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蹦迪现场?黎巴嫩狂欢式抗议背后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僵局

位于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市中心的烈士广场,曾见证这个有“东方巴黎”之称的城市延宕15年的内战。内战期间,贝鲁特一分为二,东、西分别为基督徒和穆斯林所控制,而烈士广场则位于中间地区的隔离带,成为了交火的战场。

内战结束的29年后,广场上弹痕累累的烈士像上,爬上了一群手持黎巴嫩国旗的年轻人。从高处俯瞰,方圆500多米的烈士广场和附近著名的穆罕默德⋅阿明清真寺周围,已是人山人海。

10月17日起,黎巴嫩多地爆发大规模民众示威,截至目前已进入第5日。示威者对该国落后的基础设施、崩溃的经济和政府实施的紧缩政策感到不满,要求对黎巴嫩的政治体系进行全面改革。

据路透社报道,参与抗议的群众达数万人,黎巴嫩官员称此次抗议规模为十年来最大。与此同时,抗议还引发多名内阁成员辞职,总理哈里里亦以辞职作为条件换取反对派支持,从而让原本就脆弱的黎政府执政联盟走向垮台边缘。

“暴力的抗议”到“和平的狂欢”

席卷整个黎巴嫩的抗议活动始于10月17日,首先在首都贝鲁特出现,随后蔓延到的黎波里、提尔等大城市,最初带有暴力和破坏性的特征。

据阿联酋《国民报》10月20日报道,抗议初始,贝鲁特市中心烈士广场附近新开发大楼的店面被暴力破坏,示威者在大街上纵火,并与警察对峙。半岛电视台则报道称,18日有52名警察受伤,70人被逮捕,另有两名叙利亚人在抗议者所纵的大火中死亡。

当示威活动持续到第三天,“暴力的抗议”演变成了一场“和平的狂欢”。

“尽管人们起初在抗议现场目睹了催泪瓦斯,但也有人们烧烤甚至晒日光浴的画面。”阿联酋《海湾新闻报》称,黎巴嫩一直是一个“爱好娱乐的国家”,连抗议也变成了“派对”。

《以色列时报》则报道称,抗议活动大多是“善意的”,人们聚集在街头唱歌,围跳起了黎巴嫩传统的“达比克”舞蹈,更有青年坐在街边,抽起水烟,打起扑克,甚至有人把装满水的“迷你游泳池”带来了抗议现场——一边抗议,“一边享受生活”。

而在黎巴嫩第二大城市的黎波里,流行音乐家已经把抗议现场变成了“DJ台”。据《国民报》报道,上万名黎巴嫩人在网络上分享了DJ马蒂⋅卡里梅(Madi Karimeh)在的黎波里抗议现场的“打碟”视频。抗议群众手中晃动着点亮的手机屏幕,随着卡里梅的音乐跳动欢呼。

“我们抗议,只是因为我们希望看到政府(成员)辞职,但截至目前,一切都很好,很和平。”为一家欧洲跨国企业工作的黎巴嫩人艾哈迈德⋅巴拉卡特(Ahmed Barakat)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艾哈迈德居住在贝鲁特东区繁华的杰美扎(Gemmayzeh)大街,距离抗议爆发的烈士广场不过两三个街区之遥。

“第一天、第二天的时候游行比较暴力,出现了打砸商店的情况,之后就是唱唱歌跳跳舞。”谈到这几日的见闻,目前在黎巴嫩留学的中国学生小王说道。

小王还表示,抗议民众都“素质很高”,“(他们)第二天早上会自发带着垃圾袋清理前一天游行弄出来的垃圾”。

不仅如此,一连几日的抗议也让不同宗教、不同教派的人们团结在了一起——敏感的宗教问题,恰恰是让黎巴嫩陷入多年内战的重要原因。

“民众成为了一体,什叶派、逊尼派、基督教徒,他们在这里都是‘一个人’。”烈士广场的抗议者哈姆扎对半岛电视台表示。

收费的网络电话与扑不灭的森林大火

此次抗议缘起于一次黎巴嫩政府提出的网络通话收费计划。

据BBC报道,10月17日,黎巴嫩政府宣布将对WhatsApp及其他网络语音通话软件的通话进行每日0.2美元的收费,此举引发民众不满,抗议迅速爆发。但在接下来的几天,民众开始谴责该国政府的腐败、基础设施落后等更广泛的问题。

然而,压倒骆驼的,也不止最后一根稻草。

黎巴嫩新闻工作者乔马纳⋅哈达德(Joumana Haddad)10月19日在《纽约时报》撰文称,10月14日晚间,黎巴嫩发生了“十年一遇”的森林火灾,从贝鲁特东部和南部的茂密丛林,一直烧到北部山区。她描述道,山火蔓延途中的居民区、学校和小型企业都受到影响,数百个家庭被迫转移,亦有人员在火灾中身亡。

“内阁成员和总统当晚做了什么?”身为黎巴嫩前国会议员乔马纳⋅哈达德在这篇名为《黎巴嫩着火了》的文章中指出,黎巴嫩政府长期腐败、不作为的态度,是造成山火难以扑灭乃至国家经济陷入崩溃的原因。

“周四(10月17日),大火已得到控制,但一天过后,全国各地又燃起了‘大火’,这次是人们自发点起的火——他们彻底厌倦了领导人的腐败、无能和冷漠。” 乔马纳⋅哈达德写道。

《以色列时报》援引世界银行数据报道称,黎巴嫩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自1990年延宕15年的“毁灭性”内战结束以来,黎巴嫩的政治阶层却保持相对固化。

另据彭博社报道,黎巴嫩为世界上负债最高的国家之一,其2018年的预算赤字在中东地区名列首位。今年1月,穆迪评级机构下调了对黎巴嫩的信用评级,与加蓬、赞比亚、伊拉克与乌克兰处于相同水平。

执政联盟岌岌可危

黎巴嫩政府在抗议开始的几个小时后就宣布取消了对WhatsApp通话的收费,但已无法左右事态发展。

10月18日,黎巴嫩总理萨哈德⋅哈里里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表示,黎巴嫩正经历“前所未有的艰难时期”。据“德国之声”报道,在讲话中哈里里做出了将要改善施政方式的承诺,同时也要求反对派在72小时内提出解决经济危机的方案,甚至以辞职作为条件。

作为哈里里执政伙伴的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也在同日发表了讲话,对民众的示威运动表示了赞赏,但也承认,包括真主党成员在内的黎巴嫩政府应当对经济危机负责。

为了应对危机,哈里里与其执政伙伴商定了一系列改革方案。据法国“欧洲新闻台”(Euronews)报道,改革计划包括将现任和前任总统、部长、议员的工资削减50%,并减少国家机构和官员的福利。此外,改革方案还包括,中央银行和私人银行出资33亿美元,以实现2020年预算“接近零赤字”。

然而,原本就脆弱的执政联盟已经岌岌可危。从工会领导人到政界人士都呼吁哈里里政府下台。黎巴嫩基督教马龙派政党“黎巴嫩力量”10月20日宣布,由于现政府已没有能力处理国家所面临的问题,该党的四名内阁部长将辞职。

路透社则分析称,在此情况下,如果哈里里这个传统上得到西方和逊尼派海湾盟友支持的逊尼派穆斯林从总理任上辞职,执政联盟内的各政党组成新内阁将更加困难。

“新的内阁可能会受到伊朗支持下的真主党的更多控制——这一转变将使国际援助者及海湾国家几乎不可能(再向黎巴嫩)提供援助或投资。”路透社指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