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带病上班”传统加剧疫情,非常时期倒逼人们观念转变

【环球时报驻韩国、日本特约记者 刘媛 黄文炜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金惠真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连日来,日本与韩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不断增加,疫情形势在国内外引发广泛关注。有专家表示,“疯狂加班”“带病上班”被认为是日韩企业里根深蒂固的标签,即使发烧也坚持吞个退烧药再上班的“社畜毅力”,也在病毒扩散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日本的情况下,“带病上班”显然加剧了病毒传播。据日本朝日电视台报道,东京一名男性上班族本月14日参加一场聚餐活动,出现倦怠感仍坚持上班,直到20日被告知“一起聚餐的人当中有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该男性随后接受核酸测试呈阳性。和歌山县某医生在被确诊新冠肺炎后不久,他的一名同事也被确诊。

一般来说,日本公司职员患感冒的时候大多不休息,他们的普遍想法是请假会给他人增添麻烦,因为身体不好而请假给人不负责任的感觉。比如还有这样的想法:“今天有重要会议,不去不行。”“这一项目是我负责的,我不在,别人做不好。”不仅员工个人这么认为,上层管理者也觉得“轻伤不下火线”是理所当然的。尤其是人手少的小企业,一个萝卜一个坑,走了一人,势必给企业运转带来困扰。因感冒不得不休息的员工,回到工作岗位后往往向同事道歉:“休息了两天,给您增加了负担。很对不起。”日本就业服务网站“WORKPORT”近日调查显示,83.1%的人回答曾带病上班,约54%的人认为“38℃高烧”才满足公司请假条件。

随着疫情日趋严峻,日本“带病上班”的文化不得不做出改变。日本政府25日发布《新冠病毒传染病对策的基本方针》,呼吁凡是出现发烧等感冒症状的社员主动请假休息,要求企业加强应对。但另一方面,日本厚生劳动省官网显示,如果员工因为新冠肺炎请假,这期间的薪资要由劳资协商,发烧员工自行请假被视为无薪病假,公司强制休假产生的成本由公司承担。这样一来,没有金钱方面支持,员工也会犹豫请病假。

英国路透社于1月30日至2月12日进行的调查显示,83%的日本企业表示,目前不允许员工在家上班。但随着疫情发展,企业的态度也在转变。日本化妆品品牌资生堂宣布从26日至3月6日,禁止从社长到员工约8000名职员到公司上班;另一家大型广告公司日本电通也宣布,26日开始旗下5000名职员改为在家办公。

与日本类似,韩国近期也出现多起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曾带病上班的案例。韩国JTBC电视台气象女主持金敏娥23日在录制节目中因发低烧被送往医院,参与录制的新闻节目《早间&》的全部成员也都被隔离,所幸金敏娥的新冠病毒筛检结果为阴性。

韩国社会近年来也出现与“社畜”相对应的新生词“弃休族”——泛指那些放弃休息、为公司卖命打工的上班族,这些人即使生了病也不敢请假,因为怕被上司“盯上”。

韩国大型招聘网站Saramin 2017年度的调查显示,韩国上班族中,93.8%“有过抱病上班的经历”,最主要的理由是“怕被上司盯上,因为要看上司眼色行事”。其余理由包括“找不到替班的人”“害怕给同事添麻烦”“要完成的工作太多”“大家都在忍”“当天的工作必须当天完成”“下班后再去医院也可”等。调查还显示,抱病上班其实是“害人害己”,不仅让当事人感到身心疲惫、工作效率下降,还会影响到周边同事的正常工作。超八成的人表示“很同情”以及“很担心”。超三成的人抱怨称“被分散精力、导致工作效率下降”,超两成人表示“为了帮助生病同事,工作量加大”。还有9.6%的人表示“被同事传染、自己也生了病”。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韩国不断扩散,韩国公司纷纷下令员工“请居家办公,若感到身体不适,请及时去医院就诊”。据YTN电视台26日报道,韩国三大通信公司KT、SK Telecom以及LG U+旗下员工已陆续进入“居家办公”模式。

处于非常时期,人们的观念也在转变。《环球时报》记者身边许多日本和韩国朋友都认为,一旦有了感冒之类的症状,还是要休息,免得万一是新冠肺炎,若传染给他人,要严重自责的。还有人说:“过去我感冒时打电话向上司请假,上司总是不耐烦地说,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你还请假……不过现在情况有了变化,前两天我一说头有点痛,咳嗽了两声,上司马上离我远远的,让我立即回家休息。前后变化太大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