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选举后,法德围绕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争夺领导权

欧洲议会选举后,法德因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产生分歧,而这也反映了法德两国对欧盟未来领导权的争夺。

欧盟委员会主席,法德都想推“自己人”

当地时间5月26日,欧洲议会选举全部结束。据目前不完全的统计结果,传统的两大党团选票流失严重,绿党、中间派和极右翼政党表现突出,而这也影响到欧盟领导层人选的决定。

据英国《金融时报》27日的报道,法国和德国对欧洲未来领导权产生了冲突,两国都希望“自己人”来担任欧盟领导层的要职。

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主席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26日称,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有助于欧洲人民党党团的“领衔候选人”(Spitzenkandidat)、德国人曼弗雷德⋅韦伯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截至发稿时间,据欧洲议会官方公布的不完全统计结果,韦伯所在的欧洲人民党党团赢得了欧洲议会751席中的180席,领跑所有党团。

韦伯是德国基社盟成员,该党是的基民盟的姊妹党,两党在德国联邦层面组成“联盟党”,目前与社民党共同在德国执政。

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在27日则表示,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应该是一位能够跨越党派,在欧洲议会形成有力多数(robust majority)的人选。《金融时报》指出,这是在暗示该党希望由韦伯之外的另一位候选人来担任此职。

“共和国前进”党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与中间派的自由民主党党团结盟,据截至发稿时的数据,该联盟预计将获得109席,排名第三。

据新华社早前的报道,2014年选举时,欧洲议会开始推行“领衔候选人”制度。议会最大党团的“领衔候选人”将获得由成员国首脑组成的欧洲理事会提名,经欧洲议会表决后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

中新社报道称,默克尔代表欧洲人民党,支持通过“领衔候选人”制度选择欧盟委员会主席,但是马克龙则表示反对。5月26日,马克龙在与默克尔举行的电话会谈中表示,希望于28日举行的欧洲委员会非正式会议能够确定欧委会主席任命程序不使用“领衔候选人”机制。

英国《卫报》指出,此次传统的两大党团——中右翼人民党和中左翼的社民党表现不佳。自1979年欧洲议会进行直接选举以来,这两大党团的得票相加首次没有超过半数,因此无法形成稳定的多数,以确保领导层人选的任命。除了自由民主党党团,绿党和极右翼政党也会对欧洲议会内如何形成多数产生重要影响。

欧盟各国领导人将于30日在布鲁塞尔会面,会上将讨论欧盟领导层人选问题。

从去年到今年,法德矛盾频频闪现

尽管双方在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上有分歧,但法德领导人都试图淡化这一点。

中新社援引外媒消息称,马克龙与默克尔都表示,希望尽快展开欧委会主席的任命程序,双方都不希望表露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

其实,法德矛盾早已有迹可循。

今年1月,法德两国签署《亚琛条约》,该条约被视作1963年签署的德法友好条约《爱丽舍条约》的“升级版”。通过该新版条约,欧洲大陆两大经济体法国与德国将强化双方在经济、外交、安全、文化、教育、科研、气候变化及环境保护等领域的紧密关系,并在两国边境地区成立“欧盟区域”,推动水电和交通融合。

但条约签署不到半个月,法德两国就因“北溪2号线天然气管道项目”产生分歧,而法国总统马克龙没有出席2月在德国举行的慕尼黑安全峰会也一度被解释为因法德之间的分歧所致。

除了“北溪2”项目,法德之间在2018年下半年还发生过一场龃龉。去年5月,考虑到英国即将脱欧,法国将成为欧盟内唯一留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德国总理默克尔坚决主张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欧盟化,暗示法国应让出常任理事国席位,借此推动欧盟入常,帮助欧洲走出危机。

到2018年11月,德国财政部长肖尔茨公开呼吁法国放弃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将其变为欧盟席位,从而让欧盟在世界舞台上更好的发声。这一言论立即遭到了法国的强烈反对,并从法理上阐明了欧盟作为非国家组织无法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12月底,德国外长马斯强调,当前安理会的结构过时了,为了更好地体现当今世界力量的平衡,德国将会争取一个扩大的联合国安理会。

今年1月,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助理黄颖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撰文指出,德国政府明知法国不会放弃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却仍屡屡提出要求,可见德法两国的密切关系实乃同床异梦。

欧洲政治分裂极化,一体化斗争将日益激烈

5月23日至26日,欧盟4亿选民投票选举751名欧洲议会议员。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达到了51%,高于2014年的43%。同时这也是自1979年欧盟进行直选以来第一次改变了投票率逐步下降的趋势,投票率创下20年来的新高。其中,匈牙利和波兰的参与选举人数是五年前的两倍,丹麦的投票率甚至达到了63%的历史性高度。

据《纽约时报》26日报道,在为期四天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束后,旨在削弱欧盟权力的民粹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增加了其在议会内部的席位份额,但并未出现传统政党在选举之前所担心的席位猛增的情况。

此次选举除极右翼政党得票率大幅上升外,中间派政党及左翼的绿党所获得的席位也较上次选举有很大的增加。其中自由民主党党团(ALDE)和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等党派组成的中间派联盟预计将获得109席,比上次选举多出42席,将成为议会中的第三大党团。绿党党团(Greens–EFA)赢得69席,比上次选举增加19席。

许多媒体评论指出,此次欧洲议会选举反映出欧洲政治的分裂乃至极化。

《纽约时报》指出,总的来看,此次选举结果预示着欧洲地区关于未来方向的斗争——一体化更多还是更少——只会越来越激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