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诊断+过度治疗 数据显示1/8澳人“被抑郁”

中新网4月24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现在人们对于抑郁症已经不再陌生,经常能在新闻报道中看到有人因为抑郁症自杀身亡。根据最新的数据统计,光是在澳大利亚就有300万人(包括儿童在内)依赖抗抑郁药,有专家对此表示担忧,因为很有可能是医生的诊断过度和过度治疗导致澳人患抑郁症的人数居高不下。

超过10万澳儿童服用抗抑郁药

报道称,根据医药福利计划(Pharmaceutical Benefits Scheme)的最新数据显示,在2017年至2018年间,38岁至57岁的人(他们被称为“Prozac一代”,Prozac是一种抗抑郁药)是最有可能使用抗抑郁药的人群,而更令研究人员感到担忧的是,在澳大利亚有超过10万名17岁以下的儿童正在使用这些抗抑郁药物,而10年前,这一数字为33780名。

报道称,17岁以下的儿童其实并不建议使用抗抑郁药物,但是在澳大利亚这种现象很普遍;而对于澳老年人来说,使用抗抑郁则更为普遍,其中1/4年龄超过68岁的澳人都在使用药物对抗抑郁症。面对这些数据,澳洲精神健康政策的新监督机构PsychWatch质疑医疗行业是否在过度治疗人类应该经历的正常悲痛。

2015年,经合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澳大利亚的抗抑郁药使用量仅次于冰岛,但根据新数据显示,自那以后,澳人的抗抑郁药使用量进一步增长了10%。心理健康研究人员和前议员马丁⋅怀特利博士(Martin Whitely)支持澳洲精神观察组织PsychWatch的研究,怀特利博士曾揭示了在一个班上,往往年龄最小孩子最有可能被诊断为患有多动症(Attention Hyperactivity Disorder)这一现象。

他在博客中说:“我们的心理健康系统‘病得很重’,并且我们陷入了过度诊断和过度药物治疗的循环。”怀特利认为,一系列的因素导致了药物使用的可怕增长,比如澳洲全科医生开的药中有85%的给那些没有时间或能力来应对悲伤、关系破裂或失业的澳人,这些人正诉诸于药物而不是精神分析来治疗抑郁症。

药物治疗抑郁治标不治本

另外,国际抑郁症治疗指南也降低了诊断抑郁症的标准。怀特利博士称,以前《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DSM-IV)认为抑郁症的症状持续两个月以上才算抑郁症,而现在只要求症状持续至少两周就可以算是抑郁症。

“现在甚至已经有计划将孤独变成一种需要用药物来治疗的精神疾病,不快乐、焦虑、酗酒和其他形式的冒险行为在人类中常见,尤其是对于年轻的澳人来说,”怀特利博士说,“然而,声称在任何特定的时间,1/4的年轻人‘患有精神健康问题’是错误的。”

澳洲心理健康局局长弗兰克⋅昆兰(Frank Quinlan)同意抗抑郁药被过度使用。他称,一份由州政府和联邦政府联合发布的秘密报告显示,政府需要在社区心理健康、更多的公共住房和其他社区支持方面投入20亿澳元至30亿澳元,用于解决澳人的心理健康问题。

阿德莱德大学精神病学家乔恩⋅尤雷迪尼(Jon Jureidini)教授认为,抗抑郁药正在被过度使用,而且我们正在“治疗失望”。“我不想轻视人们的痛苦,但在我们考虑给人们注射药物之前,我们需要寻找具体的解决办法,比如解决他们的贫困或家庭暴力、无家可归或失业问题。”乔恩⋅尤雷迪尼说。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