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要取消?日本奥运相:非国际奥委会官方意见

【环球时报驻德国、日本特约记者 青木 文竹 环球时报记者 周洋 李佳寅 柳玉鹏 许云峰】东京奥运会会因为疫情关系改地举办甚至干脆取消吗?国际奥委会委员迪克·庞德25日接受美联社采访时称:“如果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从而让今夏举行的奥运会面临危险,这一届体育盛会就有可能被彻底取消。”东京奥运会也将成为首届因疫情而被取消的现代奥运会。

日本共同社称,日本奥运相桥本圣子26日出席众院预算委员会会议,谈及国际奥委会委员称决定东京奥运会是否举办的最后期限是5月下旬,桥本表示“这并非国际奥委会官方意见”。国际奥委会发言人称,正为如期举办东京奥运不断努力,其他言论均属猜测。但庞德的表态依旧在国际体坛引发讨论,各国反应不一,但均未停下备战脚步。

庞德前半句“可能取消”后半句“做好参赛准备”

78岁的加拿大人迪克·庞德是前国际奥委会执行副主席和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自1978年以来一直在国际奥委会任职,成为在该组织工作时间最长的委员。庞德25日说,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还有待观察,而决定最迟会在5月底做出,国际奥委会和世界卫生组织将会保持紧密合作。

庞德称,从目前的相关情况来判断,奥运会很可能会如期举行。推迟奥运会将让电视转播商的转播计划受到严重影响,而转播权收入是国际奥委会收益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我鼓励所有运动员继续保持训练,做好参赛准备”。另外,日本为举办奥运会花费126亿美元,推迟会让他们面临很多经济上的挑战。

对于庞德的言论,东京奥组委称,国际奥委会多次表示奥运会的准备工作正按计划推进,为了举办安心、安全的奥运会,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举措十分重要。东京奥组委将继续关注新冠肺炎的整体情况,并与相关机构紧密联合,研究必要对策。至于是否必须在5月底前确定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这不是国际奥委会的官方见解。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26日称,已向国际奥委会核实,庞德的言论并非官方立场。

日媒称国际奥委会对东京充满信心

目前东京奥运会准备工作仍在进行中,主场地新国立竞技场已于2019年11月30日竣工,能够容纳6.8万人。共同社称,国际奥委会对东京依旧充满信心。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26日称,自己还收到东京奥组委负责人鼓励她“好好干”的邮件。2020年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称,东京奥运会的筹备工作正按原计划进行。科茨对日本公共卫生机构表达出足够信任,他认为“保障奥运会安全进行的工作正在稳步向前推进”。

“今日日本”网站称,希腊奥委会将在3月12日举行圣火采集仪式,并将在3月19日将火炬移交给东京奥组委官员。希腊奥委会主席卡皮罗斯称,他们已经与一家希腊健康风险管理公司会面。火炬传递项目负责人主任萨基斯·瓦西利亚迪斯称,他们已采取额外保护措施,避免长达数月的火炬传递过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法新社称,随着气温升高,疫情预计会减缓,但在奥运会开幕前,还需密切关注疫情发展。

多国紧张备战

瑞士SRF电视台26日称,取消奥运会将重击各国体育运动。“未来一到两周是决定东京奥运会是否会举行的关键时期”,德国《明镜》周刊26日称,德国等欧洲国家的运动员正按照原计划备战东京奥运会。但许多热身赛和奥运选拔赛延期,运动员受到严重干扰。如果疫情在欧洲持续扩散,欧洲大陆也将禁止比赛,全球可能会失去体育比赛举办场地。

俄罗斯体育记者协会主席多尔戈波洛夫称,取消奥运会将大大破坏奥林匹克运动。俄新社25日称,俄奥委会第一副主席罗日科夫称,目前约有180名俄罗斯运动员获得参加2020年东京残奥会资格。俄罗斯塔斯社25日称,目前俄罗斯运动员们正加强训练。俄奥运冠军哈伊布拉耶夫称,俄柔道队正在加紧训练,保证运动员们在奥运会上处于最佳状态。

国际排联官网称,美国女排主帅基拉里已经带领球队展开训练,但由于大部分球员仍在参加各国联赛,参加训练的仅有6人。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澳大利亚女子水球队从迪拜被召回,球队原计划前往意大利训练,现改为在堪培拉进行;澳帆船选手将前往新西兰备战。

此前竞选伦敦市长的英国保守党候选人贝利称,伦敦随时准备“接手”奥运。但日本时事通讯社援引庞德的言论称,由于距离奥运会开幕仅剩不到5个月,很难有另一个城市“替补举办”。据英国《每日电讯报》26日报道,有国际奥委会的消息人士称,贝利的提议是“可笑的”,因为伦敦并没有可供使用的运动员村,而且新冠病毒已经开始在欧洲传播。

26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发布会,国家体育总局经济司副司长彭维勇称,东京奥运会部分项目的国内资格预选赛将延期举办或者易地举办。对于东京奥运会可能推迟或取消对世界体育和中国体育有何影响,人民日报高级记者汪大昭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取消或推迟举办奥运会会造成多方面不利影响,中国和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所有成员受到的影响是一样的,但奥运会只能在健康和安全的环境下举行。

对于国际奥委会官员为何建议取消而不是推迟奥运会,汪大昭认为,讨论类似的话题时,不能从一个国家或一个组织的角度出发。庞德当惯“家长”了,他的身份与国际奥委会有关,但提出的建议与国际奥委会无关。各国奥委会申办时无法预见8年后的世界有没有天灾人祸,也不应以此为条件要求给予保障,用小概率换取大概率。

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届奥运

如果2020年东京奥运会因为疫情被取消,对准备4年的体育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更何况这是许多运动员的最后一届奥运会。

再过3个多月就要年满45岁的体操界“奶奶级”选手丘索维金娜此前称,东京奥运会将是自己的最后一战。在此前的七次奥运之旅中,代表过苏联、独联体、乌兹别克斯坦和德国参赛的她收获1金1银。如果东京奥运会被取消,丘索维金娜将无缘奥运会体操赛场100年来最年长参赛选手这一荣耀。

东京奥运会也是中国百米飞人苏炳添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作为首位跑进10秒的黄种人,今年30岁的苏炳添力争在本届奥运会个人和接力两个项目上有所突破。他的目标是男子百米跻身决赛,在百米接力中拿到一枚奖牌。以此弥补伦敦和里约连续两届奥运会止步男子百米半决赛的遗憾,而且里约奥运会上中国男子百米接力队离登上领奖台只差一步。正在为奥运积分奔波的林丹如果成功进入东京奥运,也可能将是他的最后一次。

美联社称,始于1896年的现代奥运会此前只有遭遇战争时才会停办,1916年柏林奥运会(第6届)因一战而停办,1940年东京奥运会(第12届)和1944年伦敦奥运会(第13届)则因二战被取消。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幕前,巴西暴发寨卡病毒疫情,但奥运会如期举行。按原计划,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4日至8月9日举行,东京也将成为亚洲第一个举办过两次奥运的城市。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