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2019,拉美的2020会好吗?

2019年已经过去,回望这一年的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政治纷争、经济低迷和社会动荡成为关键词,下半年多国相继发生骚乱。

2020年,如何弥合社会分歧、维护稳定安宁、构建更加公正合理的治理体系,将成为拉美各国政府面临的考验。

这是2019年11月8日,示威人群聚集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市中心。 公交系统票价上涨在智利引发了持续社会动荡。新华社发(豪尔赫⋅比列加斯摄)

2019——拉美的艰难时期

2019年,委内瑞拉反对派另立“总统”欲夺政权,阿根廷遭遇“金融海啸”,秘鲁府院之争激化,厄瓜多尔、智利、玻利维亚和哥伦比亚先后发生抗议骚乱,反映出拉美国家政治斗争激化、治理赤字问题凸显。分析人士认为,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

首先,经济下行加剧政治、社会动荡。联合国拉美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拉加经委会)近日发布报告指出,2019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各经济体增长预计仅为0.1%,33个国家中有23个经济增速放缓。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所长袁东振说,拉美多国政治、社会动荡的背后都是经济问题,经济下行影响就业、收入稳定,继而影响社会稳定。

其次,拉美国家未能妥善处理经济增长与社会公平的关系,积聚已久的社会矛盾很容易被偶发导火索引爆。

智利大学公共事务研究所政治学教授克劳迪娅⋅埃斯认为,拉美国家的制度和政策缺陷加剧了阶层和利益固化。

拉加经委会执行秘书阿莉西亚⋅巴尔塞纳说,在2019年发生社会动荡的拉美多国,中等收入人群大多具有“高度脆弱性”,随时可能因失业、收入下降或大病返贫。

第三,外部因素对拉美政治、社会动荡也有重要影响。美国的干涉加剧了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的政治危机,而委危机效应的外溢也对相邻国家产生消极影响。

2019年11月12日,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莫拉莱斯(中)抵达机场后挥手致意。 新华社发(戴维⋅德拉帕斯摄)

2020——拉美会好吗

分析人士认为,2020年,拉美动荡局势整体上将有所缓解,但个别国家的不稳定因素难以彻底消除。

专家认为,委内瑞拉新一年里仍将处于政治困局中,委政府主张的议会选举可能遭目前控制议会的反对派抵制,双方均不愿做出实质性让步,难以通过对话解决危机。

玻利维亚政局未来走向则主要取决于前总统莫拉莱斯所属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和反对派对重新举行总统选举的态度。如果双方都能接受新的大选结果,则局势可控,否则该国将出现新的动荡。

哥伦比亚和秘鲁的政治、社会动荡虽不易解决,但也不太可能激化。秘鲁府院之争主要由控制国会的反对派不配合政府议案审议而激化,政府解散国会之举得到民众支持,因此府院之争将随国会选举得到缓解,局势进一步恶化可能性不大。哥伦比亚抗议和骚乱主要由民生问题引发,2020年抗议活动可能继续。

2019年2月23日,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马杜罗(中)在一场执政党支持者的集会活动上讲话。 新华社发(委内瑞拉总统府供图)

智利和厄瓜多尔的骚乱虽规模惊人但烈度较低,未来局势有望趋于稳定。有分析指出,智利社会动荡的政治色彩较淡,民生诉求较多,经济增长和民生改善将助力缓和局势。

完善治理,路在何方

进入21世纪以来,拉美国家政府重视完善社会治理的制度和政策设计,推进积极的社会政策,努力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和水平,不过社会治理仍存在诸多问题。

国际智库拉丁美洲社会科学院国际关系学教授阿德里安⋅博尼利亚说,由于收入分配不公,拉美国家贫困阶层和边缘群体通常不能从经济增长中合理获益,形成“社会排斥”现象,这一问题亟待解决。

2019年1月11日,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拉加经委会)执行秘书阿莉西亚⋅巴尔塞纳接受新华社专访。 新华社发(豪尔赫⋅比列加斯摄)

袁东振表示,拉美国家在体制效率、制度与决策执行能力、社会政策、环境治理等方面还面临不少制约因素,不公平的社会制度仍是实现有效社会治理的巨大障碍。要彻底消除社会动荡隐患,还需根本性的制度和政策改革,实现“社会有流动、政策有公平、体制有效率”。

拉加经委会则建议拉美国家,在加快经济增长的同时,必须加强社会政策设计,发展人力和社会资本,为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提供财政支持,加强社会凝聚力,以促进“社会融入”,实现增长与公平并重。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