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罗斯保守地区传播芭蕾舞艺术 用巧妙语言化解尴尬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在俄罗斯的高加索地区,有这样一个传说:古时候如果年轻的小伙子喜欢某个女孩,就会一边跳列兹金舞、一边将一顶毛皮高帽抛到女孩的背后,并用另一只手接住,通过此举宣告他愿意为爱人冒生命危险。一旦不小心接触到女孩,他会立刻被女孩的亲人们打死。

无论真实与否,这个传说充分体现了在这个保守地区“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观念。实际上,在俄罗斯北奥塞梯高加索地区,直到最近,俄罗斯的名片之一——芭蕾舞都无法传播。车臣、印古什、达吉斯坦等穆斯林共和国都以列兹金舞著称。苏联解体后,北高加索地区的芭蕾舞仅在纳尔奇克和弗拉季高加索勉强保留了下来。不过,当芭蕾舞导演穆萨·奥兹多耶夫(Musa Ozdoev)从车臣印古什迁居至达吉斯坦首府马哈奇卡拉后,一切都改变了。如今,这里的男性芭蕾舞演员可以像在世界其他地区一样,将女伴托在手中,一起伴着圆舞曲旋转。

不是跳芭蕾舞的地方

年逾60的奥兹多耶夫从来闲不住。他在排练中教小伙子们跳华尔兹,教姑娘们如何娇媚地仰头。奥兹多耶夫来达吉斯坦之前,曾在俄罗斯的基什尼奥夫、巴库和弗拉季高加索地区跳过舞,亲自组织过彼尔姆室内芭蕾舞剧,甚至担任过印古什共和国的文化部长。

奥兹多耶夫应邀来达吉斯坦,根据该共和国著名诗人拉苏尔·加姆扎托夫(Rasul Gamzatov)的诗歌《山女人》排演芭蕾舞。马哈奇卡拉当时没有专业芭蕾舞团队,因此不得不启用列兹金舞演员。首演大获成功,随后在几次成功演出后,共和国领导层邀请奥兹多耶夫举家迁至达吉斯坦,创建自己的芭蕾舞剧团。

从零开始

在最初引进芭蕾舞时,小伙子和姑娘们连牵手都害羞。当地芭蕾舞女演员出嫁后,丈夫会禁止她们再做这项“轻浮”的工作,更不用说穿上芭蕾舞紧身衣。奥兹多耶夫用巧妙的语言化解了尴尬——他告诉男性舞蹈演员,手势语与话语相似,虽然他们抛起的是舞伴,但“亲爱的,我要把你捧上天!”这句话却是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说的。他允许情侣一起跳舞,芭蕾舞服则按当地习俗制作。

奥兹多耶夫的妻子曾担心会受到激进分子的袭扰,但目前为止剧团安然无恙。奥兹多耶夫笑称:“从我们这儿他们能得到什么呢?”。剧团首演穆拉德·卡日拉耶夫(Murad Kazhlaev)的芭蕾舞《伊玛目·沙米尔》前,曾经掀起过一阵波澜。不仅是激进分子,普通观众也怒称奥兹多耶夫“给圣人穿上紧身衣”,强迫他们做出各种跳跃动作。然而,演出进行得相当得体,舞台上身穿带镀金胸弹夹、白色高加索长袍的“沙米尔”庄严肃穆,也让当地人对芭蕾舞有了改观。

比技术更重要的意义

除芭蕾舞风格的舞蹈外,奥兹多耶夫还为许多达吉斯坦民众举办民族舞蹈演出。达吉斯坦的芭蕾舞学校建立时间不长,既未形成“艺术朝代”,也没有从小就练习的舞蹈演员。奥兹多耶夫说:
“虽然大家激情四射,但学校和自然条件不足。”他意识到,学生不可能完美地掌握古典芭蕾,于是找到了新的解决方案——现代舞。“我们可以光脚、穿着夹克上台。跳古典舞需要完美的身体条件,但中等条件对于现代舞足够。最重要的是,我们在舞蹈内容上有着非常丰富的素材。”

俄罗斯的舞台总是充满五花八门的表演。舞蹈者在这里可能跳传统高加索舞蹈,也可能演绎卓别林的芭蕾舞秀;他们有时扮演哈姆雷特,有时又扮演沙米尔。下了舞台,他们会在新人的婚礼上跳列兹金舞打工,但总会矢志不渝地回到喜爱的舞台。在首都莫斯科已经被“宠坏”的观众眼中,奥兹多耶夫的作品或许太过简单,达吉斯坦芭蕾舞者的单足尖旋转也可能远不完美。但对于奥兹多耶夫来说,传播芭蕾舞有着更重要的意义——他改变了当地生活面貌,开辟了人们新的视野。

本文刊载自《环球时报》“透视俄罗斯”专刊,内容由《俄罗斯报》提供。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