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蒂尔闪辞留悬念,专家:对马来西亚的对华政策影响很小

【环球时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 辛斌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白云怡】马来西亚政局24日波谲云诡,马哈蒂尔一天之内闪电辞去总理和土著团结党(土团党)名誉主席职务,同日,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宣布退出执政的希望联盟(希盟),希盟政府摇摇欲坠。据当地媒体报道,马来西亚国家元首已接受马哈蒂尔的辞呈,并委任他为看守政府总理,继续处理国家行政事务,直到选出新总理和内阁成员。路透社24日称,马哈蒂尔辞职适逢希盟内部权力斗争之际,希盟最大成员人民公正党主席安瓦尔(72岁)与马哈蒂尔(94岁)之间的“腥风血雨”已经主导马来西亚政坛数十年,而正在酝酿的危机将开启马哈蒂尔与安瓦尔政治角力的新篇章。

安瓦尔:我挽留过他

马哈蒂尔在2018年5月带领土团党与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组成希盟并赢得大选,他在联盟协议中承诺将于任职两年后(2020年)“交棒”给人民公正党主席安瓦尔,但在他执政之后,马哈蒂尔一再拒绝透露何时移交权力。这种拖延的做法让他与安瓦尔之间矛盾再起。

据当地媒体报道,上周末有传言称,土团党试图与部分人民公正党成员密谋组建新政府,阻挠安瓦尔接任,这一举动将为马哈蒂尔继续执政5年铺平道路。但安瓦尔在马哈蒂尔宣布辞职后向记者透露,他认为马哈蒂尔没有参与密谋,这是一些执政党和在野党议员在未经总理批准的情况下,滥用马哈蒂尔的名义,企图在23日发动政变。安瓦尔称,马哈蒂尔决定辞职时他就在旁边,他曾恳请对方不要辞职,但由于马哈蒂尔无法忍受与涉嫌贪腐的前朝议员继续共事,因此坚持离开。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称,安瓦尔没有点名任何人,但据信他指的是24日遭人民公正党开除的署理主席阿兹敏派系,还有涉及此项背叛计划的巫统、伊斯兰党,甚至土团党的领袖。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24日表示,该党谴责一些希盟领袖和国会议员试图推出一个由阿兹敏领导的 “国民联盟”,以便成立“后门政府”。他说,马哈蒂尔是为了反对这件事,才辞去总理及土团党名誉主席一职,因为这是破坏民众给予希盟的委托。但也有分析称,马哈蒂尔辞职的另一个原因是人民公正党内部一直向其施压,要求他拿出让位时间表。

“新执政联盟布局已完成”

《当今大马》24日称,随着人民公正党前署理主席阿兹敏派系退党,以及土团党宣布退盟后,希盟政府失去了37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只剩下99个国会议席的政府在原则上已经倒台。任何政党若要成立政府,都必须拥有至少112个国会议席。不过,在马哈蒂尔宣布辞职后,土团党、人民公正党阿兹敏派系、巫统、沙捞越政党阵线、沙巴民兴党和伊斯兰党已宣布支持马哈蒂尔继续担任总理。《星洲日报》称,支持马哈蒂尔的议员人数可能已经超过130人。

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张明亮24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马哈蒂尔此时辞职是因为他已完成了自己的阶段性目标,即新的执政联盟布局。新的政党合作架构可以彻底消除安瓦尔不断逼宫的潜在威胁,不再需用安瓦尔及其政治资源。张明亮预测,接下来的马来西亚总理很可能还是马哈蒂尔,但也很可能在重组执政联盟后为阿兹敏的接班铺路。

“他怎么都不会输”

《纽约时报》称,随着希盟摇摇欲坠,各政治阵营都在尽全力组建新联盟,马来西亚唯一的确定性是未来的不确定。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问题专家詹姆斯·秦表示,“对马哈蒂尔来说,他怎么都不会输”。但是,他是否玩过头了呢?24日,在紧张气氛的冲击下,马来西亚综合股指持续走低,最大跌幅达2.9%,马来西亚的政治动荡加剧了执政党的解体,给这个国家未来的领导力带来不确定性。

马来西亚问题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宋燕鹏编审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如今的马哈蒂尔与曾经在巫统的马哈蒂尔没有本质区别,依然坚持将马国土著的利益放在首位。相比之下,安瓦尔更支持多元文化。

尽管马国政坛发生巨震,但张明亮认为,这对该国的对华政策影响很小,因为马来西亚的对华政策是小圈子精英决定的。最近几年来,这些精英的对华认知变化不大,保持对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也符合马来西亚执政团队的政党利益和国家利益。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