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扎克伯格突然攻击中国互联网管理,背后是脸书的困境

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星期四在乔治城大学的一个演讲中突然对中国的互联网管理进行攻击,与他之前对中国的示好表现形成很大反差。西方媒体专门针对中国公众的中文报道突出了这一变化。但是综观扎克伯格的演讲可以发现,其讲话的主旨是回应美国舆论对脸书的激烈批评。这样的自我“洗白”占据其35分钟讲话的绝大部分。

众所周知,自2018年3月“数据门”爆发以来,脸书在美国舆论场上的形象严重破损,各种力量都可以对它踹上一脚。这同时对脸书的商业利益造成了挤压。脸书曾想大举进军中国市场,因而采取了对华友好姿态。而当前处理在美国和西方的形象危机是扎克伯格的当务之急,进军中国市场的任务明显后置了。

扎克伯格在星期四的讲话中试图用“言论自由”来给美国及西方对脸书上虚假政治广告等批评进行辩解。不排除他在这种情境下批评中国的网络管理有一种机会主义的考虑,即以此博得美国舆论的更多同情,有助于他和脸书摆脱困境。

扎克伯格在讲话中还批评抖音的国际版TikTok,宣扬脸书和TikTok言论自由的不同标准,这一做法有些不能不说是不够君子的。脸书与TikTok是商业竞争关系,扎克伯格打政治棍子,这不够光明磊落。

扎克伯格把脸书进不了中国的责任归咎于中方,这种指责没有新意,也不值得与他较真。像老胡这样的人能够看明白脸书在当前困境中的焦躁,对扎克伯格这个时候在美国的语境下怎么评论中国,说实话我不会仔细推敲他每一句话的字面含义。

我只是想说,小扎今年35岁,他的青年时代过得太顺利了。脸书在美国和很多国家取得了那么大的影响力,发生在脸书上的信息博弈已经影响到美国和一些国家从政治到经济最核心的利益。小扎和脸书今后卷入各种利益汇成的激烈而复杂的漩涡已是注定的。他和他的同伴必须有能力处理、驾驭他们所面对的复杂性。想简简单单的用某个“普世原则”就能够“一刀切”,应对世间的千景万象,很轻松地享受成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脸书的影响越大,小扎越要准备受“夹板气”,经历各种煎熬。他无需为此怨天尤人,他必须在各种力量博弈、冲突的夹缝中让自己成熟、强大起来。在中国问题上,小扎的态度出现了跳跃和摇摆,以这种方式服务于短线利益未必就能实现脸书的真正增益,对小扎的人设构建也未必就有好处。

脸书既然定位成全球性社交媒体,多元就应是它的基本禀赋,它注定无法死死拴在美国价值观的一个桩子上。这样的实现即使有难度,也是脸书必须要迈过去的坎。对小扎来说,后退和摇摆都不是好办法。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