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恨又添新仇!日韩贸易对抗或重新定义两国双边关系

【环球时报驻日本、韩国特约记者 吕鹏 刘晨 环球时报记者 张倍鑫】日本7月初对韩国发动贸易战所引发的两国对抗,正从历史问题和领土纷争向经济、外交、安保和民间交流全面扩散。过去这些年,即便是保守政治势力在韩国执政,日韩关系也常生风波,但像这次这样愈演愈烈还是让人颇感意外。客观来说,这是日韩之间一系列老问题与新矛盾叠加所致,更是属于进步势力的文在寅上台以来与日本冲突的总爆发。对韩国现政府来说,它要纠正前政府一些不合民意的对日政策,对日本来说,韩国的做法却在不断触碰其底线。有专家表示,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日本通过经济政策“武器化”试探并重新定义韩国在其对外关系中的地位。

“老问题”遇到“新矛盾”

“日本已经迈过本来是不可逾越的底线”,8月3日,针对日本将韩国开除出“白名单”的决定,韩国总理李洛渊在临时内阁会议上强硬地表示。当天,在日本爱知县举办的国际艺术节上,“慰安妇”少女像展出被叫停。“日韩对立将长期化”,日本《每日新闻》4日以此为题进行了一个趋势性报道。

为免落人口实,此前日本给出的对韩贸易限制理由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日本这么做的直接导火索是2018年的韩国劳工索赔案。劳工问题是日韩间的一段历史积怨。去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裁定4名战时被强迫劳动的民众可向日本企业索赔。这项判决震惊日本,成为两国关系恶化的一个重要节点。因为类似的劳工索赔案,目前在韩国有14起正在诉讼审理之中,大约涉及日本80多家企业。如果这个案例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对日本的经济以及国际形象带来重大打击。

为此,日本施加外交压力,要求韩国总统文在寅干预判决,还威胁撤回大使。在去年11月的东盟峰会上,日本甚至高调地向各参与国代表派发批判韩国的宣传单,标题为《事实是什么》。韩国则在同月宣布解散根据日韩2015年“慰安妇”协议成立的基金会,令日本政府再度受到刺激——要知道,韩日因历史问题发生摩擦,“慰安妇”一向是其中影响最大的一个。接着,韩国大邱地方法院今年1月作出裁定,查封相关日企在韩资产。

眼看着旧问题没有解决,新问题又出现,安倍政府感到与其不停地应对新问题,不如反其道而行之。于是,安倍晋三一方面表示对韩国总统文在寅“失望”,另一方面在6月底G20大阪峰会刚结束便祭出“经济制裁”的撒手锏。

据日媒报道,在7月份一个关于参议院选举的讨论会上,安倍说:“(韩国)连国家与国家间的成约都不遵守,(我们)当然会因此认为它不会好好遵守贸易规则。”这里的“成约”,可以理解为日韩就“慰安妇”问题达成的协议,也可以理解为1965年日韩邦交正常化时达成的协议——韩日之间每次出现“慰安妇”和劳工赔偿问题,日本政府就搬出这个协议。

无论是历史问题与经济相撞燃起贸易战火,还是历史问题与艺术展出相撞点燃价值观大战,这应该算是日韩“老问题”遇到“新矛盾”。南京大学华智全球治理研究院亚洲研究中心主任蒋丰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韩关系破裂,看起来是源于历史认识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实际上与历史赔偿问题紧密相连。过去,韩国追究“慰安妇”问题,日本尝试用政府出钱、组建财团进行解决,但效果并不好。

“清算积弊”与“违背承诺”

日韩虽同为美国盟友,但历史矛盾遗产极为复杂。李明博政府和朴槿惠政府时期,日韩关系相对较好,且在2015年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2017年5月,文在寅率领的左翼政党执政后,多次强调要将历史问题和韩日合作问题分开对待的“双轨政策”,彻底扭转前任政策。随着他清算“前政权积弊”的政策展开,韩日之间的矛盾很快爆发。

2017年底,韩国外长康京和直属的工作小组发表长篇调查报告,证实朴槿惠政府与日方就“慰安妇”问题达成的协议另有隐情,存在非公开内容。该报告发布不到两小时,日本即以正式且沉重的“外务大臣谈话”形式提出强烈抗议。但这没影响文在寅总统约一周后向“慰安妇”受害老人道歉。

在劳工问题上,早在2017年8月,即上台刚3个月,文在寅就公开表示,尽管该问题已经通过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做了国家之间的解决,但不应妨碍个人索赔的权利。这番话给原有的日韩几大问题——独岛(日本称竹岛)争端问题、在日韩国人遭受原子弹爆炸损害赔偿问题、“慰安妇”赔偿问题等增加了新内容。原日本《朝日新闻》驻首尔记者牧野爱博在今年6月出版的《现场报道,“断绝”的日韩》一书中称,文在寅这番话,直接影响了后来的司法判决。

如前所述,在韩国法院判决后,韩日关系进入全面紧张,甚至对峙阶段。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副研究员卢昊对《环球时报》记者总结说,文在寅政府要求日方正视韩方的正当历史诉求,反被日方指责“违背承诺”。历史纠葛延伸到领土、安全乃至经贸领域,导致两国从精英到民间对立、厌恶情绪显著增加。

这种情绪在军事领域也有体现。2018年12月20日,日本自卫队P-1巡逻机在日本海发现了韩国海军舰艇时,被对方用只有执行射击任务时才使用的火控雷达照射。2019年1月23日,日本P-3巡逻机飞至距韩国海军“大祚荣”舰540米处盘旋了30分钟。据统计,日本巡逻机在6天内进行了3次同样的危险挑衅。这是只有敌对国家之间才会出现的危险情况。另据韩联社报道,消息人士8月4日透露称,韩国考虑月内进行独岛防御演习。因顾及韩日关系,韩国此前对演习时间考虑再三,但现在认为不应再推迟。

必须说明的是,在历史和领土争端问题上,韩国社会对日本的愤怒一直没有消除,无论进步还是保守势力掌权,都无法做出重大让步,韩日关系反而因此经历波折。2008年2月,属于保守势力的李明博当选韩国总统,出生于日本大阪的他多次表示要与日本建立一种“成熟的关系”。但2012年8月,李明博成为韩国宪政史上首位登上独岛的总统。

2013年,同属保守势力的朴槿惠就任韩国总统。一开始,朴槿惠在“慰安妇”问题上颇为强硬,并将历史认识问题与韩日领导人会晤联系在一起,以致她的整个任期,韩日领导人都没有进行互访。但在美国主导下,2015年12月,日韩签署协议,同意“最终和不可逆转地”解决“慰安妇”问题。

日韩关系恶化有底线吗?

有分析认为,韩国政府在此次与日本交恶事件中至少有三点误判:首先是没想到日本真的会发动经济战。虽然日方此前多次警告,但韩国政府和学界大多视作耳旁风;第二是没想到日本会强硬到底。一开始韩国有很多声音认为,安倍制裁韩国是出于国内选举需要,选后就会松动;第三是过高估计美国可能介入的程度。韩国派了多名重量级高官赴美游说,白宫和国会虽然口头表示“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一直“动口不动手”。

在延边大学科技学院教授李虎男看来,文在寅政府和韩国媒体都不太了解当下日本经济和外交政策的变化,导致出现误读。其实,日本早在去年底就开始警告韩国出口管制问题,这与日本才结束的参议院选举无关,更不是贸易摩擦的原因。

至于美国,一向不愿过多卷入韩日历史纷争。美国曾做过调停人,多是暂时压制二者的矛盾,比如2014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协助安排安倍晋三和朴槿惠进行会谈。而美国现政府更无意帮韩国,这从7月下旬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访韩,拿出主要时间在驻韩美军费用分担方面“敲竹杠”可以看出。

“考虑到美国因素及地缘环境,日韩关系的恶化有底线”。卢昊说,现阶段美国的关注点并不在日韩关系本身,从大的趋势看,特朗普政府正在重新评估和摸索同盟关系的“新存在方式”,使其更符合美国利益。日韩方面,部分国会议员、官员和社会人士在“水面下”也有协调,努力维系并试图扭转两国关系恶化的趋势。

此外,有分析认为,日本强硬对待韩国,也与其在半岛问题上被“排挤”有关。文在寅上台后,努力推行对朝和解政策,积极扮演朝美“中间人”的角色,而朝美也突破性地实现首脑会谈,6月30日朝美韩还在板门店进行了三方会晤。与此同时,中朝之间互动不断,朝俄领导人举行了峰会。唯独日本被晾在一边。

“即使未来日韩两国能够及时举行首脑会谈,日韩关系也肯定会与过去根本不同。日本明显已经开始以不同于以往的方式来思考维系日韩双边关系的经济和国家安全利益。”李虎男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将韩国从“白色清单”中排除意味着日本正在重新调整和定义其经济和外交政策,特别是加强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外交关系,而对韩关系的地位在逐渐下降。

有观点认为,未来韩国经济“脱日本化”必然会加速进行,鉴于双方矛盾问题的敏感性,韩日可能陷入长时间对立,动摇韩美日军事同盟的基础——《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也不是不可能。日韩原定8月24日为该协定续期。而在8月15日这个重要纪念日,韩日会做什么也非常值得关注。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