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的古老技艺,让你和树人“撞衫”

I AM GROOT!

4月24日,“漫威迷”们翘首以盼的电影《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在中国大陆正式上映,“圈粉无数”的树人格鲁特能否复活也是影片的一大看点。

不过,既然你们这么“粉”格鲁特,要不要考虑和他穿同款的树皮衣呢?(小编:怎么感觉有些残忍)

其实,早在原始社会,我国海南岛黎族先民就用“见血封喉”的树皮制作衣服。这种听上去充满武侠气息的树,在所有木本植物中毒性最强,它自带的毒性使得由其制成的树皮布具有良好的防虫功能,给身体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

巧的是,在遥远的东非国家“瓦坎达”(漫威超级英雄黑豹的故乡),不对,在乌干达,至今也保留着原始的树皮布制作工艺和穿树皮衣的传统。那里的树皮布不仅被制作成壁挂、钱袋和书签,还打入了国际时尚圈……

“变树为宝”的能工巧匠

日前,记者驱车前往乌干达首都坎帕拉西南约150多公里的卡索塔村,探寻古老而神秘的树皮布文化。

卡索塔村位于乌干达中南部的布干达王国。布干达王国是乌干达境内若干个保留王国之一,也是最大的王国。

在卡索塔村的树林里,工匠保罗⋅布凯尼亚正卖力地用铲刀刮除一棵大树的表皮。今年65岁的他头戴一顶树皮布礼帽,身穿绿衣灰裤,面容清瘦,但看上去精神饱满。

树皮布制作是布干达王国的居民巴干达人(又称干达人)的一项古老技艺,已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据统计,目前布干达王国大约有70名树皮布制作工匠。而根据传统,只有男性才能掌握这项技艺。

“刚满五岁时,我就跟着父亲学做树皮布了。”布凯尼亚说。

↑3月7日,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西南约150多公里的卡索塔村,树皮布制作工匠保罗⋅布凯尼亚接受记者采访。新华社记者张改萍摄

据布凯尼亚介绍,眼前的这棵树叫“纳塔尔榕”(Ficus natalensis),树龄大约有30年。一棵榕树通常长至两年半至三年,就可以被剥皮制作成树皮布。“在雨季期间,树皮是潮软的,适宜收割。最近下了几场雨,我们就开始忙活了。”

↑图为纳塔尔榕。新华社发

纳塔尔榕是乌干达农村常见的一种树,以扦插繁殖为主,容易存活。不像前面提到的“见血封喉”树,纳塔尔榕分泌的乳白色汁液无毒,叶子可用于治疗痢疾和喉咙痛,不仅结出的果实鸟儿喜欢吃,就连剥落的外硬皮也是牛羊爱嚼的“美味佳肴”。

真正的有机“活”布

刮掉树的外表皮后,就进入了关键的剥树皮环节。布凯尼亚麻利地用刀将香蕉叶柄削成一个扁而带尖的工具,利用叶柄尖将树皮挑起、撑开,逐渐剥离。

“用香蕉叶柄剥树皮,是为了防止生锈的金属刀具腐蚀树皮内层,以免影响树木的生长。”布凯尼亚解释道。

↑布凯尼亚(中上)在剥树皮。新华社发(约瑟夫⋅基恭杜摄)

将剥下来的树皮压平、削掉疤节并进行修整后,还要将其放在沸水中浸泡、搅拌2至15分钟,使树皮脱胶变软

↑布凯尼亚在沸水中搅拌树皮。新华社发(约瑟夫⋅基恭杜摄)

随后,布凯尼亚和助手们用手将切割树皮时渗出的乳白色汁液,均匀涂抹在树身上,然后选取香蕉老叶包裹树干,防止日晒和动物啃咬。几分钟后,整个树干都被裹严实。

“六天后,我们将拆掉香蕉叶。”他指着包裹好的树干说:“很快就会有新树皮长出,12个月后又可以剥树皮了。一棵树一生可以被取皮多达40余次。

↑布凯尼亚(右)用香蕉老叶包裹树干。新华社记者张改萍摄

看来,这树皮布才是真正的有机“活”布啊!

在一个通风的棚子里,布凯尼亚和徒弟维森特⋅马托武将浸泡过的树皮放在一个长条形木板上,分坐两端,手里各拿一个木槌,有节奏地捶打起来。经过反复捶打,树皮纤维逐渐延伸,变细变薄,形成柔软细腻的质地并呈现出均匀的陶土色(棕色偏红)。

最后,布凯尼亚向记者展示了几幅打制成型的树皮布,大幅的面积约为20多平方米,小幅的也有两三平方米。

↑图为一张已加工好的树皮布。新华社发(约瑟夫⋅基恭杜摄)

据布凯尼亚介绍,男女款式的树皮衣都像宽袍,女式树皮衣的腰间有装饰带。普通树皮衣的颜色是陶土色;国王和酋长的树皮衣被染成白色或黑色,并以不同的方式穿着以显示其地位。这种衣服主要在加冕礼和治疗仪式、葬礼和文化集会上穿着。

↑图为身穿树皮衣的乌干达人。(图片来自网络)

“服装活化石”

据传,树皮布始于13世纪,由恩贡戈氏族在马沃科塔县狩猎和探险时发明。此后,恩贡戈氏族的工匠们开始为布干达王室和部落其他人制作树皮布。

↑乌干达妇女在缝制树皮布。(图片来自网络)

据记载,在鼎盛时期,这种毛毡状织物很普遍,几乎布干达王国的每个村庄都生产树皮布。除了日常布料的用途,农民还拿它来缴纳土地税。但随着19世纪阿拉伯商队带来棉花,树皮布的生产开始变缓并几近消失。

不过,近年来,布干达王国开始大力鼓励和推广树皮布的生产。

弗雷德⋅穆特比是一名版画艺术家,同时也是一名致力于支持树皮布复兴的社会企业家,他牵头成立了布科曼辛比有机树农协会(BOTFA),并建立了纳塔尔榕幼苗繁育基地,以促进纳塔尔榕树的种植和树皮布的推广使用。

↑在纳塔尔榕幼苗繁育基地,版画艺术家弗雷德⋅穆特比在介绍纳塔尔榕的扦插繁殖方法。新华社记者张改萍摄

穆特比希望乌干达树皮布技艺能为改善当地生态环境和脱贫致富作出贡献,同时在卢旺达、南苏丹、坦桑尼亚等周边国家推广这种生产模式。

“优秀材料”打入时尚圈

今天,尽管由树皮布制成的传统服饰似乎只剩下文化的内涵和精神的功能,但树皮布的用途却在悄悄地发生变化。无论在乌干达还是在世界其他国家,树皮布既有丰富的艺术表现形式,也有大规模的工业生产潜力。

在首都的几家工艺品市场,随处可见以树皮布为材料制成的壁挂、钱袋、书签、地毯等。

↑照片中间是用树皮布制作而成的壁挂,图案为乌干达国鸟——皇冠鸟。新华社记者张改萍摄

导购格蕾丝说,她见过祖母和母亲穿过树皮布制作的衣服,但自己更愿意穿现代纺织衣服,毕竟树皮衣穿着不太舒服,也不便于清洁。“不过,这里的树皮布画作和饰品很受游客欢迎。”

↑导购格蕾丝向记者展示一幅树皮布装饰画。新华社记者张改萍摄

穆特比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把树皮布加工成油画布,并尽可能尝试不同的用途。

“此举也是为了鼓励非洲艺术家们使用非洲可再生资源作为创作的材料,我们还希望在未来,发起一场艺术家使用树皮布创作的全球运动。”

↑版画艺术家弗雷德⋅穆特比在工作室演示用树皮布制作版画。新华社记者张改萍摄

已故英籍知名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称树皮布为“优秀材料”。她评价说,“树皮布的魅力在于其独特的纤维构造,以及展现出来的古老、真实……作为体现个性化的产品,它无疑是理想的材料。”

↑树皮布开始运用在建筑、工业设计和时尚等领域。(图片来自网络)

2015年,七国集团(G7)峰会在德国巴伐利亚举行,G7领导人相聚埃尔毛宫,并在一间墙壁贴满装饰性树皮布的房间里开会,会场凸显现代环保潮流。

↑2015年6月,G7峰会在德国巴伐利亚的埃尔毛城堡举行。图为成员国领导人在一个布满树皮布的房间里开会。(图片来自网络)

如今,树皮布还打入了国际时尚圈。布科曼辛比有机树农协会正在为一些设计师提供树皮布,让树皮布在欧洲大放异彩。出生于乌干达的英国时装设计师若泽⋅亨多用树皮布制作的时装,因其具有独特的设计风格而在国际舞台上获得认可。

↑出生于乌干达的英国时装设计师若泽⋅亨多用树皮布制作时装。(图片来自网络)

科普时间

乌干达共和国位于非洲东部,横跨赤道,首都为坎帕拉。乌干达有“东非高原水乡”之称,境内多为海拔1200米左右的高原,河流纵横,湖泊星罗棋布,雨量充沛,植被繁茂,曾被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喻为“非洲明珠”

在今天的乌干达社会,以王国为组成部分的部落文化仍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也是乌干达传统文化的有机构成。当然,今天的国王和各部落酋长已经丧失了以前的权力,他们本质上只是“文化领袖”,但是乌干达社会仍有他们活动的空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