学习印地语,2019年9月独自来到印度首都新德里。按照最初的计划,她原本应该在今年4月15日参加完语言考试之后,4月30日之前回国,不料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打乱了她的节奏。

早在3月15日,印度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人数破百的时候,武笑吟所在的学校就紧急宣布次日开始全校停课。几乎同时,印度各地相继宣布关闭商场、影院等场所,全国正式拉开抗疫序幕。

随着确诊患者人数不断攀升,国际航班数量直线减少,不断传出印度即将“封城”的消息,她身边的很多华人朋友都在想办法回国。种种迹象让武笑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可她并没想要在第一时间回国。武笑吟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考虑到有些事情还没有做完,而且3月中下旬国内的抗疫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她不想回去给祖国添麻烦,所以决心留在印度抗疫,自己照顾好自己。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她一直被紧张和焦虑的情绪笼罩着,与其说是担心感染病毒,不如更担心社会秩序的混乱。那时印度偶尔爆出丑闻:有人因反抗“封城”政策和警察产生矛盾,砍下了警察的手;还有许多医护工作者被骂作“瘟神”“病毒携带者”,遭到社区排挤和围殴暴打等恶意对待。在武笑吟看来,印度作为一个人口巨大、贫富差距悬殊、宗教复杂的国家,社会秩序是否失控、物资能否得到保障是一件让人担忧的事情。

印度特色的防疫措施

但很快,印度展现出来的另一面让武笑吟印象深刻。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印度政府在3月25日零点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封城行动。相较于其他国家通常留出几天时间让民众有所准备,印度的“封城令”来得火急火燎,从宣布到执行,只留出不到4小时的晚间时间让全国13亿民众过度。

仅仅两三天后,武笑吟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街上的人少了许多,蔬菜摊的商贩戴起了口罩,新德里变得“安静又干净”。她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以第一轮封城为标志,印度全面打响了抗疫攻坚战。印度民众一改往日懒散低效的印象,对新冠病毒表现得相当警觉,采取了一些诸如取消外国人签证、取消国际航班、密切跟踪来自危险地区的入境游客等措施。这种“说干就干”的劲头,让武笑吟看到了印度为抗疫所表现出的果断和勇敢。

第一轮“封城”原计划在4月15日结束,可由于封锁期间确诊病例急速增加,印度内政部4月14日宣布将封锁时间延长至5月3日,开启了“第二轮”封锁。不料,“第三轮”“封城”措施很快出台,封锁期进一步延长至5月17日。

印度出台的抗疫措施颇具本国特色,甚至有点“土”。由于技术的局限性,印度民众没有“健康码”一说,防疫人员在需要隔离的人员手上“盖个印章”,上面写着隔离期限,而印章的墨水可以保持2周不被洗掉。

人口密度大是印度的一大特点,在关于印度的影像资料里,不乏挤满火车的人群,排队时后面的人甚至抱住前面人的腰。在疫情期间,让印度人保持“社交距离”是否“难于上青天”?武笑吟在回答《环球时报》记者提问时说,特殊时期印度的超市每次只允许1至2人进去购物,其他人要在门口排队等候。地上画着一个个白色的圆圈,提醒民众必须排在圈里,以此保持社交距离。

武笑吟介绍说,印度还将约两万节火车车厢改造成隔离病房;对于不遵守隔离规定,上街乱逛的人群,警察有权“棍棒伺候”……“很多操作让我们觉得不可思议,却是实实在在最适合印度的低成本防疫措施,”武笑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毕竟这里是贫富悬殊、宗教复杂、人口众多的联邦制发展中国家。不过,总体来看,印度人的民族主义和爱国情怀,的确也产生了有利于规范社会秩序的作用。

收到使馆“健康包”,准备等到解禁再回国

随着第三轮“封城”开启,武笑吟原本4月底到期的签证预计会延长至6月中旬。她现在每隔三四天出门倒垃圾、采购生活必需品,生活很稳定。前不久她收到了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工作人员送来的超大“健康包”,里面有口罩、湿纸巾、药品等必备物资,这让武笑吟感到格外温暖。

谈起目前印度的疫情,武笑吟认为“正在逐渐得到控制”,整个国家根据疫情严重程度被划分为绿区、橙区、红区,各个区域有不同程度上的政策放宽。目前感觉印度整体的氛围“挺好的”,无序中透着有序。

亲历印度抗疫全过程,武笑吟观察到印度在引导国内舆情方面“很有一套”。比如国家刚刚宣布“封城”,全国从一线到十八线的明星全部主动站出来,身着居家服录制视频,利用自身影响力呼吁民众“待在家”,注意“勤洗手”“戴口罩”。为了增强国家抗疫的凝聚力,印度还举行了一些全国性活动,比如为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献上“阳台鼓掌5分钟”等等。

哪个国家都有好人和坏人,武笑吟身边多数的印度朋友都温暖、热情,但她还是听说过有少数华人遭到歧视的现象。她有些在印度其他地区的学弟学妹,被校方以“需要把学校改成隔离点”为借口,突然要求他们搬离学生宿舍,而来自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等其他国家的学生则可以继续住在宿舍。也有人冲着华人喊“病毒”,但随即就被当地人制止说“这种行为”不好。

在采访中,武笑吟也谈到了印度对中国的误解。“中印之间互相了解的太少,正如很多中国人没去过印度一样,很多印度人也没来过中国,他们把在互联网上看到的个别人出于某种目的拍摄的视频误解为全中国都是这样,这一点非常不好。”武笑吟举例说,像是有的网红为了搏出位,在网络平台直播“吃蝙蝠”,虽然视频已经下架了但还是流传到了印度。她的房东看到视频一大早来敲她房门询问,她很无奈的做出解释。她认为,要是能多些民间交流,很多不必要的误解都会被解开。

尽管回国计划一再搁浅,武笑吟并不心急。她说,印度人口年轻化程度很高,即便感染病毒康复率也比较高。而且印度历史上经历过多次流感、脑炎等疫情考验,在抗疫方面颇有心得。武笑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通过这次疫情,感受到了一个非常不同的印度。在病毒面前,人类本该同为一体,祝福印度”。武笑吟说,等到国际航班恢复正常以后再回国,她现在的一大心愿是“回国以后吃顿好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