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动画大火震惊世界背后:一代代的记忆与从未中断过的批判

7月18日,一场动漫界的“巴黎圣母院”大火让世界漫迷痛心不已。当地时间18日上午10点35分,一名名叫青叶真司的41岁男子在日本京都市伏见区的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喷洒汽油,造成爆炸性火灾。

位于京都宇治市的京都动画总部工作人员在火灾后的几个小时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低沉冷静地说,“整个公司状况很不好,现在情况一片混乱。”

京都动画社长八田英明事发后谈及损失时说,“这是断肠之痛,难以忍受”。八田还说,公司过去的所有画作和资料等“全部被烧毁了”。

京都动画社长八田英明接受采访。比这更令人揪心的是生命的凋零。据共同社最新消息,目前火灾造成的死亡人数已上升至34人。此前警方曾通报,火起时工作室内共有74人在工作,最终仅6人成功脱险,其他人非死即伤。

日本动画协会事务工作人员石川先生对澎湃新闻表示,“虽然京都动画不是我们的会员,但我们为动漫界遭到如此大损失感到痛心”。

一时间,关于京都动画火灾惨案的新闻在日本各家媒体被接连推送至头条,社交软件推特热搜“京阿尼火灾”(京阿尼是动漫迷对京都动画的昵称)亦是位居榜首。

京都动画大火发生后的几小时内,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的热搜榜上,相关话题也从第八位上升到第一位。世界各地网友也纷纷通过社交媒体和网络平台表达对京都动画的哀悼与惋惜。全球各家新闻媒体网站实时紧跟火灾进展。

京都动画及其所代表的日本动漫和文化在世界范围的影响之广于此可见一斑。

无纸化时代,纸上作业传统的坚守

京都动画是一家以动画的企划、制作以及与动画制作相关的技术指导为主要营业事项的日本动漫企业。总部位于京都府宇治市,有三个动画工作室,被大火焚毁的是位于京都市伏见区的第一工作室。

京都动画的前身为京都动画工作室,创办人八田阳子曾在日本动漫界开山鼻祖手冢治虫创办的“虫工作室”担任动画完成上色工作。八田阳子1981年成立工作室,与邻近家庭主妇等一起承接龙之子制作公司与日升动画的完稿外包工作。1985年公司法人化,阳子的丈夫八田英明担任社长。

京都动画曾以《凉宫春日的忧郁》、《境界的彼方》、《幸运星》、《冰菓》、《玉子市场》、《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紫罗兰的永恒花园》、《Free!》等一系列优秀的动画作品备受日本国内外粉丝喜爱。

《凉宫春日的忧郁》剧照。据澎湃新闻此前的报道,京都动画的作品主要描述青年人的日常生活,唯美的背景和精致的画面是最大的特色。不同于业界大部分公司主要追求产量与商业效益,京都动画一直秉承着精雕细琢的创作原则,以每年一到两部的“低效率”保证了作品在画面、镜头语言层面的超高质量。

受访的相关人士普遍认为,京都动画的核心优势在于原画师水平高,完善的人才培养机制,稳定的的薪资待遇,以及制作的独立性和团队的稳定性。

“动画学术趴”创始人、中国传媒大学导演表演系教师刘书亮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在全球动画工业逐步推进无纸化的时代,日本仍然保留了大量纸上作业的传统。

一位动漫迷在网上发的照片,漫画场景与现实场景几乎完美地融为一体。“京都动画将面临的可能是他们史上最困难的一个阶段。我们希望京都动画能够挺住。”他说,这次火灾中,很多正在制作的动画档案资料可能都被毁了,京都动画正在推进中的项目有的已经宣布中止,“实在太可惜了。”

事发后,全球的粉丝们纷纷通过社交媒体等各种渠道表达惋惜和难过之情:“难以置信”、“无法原谅”、“伤心到难以用语言形容”。带有主题标签“#PrayForKyoani”(为京阿尼祈祷)的推文截止7月19日0时已经超过21万条留言。

还有粉丝前往正在上映京都动画作品的电影院,“原来没打算今天看电影,但现在能提供的帮助只有这个。”一位粉丝在接受采访时流着泪说。

在火灾后的第二天,即使现场还飘着焦臭味儿,粉丝们依然陆续冒着大雨前来献花,他们带来鲜花、千纸鹤和动漫相关物品等期待以此表达对逝者的哀悼。

深受世界关注的“京阿尼”

向来专注严肃报道的法国大报《世界报》以《火灾摧毁了京都动画工作室,导致33人死亡》为题对此次事件做出报道,至19日,该文章在网站上仍为当日阅读量最多的文章。

“知道京都动画火灾事件时,我感到非常震惊,有那么多人失去了他们的生命,受了重伤。我的心与受害者及他们的家人同在,我也代表全体法国人民向他们致以深切同情。”法国驻日本大使发布推特表示哀悼。

中国驻日大使馆也在第一时间通过社交媒体账号表达哀思,“为京都发生的悲惨事件中的遇难者祈祷冥福,对受伤的各位表示慰问”。

“这件事情让中国整个动画圈受到了震动。我相信如果有机会,包括动画学术趴在内,中国动画领域会愿意为京都动画在各个层面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中国传媒大学的刘书亮说道。

美国动画发行公司Sentai Filmworks在火灾发生后,旋即发起了募捐众筹,目标金额为75万美元,截止19日上午10点,在开启捐款后的21个小时内,受捐金额已超115万美元。

此外,美国一家提供东亚相关媒体影视服务和国家社交社区网站Crunchyroll也对“京阿尼”表示哀悼与支持,“为了纪念这个工作室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的快乐。我们向大家征集相关信息来支持京都动画。”

就连近日与日本关系跌入谷底的韩国也十分关注“京阿尼”火灾。据《产经新闻》报道,虽然韩国网络弥漫着批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声音,但“尽管讨厌安倍,但为(“京阿尼”的)受害者们祈福”的评论异常醒目。

日本动画协会的石川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日本动漫确实具有国际影响。

在石川看来,日本动漫在国际社会上之所以影响大是因为其内容主要面向成人。石川说,一般理解动画片是给孩子看的,但是日本制作动漫的历史较久,动漫给日本人带来一代又一代记忆。当这些人成年后投身于动漫,以自身的生活等为背景制作面向成年人的漫画。

动漫的成功与“酷日本”国家战略

实际上,京都动画只是日本动漫界的优秀代表之一。制作了影响世界的著名动漫《千与千寻》、《龙猫》等的吉卜力工作室,以《龙珠》、《灌篮高手》和《美少女战士》为代表作、成立于1948年的老牌动画公司东映公司等,都已经发展地十分成熟完善。

近日在中国正式上映的《千与千寻》剧照。在中国一家知名文化出版公司就职的编辑方华对澎湃新闻表示,日本动漫之所以在中国受欢迎原因在于,一是动漫文化成熟,二是分类明确、细节做得好,三是同为东方文化,更易于接受。

“无论是日本漫画也好,日本文化也好,都走得很前卫,收获了很多读者。”方华补充道。

作为一名十足的动漫迷,自童年时期开始接触日漫后,方华就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高考的时候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日语专业”,方华谈及到动漫时热血沸腾。

工作后,方华进入一家出版社负责日本文化书籍的出版,其中除了日本漫画,还包括日本文学。方华说,他们公司出版的日本漫画卖的很好。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归泳涛在他2012年的一篇论文《日本的动漫外交:从文化商品到战略资源》中曾写道,由于历史原因,二战后日本在文化输出方便一直保持低调,很少出口文化和文化商品,但唯一的例外是动画及电子游戏。

“进入21世纪,动漫等大众文化最终走入国家政策的视野,直接的起因是日本动漫海外输出的成功。”归泳涛认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动漫受欢迎的背后,除了日本动漫本身的魅力,还有一个重要的推动因素就是日本经济在东亚地区的扩张,日本在经济、技术上的优势地位带来了文化上的吸引力。

归泳涛认为,即使日本经历过泡沫经济、日本文化衰退,然而日本动漫并没有随着经济的衰退而衰弱,反而比过去更加引人注目,并且作为一种国家战略被引入日本政府的政策领域。动漫不仅成为日本产业振兴政策的重点领域,而且成为日本政府推行大众文化外交的重要工具。

2004年,日本政府发表《内容商业振兴政策》报告书,提出了“酷日本”的战略方针,开始推出“酷日本”国家战略,并将动漫的文化输出纳入该战略中。

日本内阁府2019年最新官方网站资料《国家“酷日本”战略最新状况》数据显示,日本面向海外内容市场规模计划从2014年的5550亿美元增加到2020年的6990美元。

该资料显示,“酷日本”战略资源中,让外国人感到日本魅力的为“温水坐便器”、“便当盒”,让日本本国人感觉有魅力的是日本传统艺术“落语”(类似中国的单口相声)、“传统工艺品”,而让日本人和外国人共同感到有魅力的则为日本动漫、神社、歌舞伎、日本料理等。

澎湃新闻搜索发现,在日本政府的大力推动下,日本动漫的踪影的确遍布各地。

今年3月,50多位角色扮演者(cosplayer)走上印度班加罗尔街头,来自《海贼王》、《火影忍者》、《死神》、《精灵宝可梦》等日本动漫的角色是cosplayer们的热门选择。据《印度时报》报道,这次动漫cosplay游行由日本驻班加罗尔总领事馆支持,每年定期举行以宣传日本流行文化。在欧洲最大的书店Waterstone's的网站上,漫画分类下销售额最高的全是《我的英雄学院》、《暗杀教室》、《东京食尸鬼》、《一拳超人》等日本漫画。而在俄罗斯的两个以购买日本动画、漫画及其周边产品为主题的大型网站akiba.su和itadakima.su上,主要售品包括俄语版本的日本漫画,动漫人物手办,印有动漫人物形象的手袋、文化衫、床上用品等衍生品。

日本动漫的粉丝不仅是各国普通民众,甚至还有外国领导人。巴西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在他的推特上为网友给自己画的“火影忍者”形象点赞,称赞其为“漂亮的动漫”。

“由于日本电影等产业不像好莱坞电影在世界影响那么大,因此日本人在自己擅长的动漫领域投入了更多。可以说,在国际社会上动漫能够代表一个国家的也只有日本了吧!”石川说道。

国内反思声从未中断过

刘建辉所在京都国际日本文化中心是日本的一家国立研究所,由国家出资建设扶植。作为该中心副部长,刘建辉是整体项目负责人,主要负责日本大众文化研究,其中包括古代和近代文化,还包括现代文化、动漫、漫画研究等。

今年10月,刘建辉将与同事前往法国举办一次和服展。

据刘建辉介绍,法国人对日本和服十分喜爱。此外,该研究所还安排动漫研究老师前往世界各国办文化讲座。

“特别是越南,一大群孩子都是因为看日本漫画来听我们讲座的。所以说我们要回应这种世界性的要求。”刘建辉对澎湃新闻说。

在他看来,日本动漫之所以在世界受欢迎在于日本民族性格比较感性、细腻。日本对图像的感悟和关心并不是现代才出现的,从日本平安时代的绘卷、江户时代的浮世绘中就可以窥视出日本人对图像的感悟度十分高。再者,工业化后人们从物质层面追求上升到精神层面追求,而日本文化顺应了世界人民精神追求发展的趋势。

“日本作品中细腻的感情、微妙的文化,再加上日本著名的匠人精神,让日本文化在世界上拥有了其独特的优势。”他说道。

不过,尽管动漫在国际上已经成为日本的一个文化符号,但在日本国内对于动漫的批判声却从未停息。

有观点认为动漫的“国策化”贬低了文化的社会功能,容易助长狭隘的民族主义。日本社会对“御宅族”、“宅男”、“与社会脱离”等冷嘲热讽的声音从未中断过。而上世纪80年代末动漫宅男宫崎勤犯下的连续绑架杀害幼女事件使整个日本社会为之震惊,也使动漫蒙上了长期无法抹去的污名。在2005年的日剧《电车男》中,仍可以看到日本社会对御宅族存在“变态”、“不可接触”之类的偏见和歧视。

《电车男》的主角山田刚司就是一个动漫宅。石川对澎湃新闻说,成年人认为动漫有些内容涉及色情、暴力,对尚未有分辨能力的孩子的成长造成不良影响。

“日本社会也的确有许多成年人沉迷于动漫的世界中,宅在家里不出去工作,不与他人社交,有人甚至称他们为‘非正常人’,还出现了效仿漫画实施的犯罪。”他说。

石川也担心,京都动画纵火案事件如果与漫画内容有关的话,可能会使日本动漫产业遭受更多的批判。

(澎湃新闻记者喻晓璇,实习生浦一新、施鑫、胡谦瑞、马小茹、张文钰对此文亦有贡献)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