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里斯将任英国首相,主张无协议脱欧会不会“过把瘾就下台”

英国前外交大臣、伦敦前市长鲍里斯⋅约翰逊7月23日当选执政党保守党领袖,将接任英国首相。新华社 图

当地时间7月23日中午,自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辞去保守党党魁之后拉开序幕的党魁竞选终于落下了帷幕。在6月22日开始的全国保守党党员投票中,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击败其对手——现任外交大臣杰瑞米⋅亨特,成为保守党新党魁。接下来,在特雷莎于24日结束最后一次国会质询,并前往白金汉宫向女王辞职后,女王将接见鲍里斯,并任命他为新首相。

鲍里斯的胜利在意料之中。此前的民调中他已获得了六成的支持率。但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报道指出,对于很可能成为英国下一任首相的鲍里斯而言,一个重要问题是:他能在特雷莎⋅梅跌倒的地方重新爬起来吗?如果他能,他将会如何爬起来?

如果鲍里斯不能在10月底完成脱欧大业,鉴于2016年公投脱欧与反脱欧52%:48%的结果,主张留欧的工党党魁科尔宾就可以有充分的民意“改朝换代”。

已延宕了三年多的英国脱欧之路,在新首相的带领下,将向何处去?而鲍里斯又是否会成为比他的前任更“短命”的首相呢?

鲍里斯会无协议脱欧吗?

对于脱欧,鲍里斯多次主张,如果到10月31日英国与欧盟仍未达成无协议脱欧,英国将无协议脱欧。

英格兰银行行长警告说,无协议脱欧,强行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会给英国经济造成2-4年的震荡, 而此前经济学家已经表示,2016年公投以来,英国经济的增速放缓,已经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每周5亿——比鲍里斯所说的付给欧盟的钱多太多了。而如果无协议脱欧,直接的震荡就是关税对中小商户的影响。

对鲍里斯的这种态度,7月18日,英国议会下院投票通过一份修正案,明确反对绕过议会、强行“无协议脱欧”的行为。这被认为是为了防止鲍里斯当了首相在10月强行让议会休会,然后无协议脱欧。有近40位保守党议员,包括商业大臣克拉克和与鲍里斯竞争保守党党魁的国际发展大臣斯图尔特等5位现任内阁官员投了赞成票。

而上周日(21日),财政大臣哈蒙德不寻常地在电视上公开提出辞职,表示“我不会被辞退,我自己先走了,我要全力阻止无协议脱欧”,周一又有司法大臣高克和国务大臣邓肯紧随其后。这个公然的举动和上周议会通过的那个修正案一起,成为了保守党内温和派议员联合起来对无协议脱欧,甚至对鲍里斯本人说“不”的一个象征。哈蒙德不仅在自己22年议员生涯第一次和政府唱反调,甚至还呼吁同僚一起反对党鞭的指令。这位被同僚戏称“一脸苦相”的财政大臣,在唐宁街11号的两年里,创造了就业新高,赤字下降,工资增长超过通胀等成绩。但他作为“似乎是唐宁街唯一的成年人”,面对脱欧带来的可能冲击,久劝无果,也只能奋起直击了。

如果鲍里斯铁了心想要无协议脱欧,有没有成功的可能呢?

特雷莎⋅梅的前车之鉴可供参考。梅与欧盟谈成的脱欧协议之所以在议会屡次无法通过,就因为内部分裂使保守党无法在议会形成简单多数。如今鲍里斯还没上台,议会18日的投票和哈蒙德等人的辞职已非常鲜明地表明了保守党内反对无协议脱欧力量的态度。如果鲍里斯一意孤行,保守党内部有可能会像对特雷莎那样,对他也发起不信任投票。

除了要面对党内的反对势力,工党也可能对鲍里斯提出不信任投票。

工党或将谋求“改朝换代”

如果鲍里斯不能在10月31日的最后期限完成脱欧,工党可能谋求“改朝换代”。当然,也可能出现一种极端的情况,即工党领袖科尔宾在鲍里斯上任伊始就对其发起不信任投票。

鲍里斯最快将在7月24日被女王任命为首相。25日议员就开始休假了,假期至9月3日结束。如果科尔宾一上来就想和鲍里斯为难,可以在7月24日鲍里斯被任命为首相的当天就发起不信任动议,或者等到9月3日,议员结束休假后立即发起不信任动议。

那么,工党发起的不信任动议有多大胜算呢?

目前议会格局,保守党311席,与保守党联合执政的民主统一党10席,共321席;工党246席,加上苏格兰民族党35席,威尔士党4席,自由民主党12席,“改变英国”党5席,独立党14席,绿党1席,共317席。也就是 321:317的局面。只要保守党阵营有2票倒戈,就能通过对鲍里斯的不信任案。

但即使如此,对于工党和科尔宾来说,更重要的问题是把鲍里斯拉下马之后怎么办?如果通过了对鲍里斯的不信任动议,女王可以介入,请反对党组阁。但自由民主党、“改变英国”党和独立党议员不会与科尔宾联手。而且科尔宾最近后院起火,因为“反犹”问题,党内从副手沃特森,到影子外长索恩博瑞,曾经的女弟子瑞纳,前女友、影子内政大臣阿博特,以及公然号称要在议会组建“跨党派”团体阻击无协议脱欧的影子脱欧大臣斯塔莫等人,都已经虎视眈眈要让他下台。恐怕工党暂时还不会立即对新首相发难。

英国和欧盟还能谈个新协议吗?

鲍里斯想无协议脱欧很可能被党内反对派阻击,工党则一时之间恐怕还无法取保守党而代之,并接过脱欧的领导权。

那么,在现在的条件下,英国和欧盟有没有可能再谈谈看,达成某种脱欧协议呢?

在欧洲方面,新官上任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说可以考虑让英国再次延期,听起来是好事,但鲍里斯是否会转变态度?他曾多次信誓旦旦表示,一定要万圣节前脱欧成功,再拖下去,自己只会陷入与特雷莎同样的处境。

据欧盟首席谈判人巴尼耶的回忆,其实,特雷莎从来没有在欧洲人面前喊过无协议脱欧的狠话。 鲍里斯“无协议脱欧”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等到上任之后,如果可以和欧洲做某种程度的交易,比如废除此前关于北爱尔兰边界安排的“后备方案”(backstop,笔者觉得翻译成“后手”,其实更符合欧洲人想要借此拖住英国的心态),取而代之以某种无法律效应的政治声明,然后以此“新”协议来西敏寺闯关,似乎还是有某种可能。

而欧盟方面,爱尔兰外长科文尼已经有意作中间人,来促成英欧之间达成某种妥协,甚至有欧洲政界人士在秘密接触鲍里斯团队,以避免无协议脱欧造成的伤害。倘若真能谈成,那么皆大欢喜。倘若不成功,那么,纵观英国人整个脱欧进程,用莎士比亚的话来说就是:much ado about nothing(无事生非)。而鲍里斯自己最爱说的“do or die”(要么干,要么死),也有可能会变形为他自己首相生涯的写照:do to die——过把瘾就下台。

(袁鸣,东方卫视主持人,现为伦敦政经学院志奋领学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