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荆棘皇冠被救出!巴黎圣母院火势被控制,但仍存坍塌风险

当地时间15日晚间7时许,一场突如其来的熊熊大火,包围了拥有800多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数小时后,教堂塔尖倒塌。从现场视频中能够清楚地听到,街边路人齐声呐喊:“NO!”

晚间8点半,火势基本得到控制。

不幸中的万幸

火灾发生后有几件事是“不幸中的万幸”:其一,大教堂的尖顶和屋顶都倒塌了,但主体结构得以保留;其二,重要文物“荆棘皇冠”和路易九世的一件长袍已被成功救出;其三,目前没有人员死亡,但有一名消防队员在救援中受伤。

不过,危机尚未完全解除。巴黎消防队长表示,内部结构仍然存在坍塌的风险。消防人员将彻夜作业,先对现场进行冷却。

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在社交媒体表示,圣母院内的主要艺术品,耶稣受难的“荆棘皇冠”、路易九世的一件长袍已被成功救出。“这两者对天主教徒来说非常重要,是在这场疯狂的悲剧中一个令人安慰的消息。”巴黎圣母院主教帕特里克⋅肖维(Patrick Chauvet)说。

但另一闻名于世的玫瑰花窗就没有这么幸运。圣母院内东边的玫瑰花窗在大火中被烧毁。

随后法媒曝光了建筑物内部首张照片,十字架仍立在中央,但是周围已是坍塌的废墟一片。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巴黎检察官办公室称,目前调查人员在对建筑工人进行问询。法媒称,这起大火疑似从屋顶上的脚手架开始燃烧,事发时,该处的修缮工作已经进行数月。

据《费加罗报》报道,巴黎检察官办公室15日晚间说,检方已经发起一项针对“非自愿火灾破坏”的调查。据消息人士称,在大教堂屋顶上的建筑工地发现了这起火灾的起火线索,“这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

法国franceinfo电视台报道,15日晚,马克龙在教堂前广场发表讲话称,“尽管这场战斗还没有完全获得胜利,但是最坏的情况已经得以避免。”马克龙表示,“我们将重建巴黎圣母院”。他还表示,巴黎圣母院起火,触及到整个国家的情感。他的挂念和所有天主教徒及所有法国人在一起。“像我们所有的同胞一样,今晚看到圣母院被烧毁很伤心。”

马克龙表示,从周二开始,将发起国际募捐活动,重建巴黎圣母院。

“像我们所有的同胞一样,今晚我很难过。”马克龙称,“我要告诉大家——我们将一起重建这座大教堂,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做到这一点。从明天开始,一个全国性的捐赠计划将会启动,它将延伸到我们的国界之外。”

另据法新社消息,法国亿万富翁弗朗索瓦-亨利⋅皮诺表示,将捐赠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7.6亿元),支持重建工作。

巴黎圣母院大火烧了4个多小时,直至当地时间晚上10时许,火势才逐渐减弱。尽管圣母院内部重要文物得以被救出,然而由于其主体建筑是木质结构,屋顶随着大火燃烧后崩落,东边的玫瑰花窗也被烧毁。巴黎圣母院文物基金会主任埃里克⋅费希尔表示,巴黎圣母院大火所带来的损失巨大,重建圣母院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巴黎圣母院文物基金会主任埃里克⋅费希尔(Eric Fischer)向法新社解释了巴黎圣母院将如何进行重建工作,建筑工地给古建筑带来的风险,以及从这次火灾中吸取的教训。他说,巴黎圣母院大火所带来的损失是巨大的,重建圣母院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对于修复巴黎圣母院的技术层面问题,埃里克⋅费希尔抱持着乐观态度,他对法新社表示,“在法国,我们很幸运地保留了许多文化遗产方面的企业,以及传统的工匠团体,这里有法国最好的工人。”费希尔认为,修复圣母院的工作规模庞大,几乎整个建筑物的主体都必须进行修复。修复工作涵盖石材、木质屋架、金属和技术设施等等。他认为对于修复工作,至关重要的是保存下来的文物副本,这些副本能够让修复师的成品尽可能接近先前的状态。

巴黎圣母院大火,文物之殇再次敲响警钟

巴黎圣母院的发言人称:“一切都在燃烧,木制框架上什么也留不下。”

作为超过800年历史的古建筑,巴黎圣母院标志性的哥特式尖顶坍塌的那一刻,全球都为这一世界文化遗产的损坏感到痛惜。

此次巴黎圣母院大火历时近6小时也难以扑灭,主要源于两方面因素。首先是因为巴黎圣母院位于塞纳河的西堤岛,特殊的地理位置给消防救灾活动带来了巨大的困扰。消防部门不得不出动消防船只进行灭火。其次,直升机水弹灭火这种大面积、自上而下的灭火方式会对建筑物主体造成伤害,水的重量和冲击速度甚至会导致整体结构崩溃。法国消防部门因此出动超过400名消防官兵采用高压水枪的方式灭火。

巴黎圣母院大火再次引发人们对文化遗产保护的关注。800多年的历史文物受损,给全世界的文物保护工作再次敲响警钟。

文化遗产是历史的见证者。人类文明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产生文物无数,然而能够经历时代更迭而幸存下来,让后人得以一见的不及万分之一。这需要我们利用最先进的技术手段、最专业的保护措施,做好各类风险管控。

此次失火的巴黎圣母院由于是木质结构,一旦起火,极易见风起势,难以控制。据法国官方消息,此次火灾极有可能是修缮保存不当产生的。由此,文化遗产保护中,日常防火巡检,排除火灾隐患的极端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对重点遗迹应有应急预案,在起火的一个小时的最佳救援时间里,能够快速反应,减少进一步的损失。

此外,最大化利用现代技术留存文化遗产信息也成为重要手段。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为博物馆保驾护航的背景下,文物数字化已经是文物保护基础工作中必不可少的环节。它能够全方位、多角度地记录文物数据,为每一件文物形成独家的数字化档案,让文物有更精准的保存方式、更广泛的传播途径,是对文物传统保护方式的有力补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