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专家谈新型冠状病毒:不排除既存药物有治疗效果

本报驻日本记者 陈 超

针对武汉发生的肺炎疫情,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日本长崎大学医齿药学综合研究科临床研究药学研究室准教授北里海雄。他认为,“不排除既存的药物有治疗效果,随着更多的患者被临床治愈康复出院,最佳的治疗药物及治疗方案也将会浮出水面”。

北里海雄是研究微生物学、免疫学、基因治疗及抗病毒、抗癌药物开发和药理方面的专家,曾成功开发出日本首个基因治疗用病毒载体。

中国不到两周定位病毒 受到世卫组织肯定

北里海雄说,1月5日武汉诊断病毒性肺炎患者增至59例,并排除了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等病原感染的可能性, 1月7日首次从患者的标本中成功分离出病毒,并迅速完成了全病毒基因组的核酸测序,1月9日确认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WHO)共享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WHO于1月12日正式将武汉肺炎疫情的病原病毒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北里强调:“疫情发生后在中国国家卫健委的主导下,中国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军事科学院医学研究院等单位的专家们积极配合,共同努力快速有效地对病例样本进行了平行实验室检测,在排除了多种已知病毒的可能性后,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迅速完成了从收容患者到病毒分离,完成病毒全基因组测序,并确诊新的冠状病毒,开创了世界新兴病毒感染症快速确诊的新纪录。为国际合作共同快速应对人类新兴感染症疫情,树立了国家典范,受到WHO的充分肯定。”

虽然这次对新型病毒能够做出快速确诊,但病毒感染疫情已经开始进入初期扩散阶段,截至目前,已经出现了人传人的报道,国内疫情也已经从武汉扩散到北京、广东、上海、广西、云南、山东等地,境外也发现了武汉疫情的输出病例。

确定传染源头与传染途径是当务之急

目前,国内已进入春运时期。北里表示,飞机、高铁及客轮等高密度人口移动的交通工具,都会增加病毒向全国扩散的风险,增加整个疫情的控制难度。他认为:“目前传染源及传染途径的确定是当务之急,做到及时发现疑似病例,进行有效隔离和医学观察,对控制疫情的发展十分重要。”

北里解释,新型冠状病毒是RNA病毒,此类病毒的特点就是随着不断扩散传播,病毒会发生快速变异。“虽然目前的结果显示,新型冠状病毒比SARS-CoV病原性弱(治愈率高,重症率及死亡率低等),但因为是流行初期,决不能对疫情发展掉以轻心,必须严加防范!”

“因为是新型冠状病毒,目前没有可使用的疫苗及治疗药物。但不排除既存的药物有治疗效果。”北里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