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严重信任危机!应对山火失策,澳总理支持率大跌8个百分点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 刘天亮】因为对烧了4个多月的森林大火危机反应迟缓,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陷入了极其严重的信任危机。1月13日公布的一项政治民调显示,澳洲总理莫里森的支持率大跌。自去年5月在大选中获得出人意料的胜利以来,执政联盟首次在两党偏好中落后于工党。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新闻调查的民意测验显示,莫里森的支持率下降了8个百分点,从45%降至37%,而不满意率则从48%上升了11个百分点,达到59%。这是莫里森2018年8月接任自由党党首以来最低支持率,不仅被工党现任领导人阿尔巴尼斯超越,甚至跌到和最不受欢迎的前工党领导人比尔·肖顿相同的水平,后者在去年因为败选辞去党首职务。

自从莫里森在火灾期间携带家属到夏威夷度假,国内外对他的迟缓反应一直批评不断,一些民众和消防员拒绝和他握手的画面,更是让他的声望遭受重挫。上周五,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等各大城市都爆发了反对莫里森政府气候政策的示威游行。

13日,澳大利亚国库部长弗莱登伯格在宣布一项5000万澳元的野生动物保护基金时,对这一民调结果做出回应。弗莱登伯格说:“我们已经从澳洲人民那里清楚明白地听到了这个信息,他们希望看到联邦政府对这些自然灾害和国家灾难采取非常直接的应对措施。”

过去几周以来,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政府已经意识到自己在森林大火危机中的失分,一直在采取各种补救措施,试图帮莫里森摆脱“缺席”总理的形象。莫里森先是同意给志愿消防员发放补贴,同意给国家空中消防中心拨款1100万澳元,以改变联邦政府对一线救灾支持力度不够的形象。后来,又宣布成立20亿澳元的森林大火恢复基金,以及调动3000名后备役军人参与救灾,以显示联邦政府不再墨守成规,而是在突破现有政治议程想新的办法。然而,这一切都因为来得太晚而大打折扣。

12日,莫里森又亲自上电视节目接受采访,对自己出国度假的行为表达了更彻底的反省态度。莫里森说:“事后来看我不应继续那趟旅程,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也承认,对这场毁灭性的大火,有些问题原本可以处置得更好。当天,总理莫里森还表示,他提议对处理大火的方式进行司法调查,并承诺提供7600万澳元的额外资金,以帮助受森林大火影响的公众应对可预见的精神健康问题。

尽管做了这些努力,这项最新的民调表明,莫里森还是很难轻易摆脱声望下滑的趋势。对莫里森而言,不利因素集中在两个方面。首先,尽管已经烧了4个月,导致28人丧生,2000多栋房屋烧毁,这场森林大火还在继续,损失仍在扩大。尽管近期的降雨让大部分火场脱离了紧急状态,可新州和维州交界处已经形成一个60万公顷的超级大火场,威胁还远未解除。其次,大火造成的生态灾难将成为一个长期问题。超过1100万公顷土地被毁,不仅让数以亿计的动物死亡,而且严重破坏了考拉等动物的栖息地。在大火中侥幸逃命的动物,也面临缺少食物的风险。

更难的是气候政策问题。根据《巴黎气候协定》,澳大利亚承诺到2030年将排放量比2005年的水平减少26%—28%。但这一目标被环保人士批评太过保守,因为2005年的基数偏高。即便从经济角度看,以保护煤炭、石化能源产业为由拒绝调整气候政策,也不一定站得住脚。即便不考虑发展新能源带来的益处,越来越频繁的自然灾害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将变得十分惊人。

当然,这对陷入信任危机的莫里森政府而言,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可以是救命稻草,就看他们能不能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对此,《悉尼先驱晨报》评论说,莫里森可能以任期内遭遇最大森林大火危机的总理而闻名,也可以成为引领大家在未来与大火更好地共处的领导人。他对待森林大火的方式将决定他的政治遗产。

在排山倒海的批评之后,莫里森在气候变化的立场上已有转变。在12日的采访中,莫里森声称,气候变化正在让夏季变得更长、更热、更干旱,这是政府毋庸置疑的立场。然而,作为执政党,在这场森林大火之后,只有口头表态的转变,远远不够,事实上,在执政联盟内部,有不少人仍然坚持认为气候变化和森林大火并无关系。显然,莫里森政府想出台新的气候政策和消防战略,仍将面临内外部的巨大压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