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借“长臂管辖”通过涉疆法案是对国际法的严重践踏

近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该“法案”无视新疆的稳定发展,无视新疆各族人民团结和谐、安居乐业的客观事实,无视中国去极端化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无视国际社会发出的正义呼声,横加指责中国政府治疆政策、肆意诬蔑新疆人权状况,妄图抹杀新疆发展成就。这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严重伤害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新疆各族群众的感情,是对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肆意破坏和公然践踏,再次暴露了美国会毫无底线的双重标准和虚伪丑陋的霸权逻辑。美通过该法案的行径,实质上是滥用长臂管辖,以司法为名行霸权之实。

认清美长臂管辖的伪善面孔

美国“长臂管辖”本来是用在协调美国本土各州之间的司法管辖权的,二战后,逐渐形成了宽领域、成体系的“长臂管辖”法律依据,由总统行政令、国会立法、部门法规条例规章等构成。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指出:“长臂管辖是指依托国内法规的触角延伸到境外,管辖境外实体的做法。近年来,美国不断扩充‘长臂管辖’的范围,涵盖了民事侵权、金融投资、反垄断、出口管制、网络安全等众多领域,并在国际事务中动辄要求其他国家的实体或个人必须服从美国国内法,否则随时可能遭到美国的民事、刑事、贸易等制裁。”

伴随其内涵和外延的不断扩展,“长臂管辖”已经成为美打压外国实体、干涉别国内政甚至颠覆他国政权的霸权工具。这种强权政治披着在国内“合法合规、有章可循”的外衣,不仅为美国染指他国提供法理基础,又能因实施各种制裁带来其在国内的实际执法效力,被美国一些人和组织频频滥用。从美商务部将中国新疆公安机关等28家实体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到这次美众议院通过“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美国屡屡搞霸权长臂,充分暴露“以疆制华”的险恶用心。

美国的行为告诉了我们,根据自己国家利益和意志的需要,擅自赋予国内法律域外效力,炮制所谓有“法”可依,再精心设计“怎么依、何时依、让谁依”等都“随美国利益优先而所欲”,已成为美国利用“长臂管辖”玩弄国际社会、操纵国际政治、亵渎主权国家的惯用伎俩。这种完全背离了法治精神的域外“长臂”,让美国的霸权如脱缰野马,四处狂奔践踏,毫无公平正义和国际道义可言。

美长臂管辖扼杀国际法的生命

国家主权原则是所有国际法原则的核心。国际社会,说到底是一个国家舞台,各个国家都是这个舞台的主角,所以,国际法实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以国际社会主权者“平等互利,相互协作”为条件的法律体系,任何国家都不能搞“唯我独尊”。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是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同印度和缅甸共同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已成为国际关系中国际法基本原则的有机组成部分。但是,美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一直奉行的强权政治,根本无视其他国家的主权,无论是在赤裸裸的武装干涉,还是其他非武力的干涉他国内政,无论是在双边、单边还是多边场合,美国与其说是一个参与者,还不如说是一个破坏者,因此在国际法学界,美国有“坏孩子”之称。

美众议院通过涉疆法案,一意孤行搞“长臂管辖”罔顾中国对新疆的完整主权,严重背离《联合国宪章》第二条明确规定了“主权平等”、不干涉“本质上属于任何国家国内管辖之事件”等重要原则,严重违反根据联合国大会1970年通过的《国际法原则宣言》“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均无权以任何理由直接或间接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或外交事务”之规定,严重挑战国际司法实践中“一个国家不应该在另一个国家的领土上行使国家权力”的原则,也实质上破坏了健康的国际秩序和两国关系。

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要求,一切国家,尤其是经济上和军事上强大的国家,都能“一秉善意”,依法履行国际义务,进行诚信与平等的国际合作,以维护全人类共同和根本的利益。而美国的域外“长臂”显然总是只有利于自己,在一个平等的国际社会中,有人总是搞“自己利益优先”,这势必将毒化正常的国际秩序和发展环境,无论这个“优先方”如何标榜自己的正义性,事实上都不得人心。只有在一个有组织有秩序的国际社会中,形成平等合作和公正合理的国际关系,才能促进各自发展,大国利己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发展,必将扼杀国际法的生机,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唾弃。

美涉疆法案的长臂根本长不了

当前,中美关系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美方一些人和组织固守冷战思维,迷信零和博弈,充满意识形态偏见,热衷鼓捣中美对抗,成天沉溺于所谓“中国威胁论”不能自拔,妄图通过法案打“人权牌”,挑拨离间我国民族关系、向暴恐势力发出严重错误信号,扰乱我新疆稳定和谐团结的发展大势,阻碍中国的和平发展。但是,美上述法案于事实没有依据,在道义上更是站不住脚,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涉疆问题涉及中国核心利益,只有消除暴力恐怖,新疆才会得以发展,人权才有根本保障。如果有人无视暴恐的危害,妄图以其定义的人权要挟中国政府,动摇2500万新疆各族民众为长治久安付出努力的决心,绝不会得逞。

涉疆问题根本不是人权、民族、宗教问题,而是反暴恐和反分裂问题。实践证明,新疆开展的反恐怖主义、去极端化斗争始终高扬国家法治精神、始终在法治轨道上进行,也是国际社会反恐怖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符合联合国打击恐怖主义、维护基本人权的宗旨和原则。新疆坚持国家法律体系确定的“综合施策、标本兼治”“防范为主、惩防结合”“依法反恐”“人权保障”等反恐怖主义、去极端工作原则,注重依法打击和开展源头治理,不断促进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民族团结、民生改善和宗教和睦,这些措施确保了新疆三年来未发生一起恐怖袭击事件,符合新疆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受到新疆各族人民的普遍支持。外国使节、国际组织官员、媒体人士等70多批、上千人应邀赴疆参访,他们纷纷对和谐稳定、繁荣发展的新疆点赞。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当今世界,和平和发展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主权平等、互不干涉内政等国际法原则早已深入人心,成为国际公理和普遍准则。美方一些人及组织在透支和损耗本国信誉,他们对“长臂管辖”的滥用和偏好,只会让新疆人民更加众志成城,把新疆发展好、建设好。(作者:新疆发展研究中心学者 朱卫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