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200人大规模换俘,2020年俄乌关系能否更进一步?

随着俄乌12月30日签署俄乌天然气过境运输合同、12月29日乌克兰与乌东民间武装全面交换战俘,近年来深陷冲突的俄罗斯和乌克兰双边关系在2019年底释放不少积极信号。

据《金融时报》12月30日报道,观察家们希望,换俘将有助于推动俄乌双方达成和平协议,结束已持续近六年的顿巴斯战争。

2014年2月,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主张“独立”的亲俄民间武装与乌克兰政府军爆发大规模冲突。如今,这场俄乌之间未经宣布的代理人战争将在2020年进入第七年,至今看不到明确的尽头。

政治素人泽连斯基于今年4月当选乌克兰总统时,曾被外界寄予厚望。他在竞选期间表示,将就乌东问题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直接谈判,努力使被俘乌克兰军人回到亲人身边。但今年12月备受外界期待的俄乌总统首次面对面会晤,并未能取得实质突破。

尽管如此,双方都承诺在来年继续谈判,2020年的乌克兰东部的和平前景如何?

全面换俘释放的积极信号有限

12月29日,乌克兰政府与乌东部民间武装在顿涅茨克州的戈尔洛夫卡市附近交换在押人员,总数约200人。这是2017年以来双方首次大规模交换在押人员。

此前,在法国和德国的斡旋下,俄罗斯、乌克兰、德国、法国四国领导人于12月9日齐聚法国巴黎,举行“诺曼底模式”峰会。四方就乌克兰东部地区年底前全面停火、俄乌交换全部战俘、继续履行《明斯克协议》、认可“施泰因迈尔模式”等问题达成一致。

泽连斯基28日表示,他希望基辅与乌东分离分子交换俘虏一事顺利进行,“这将被视为向乌东军事冲突降级迈出的新一步”。

莫斯科卡耐基中心访问学者、俄罗斯政治分析中心R.Politik负责人塔季扬娜⋅斯塔诺瓦娅12月10日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表示,双方希望在年底之前达成一项新协议,“但是没有更多了”。她解释说,关于交换在押人员的决定更像是一个“面子工程”,显示双方都希望朝着和平迈进。对于泽连斯基而言,也是实现竞选承诺的需要。

法新社12月28日分析称,泽连斯基上台后,俄乌关系似乎开始缓和。不过,仍然看不到可能通过政治手段解决乌克兰东部冲突的任何迹象,除非基辅接受乌东从乌克兰分离出去。

报道称,俄乌双方的某些立场难以调节,乌东实现和平十分渺茫。比如,泽连斯基多次表示,只要分离武装继续在乌东地区“非法存在”,所有关于自治的投票都不可能。普京则排除了让基辅恢复对俄乌边境的控制的可能性,他暗示,若如此,斯雷布雷尼察悲剧(1995年塞尔维亚军队在波斯尼亚屠杀8000人,被国际法庭定性为种族灭绝)就会重演。

在俄乌总统在今年“诺曼底模式”峰会期间的首次面对面会议上,双方关于冲突解决后的安置方案也暴露出了上述分歧。

普京12月9日在会后明确指出,他与泽连斯基在边界管控问题上的立场不同:“乌克兰要在乌东地方选举后的第二天才能开始对这一地域、这一段边界建立管控。这一进程要在全部政治程序完全得到落实后才最终完成。”

泽连斯基则表示,希望调整《明斯克协议》中规定时间表,从而在乌克兰东部冲突地区的地方选举之前就收回对乌克兰边界的控制。

乌克兰政府是否将承认东部地区举行地方选举,并给予当地更大的自治权?乌克兰何时接管俄乌边境?俄罗斯是否持续介入当地事务?这些问题都在困扰乌东和平前景。

乌政府军和乌东民间武装2014年初爆发大规模冲突以来,乌克兰东南部一部分国土事实上掌握在亲俄的民间武装手中。2014年5月,顿巴斯地区的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经公民投票自行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并定期举行选举,但一直未获得基辅承认。

基辅的“政治红线”难逾越

俄乌互换200名战俘、释放乌东局势缓和信号,却引来一些基辅民众的不满。

据法新社12月29日报道,作为换俘的一部分,基辅交出数名被控在2014年基辅发生的亲欧盟示威运动(也被称为“欧罗迈丹”运动)期间涉嫌杀害示威者的“金雕”(Berkut)防暴警察。“金雕”防暴警察在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因抗议倒台后宣誓效忠俄罗斯。

换俘进行前,许多乌克兰民众担心政府同意释放防暴警察这一代价未免太大。

有一位在2014年抗议中失去了19岁儿子的网民发帖批评说,泽连斯基政府这样做让“国家失去未来”。不久前刚被俄罗斯释放的乌克兰电影制片人奥列格•先佐夫认为,“这个决定(换俘)背叛国家的司法和根本价值”。他说,国家必须让英雄归来,但不能以践踏英雄们为之奋斗的价值。

2013年11月21日开始,乌克兰爆发大规模亲欧盟示威运动,主要起因为乌克兰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中止与欧盟签署政治和自由贸易协议,选择强化与俄罗斯关系。抗议持续至2014年2月乌国会投票通过解除亚努科维奇总统职务后结束,有抗议者伤亡。

政权更迭后,“金雕”(Berkut)防暴警察成为众矢之的,被临时政府下令解散并宣称要追究责任,致使一些人逃到乌克兰东部以及克里米亚投奔俄军。基辅与乌东民间武装近期达成交换名单时,5名原“金雕”人员在列。

面对争议,据《基辅邮报》12月30日报道,泽伦斯基表示宁愿用100名“金雕”换回1名活着的乌克兰军人。乌总统强调,这不会影响乌克兰政府对2014年“欧罗迈丹”广场事件的调查。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30日就乌克兰将原“金雕”人员列入交换名单发表声明说,这将使司法工作大幅复杂化,并强调需尊重2014年基辅“欧罗迈丹”事件受害者的司法正义权。声明称:“针对基辅释放5名涉嫌杀害48名示威者、致80人伤的‘金雕’人员,我们与受害者家属一样表示密切关注。”

基辅政治研究和冲突学中心主任米哈伊尔•波格列宾斯基(Mikhail Pogrebinsky)今年11月指出,“泽连斯基领导的新政府上任后,乌克兰努力成为北约和欧盟一部分的亲西方概念并未改变。” 因此,任何表明顿巴斯可能脱离基辅亲西方路线的立场“对于乌克兰当局都是不可接受的”。

《纽约时报》12月6日报道称,由美乌领导人“通话门”引发的弹劾正在华盛顿不断发酵,乌克兰国内的反对派担心,由于缺乏美国的支持,泽连斯基会在与俄罗斯的对峙中选择屈服。报道援引“欧洲团结”党议员沃洛迪米尔⋅阿列耶夫的话说,“如果泽连斯基(在‘诺曼底模式’峰会上)签署任何允许俄罗斯在乌克兰施加影响的措施,将在国内引发骚动。”

在基辅,针对莫斯科的“红线”近年来愈加清晰。

乌克兰独立通讯社12月8日援引基辅警方报道称,仅周日(8日)在乌克兰首都独立广场爆发的集会就有大约8000人参与。民众现场高呼“不要屈服”等反俄口号,并将抗议活动称为“红线集会”。

“普京会继续敦促基辅允许在乌东地区举行选举,不会让步给乌克兰提出的亲俄武装先撤离、让基辅重新获得对俄乌边境控制权的要求,而这些是乌克兰内部普遍认为的红线,泽连斯基深知他不能违反。”《全球事务》分析师迈克尔⋅波修基夫(Michael Bociurkiw)12月26日分析称,考虑到多重因素,“不得不对乌克兰东部的和平前景感到悲观。”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30日谈到普京在换俘行动中的作用时表示,“俄罗斯总统未参加这些谈判,也不参加这些接触。他只是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来促进这种交流的进行。”

一直以来,西方国家和乌克兰均指责莫斯科在军事上支持乌东反政府武装,但遭到否认,俄方坚称自己不过发挥了政治和人道主义上的作用,以保护占当地人口多数的俄罗斯族群。

据联合国基辅人权监察团2019年1月发布的数据,顿巴斯战争造成1.28万至1.3万人死亡,其中约包括3300名平民、4000名乌克兰军人、5500名俄罗斯武装分子。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