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勒报告:特朗普“通俄”无实证,但他也没洗清妨碍司法嫌疑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当地时间4月18日,美国司法部公布了特别检察官穆勒对2016年俄罗斯涉嫌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的删节版调查报告,虽然这份长达400多页的“通俄门”调查报告并未证实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与俄罗斯方面有合谋,但对他涉嫌妨碍司法并未下定论。

有民主党人士随即表示,报告中有关特朗普不当行为的证据令人不安,可能招致国会调查。不过暂时没有迹象显示,民主党在国会的领导人将尝试通过弹劾把特朗普赶下台。如果进行弹劾,要在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开始,但要特朗普下台将需要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的支持,而这种可能性不大。

特朗普将这份报告的结论视为重大胜利,他在白宫参加一场活动时说,报告公布后他“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他还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张美剧《权力的游戏》海报风格的图片,并在推文中写道,“致那些恨我的人和激进的左翼民主党们,游戏结束了”。

不过,《纽约时报》以“一个水深火热的白宫:愤怒的特朗普vs.不听话的手下”为题报道称,从400多页的穆勒报告中浮现出来的白宫,是一个充斥不诚实文化的冲突温床。“特朗普曾多次威胁要解雇那些不听话的手下,而他们也多次以辞职来威胁,不愿逾越规矩和法律的界限。”

完全证明自己无辜

这份长达448页的调查报告用了22个月时间准备,期间共发出500份搜查令、2300份传票以及一系列起诉书。穆勒在报告中说:“报告未能断定总统涉嫌犯罪,但同时也不能证明其清白。”

穆勒提出,国会有权禁止总统滥用其职权,“这符合我国宪法的制衡框架,以及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原则。”

报告描绘了一幅对特朗普总统很不利的画面,但没有对他发起任何刑事指控。外界分析,穆勒此举是呼吁国会接手,追究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公正。

《纽约时报》报道称,特朗普的确曾试图破坏调查,但他的手下违抗了他。

报道称,当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告诉特朗普,一名特别检察官已于2017年5月获得任命时,特朗普很生气:“我完蛋了,”他说,觉得自己的总统任期要毁了。他告诉塞申斯,“这是我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事。”

据该报告披露,特朗普开始尝试除掉穆勒,却遭到了自己手下的阻挠。2017年6月,总统指示白宫法律顾问唐纳德⋅F⋅麦克加恩去撤换穆勒,但麦克加恩没有听从。他非但没有执行总统的命令,反而宁可决定辞职。

两天后,特朗普让另一位他信任的法律顾问科里⋅莱万多夫斯基命令塞申斯结束调查。莱万多夫斯基不想这么做,于是把球踢给了同事里克⋅迪尔伯恩,后者也是“对这任务感到不自在,并且没有予以落实”。

CNN19日的分析报道称,正是唐纳德⋅F⋅麦克加恩拒绝执行命令使得特朗普免遭弹劾命运。

另一项涉嫌妨碍司法的行为是特朗普曾经试图阻止公布调查相关的证据。

2017年,特朗普曾几次要求助手霍普⋅希克斯不要公开2016年其长子等人与俄罗斯律师会面相关的邮件。特朗普还否决了其长子原本要发布的关于此次会面的声明,这份声明中提到,会面对象有可能有对选举有帮助的信息。

特朗普向助手口授了一份新的声明,称此次会面是关于儿童收养的,并未提及对方称自己有不利于希拉里的信息。但是报告称,这些证据不足以证明特朗普的行为是为了阻止国会或“通俄门”特别检察官得到相关信息,因此无法证明他妨碍司法。

CNN分析称,该份报告之所以没有指控特朗普妨碍司法是有多个原因:特朗普没有已证实的罪行(即“通俄”)需要其作出妨碍司法的行为;特朗普的许多下属并未执行他的命令,因此并未发生真正的妨碍行为;特朗普的许多行为是公开的;其许多行为(如解除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的职务)也在其总统职权范围内。

“过去两年里,一个始终未解答的问题是,为何如此多的人撒了谎,更改了他们的说法,对公众以及联邦当局作了误导性声明。这个问题推动了联邦调查局(FBI)的调查、国会质询及新闻的审查。”《纽约时报》的报道写道。

报告发布后,特朗普很快宣布,这份报告完全可以证明自己的无辜。

但联邦当局并没有特地排除他。他们写道,特朗普在任期间的行为“造成了一些困难的问题,阻碍我们最终确定没有发生犯罪行为”。

没有证据证明“通俄”

穆勒报告的上卷关于“通俄门”一事,下卷关于总统是否妨碍司法公正。报告公布后,美国媒体将重点聚焦在了后者。

报告中,穆勒也透露俄罗斯政府与特朗普阵营之间的“诸多关联”,并表示总统的团队“预期能透过俄罗斯窃取与公布的资讯,在选举上得利”。这里指的是民主党阵营遭黑客入侵窃取的电邮。

但穆勒的结论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特朗普阵营涉及与俄罗斯共谋犯罪行为。

不过,该份报告认为,俄罗斯官方一直施图对2016年的美国大选施加影响,帮助特朗普获胜。报告称,俄罗斯政府认为,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俄罗斯会从中获益,并且也采取了相关的行动。

这份报告还详尽地揭示了令联邦调查局担忧的许多可疑互动。其中很多已经被报道过。例如,人们早就知道,年轻的竞选团队助手乔治⋅帕帕佐普洛斯被告知,俄罗斯政府有希拉里•克林顿的“黑料”,即数千封电子邮件。但这份报告走得更远,显示帕帕佐普洛斯建议俄罗斯政府明确提出与特朗普竞选团队合作,破坏克林顿。

对此,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迅速回应称,穆勒的报告毫无新意,其中没有任何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有力证据,莫斯科不接受类似的指责。

国会对弹劾总统存在分歧

分析普遍认为,根据美国宪法,国会从“通俄门”报告出发,对特朗普提出涉嫌妨碍司法的指控,甚至有提出弹劾的可能性。CNN分析称,下一步的“战斗”将在国会中围绕特朗普妨碍司法的嫌疑展开。

如果要成功弹劾总统,需要众议院过半票数赞成弹劾提议,再由参议院审理,并需要三分之二的参议员同弹劾意。据CNN分析,目前参众两院分别被共和党和民主党控制,因此即便众议院投票通过弹劾提议,参议院也很有可能否决,所以特朗普被弹劾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大。

《纽约时报》报道称,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等人十分清楚弹劾总统的风险。前车之鉴就是1998年至1999年的共和党人提出的克林顿弹劾案,弹劾失败反而改善了克林顿的形象,对共和党不利。

报道分析称,加上参众两院的两党席位等因素,佩洛西一直试图往弹劾特朗普的想法上泼冷水,她认为比起弹劾失败、增强特朗普核心支持者的力量,不如直接在2020年大选中击败他。

众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斯特尼⋅霍耶也对CNN表示,基于现在的情况,弹劾特朗普是“不值得”的,并表示在18个月后的大选中“美国人民会作出判断”。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