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拉锯战加深英国内部分歧

随着3月29日英国正式退出欧盟日期的不断临近,“脱欧”越来越深刻地分化英国民众、舆论及政坛。目前英国与欧盟仍未就修改“脱欧”协议问题达成一致。按照目前安排,如果英欧双方未能在修改“脱欧”协议问题上取得进展,英国议会将在本月底投票决定下一步安排。由于在“脱欧”问题上存在巨大分歧,英国保守党和工党内部均有数名议员宣布将在议会下院以“独立议员”身份投票,这令英国政坛陷入深层分裂。

2月20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带着新提议再赴欧盟谈判,力求解决围绕英国“脱欧”协议“备份安排”的争议。特雷莎⋅梅当天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举行会谈。会后发表的声明称,在“备份安排”问题上,双方将就“如何给予英国议员进一步的保证”进行探讨,同时再次确认双方避免设置“硬边界”的承诺。

再谈“脱欧”,英欧瞄准“爱尔兰边界问题”

特雷莎⋅梅希望,欧盟可以以法律文件的形式向英国保证,“备份安排”不会将英国无限期地捆绑在欧盟关税同盟内。但这一诉求还没有得到欧盟领导人的肯定答复。特雷莎⋅梅20日对媒体表示,英国“脱欧”事务大臣和总检察长还将赴欧盟进行磋商,继续探讨解决办法,“有序地离开欧盟符合英欧双方的利益”。

目前,“爱尔兰边界问题”是整个“脱欧”协议中争议最大的问题。根据“脱欧”协议,如果英国与欧盟在“脱欧”过渡期内无法协商出一份关于北爱尔兰地区贸易的更好方案,在过渡期结束时将启动“备份安排”。“备份安排”的主要内容是不在北爱尔兰地区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之间设置“硬边界”,即避免重新设置实体海关和边防检查设施。

批评人士认为,“备份安排”没有明确的截止日期,且英方无法单方面退出,这将使北爱尔兰地区受制于欧盟的贸易规则,从而在现实中将北爱尔兰“留在”欧盟,有损英国的独立性和完整性。“备份安排”饱受争议,也成为阻挠议会下院表决通过“脱欧”协议的最大障碍。

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日前表示,只要欧盟同意对“备份安排”进行修订,“脱欧”协议就有可能在英国议会获得通过,这也是当前避免“无协议脱欧”的唯一途径。亨特还指责欧盟称,如果最终出现“无协议脱欧”,这也是由于欧盟的不作为造成的。

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表示,英国议会大多数议员也不支持“无协议脱欧”。科尔宾21日抵达布鲁塞尔,表示将与欧盟首席“脱欧”谈判代表迈克尔⋅巴尼耶等人进行会谈,探讨如何打破“脱欧”僵局。

根据计划,英国议会2月27日将就“脱欧”协议提出下一轮修改提案并进行投票。而以目前的时间表来看,特雷莎⋅梅很可能无法在下周向议会提交一份新的“脱欧”协议以赢得议员支持。

议员“退群”,英国政坛陷入深层分裂

眼下,“脱欧”越来越深刻地影响着英国政坛。2月20日,三名保守党议员宣布,将以“独立议员”身份参与英国议会下院的投票,不再受保守党政策的束缚。就在此前几天,八名工党议员也宣布将不再“效忠”反对党工党,将在议会下院投票中结成“独立团体”,根据自己而非党鞭意愿投票。

这些议员在解释自己“背叛”所属党派时列举了众多原因,不少人直言“脱欧”是其“退群”的重要原因。三名保守党议员认为,保守党已被内部的强硬“脱欧派”——“欧洲研究集团”所控制,而无法听取其他人的建议。

工党的八名议员也表示对工党的“脱欧”政策感到失望,称科尔宾的“脱欧”立场是“对欧洲的背叛”,其观点狭隘、过时。

目前“独立团体”已吸纳了宣布“退群”的三名保守党议员,使其人数变为11人,是议会中继保守党314人、工党247人、苏格兰国家党35人之后的第四大团体,与英国自由民主党人数相同。他们表示,期待更多的议员加入他们这个团体。保守党议员莎拉⋅渥拉斯顿表示,如果英国选择了“无协议脱欧”,预计将有约1/3的保守党议员加入“独立团体”。

英国前总检察长多米尼克⋅格里夫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如果政府将英国拖入“无协议脱欧”的境地,他便会退出保守党。英国前教育大臣贾斯汀⋅格里宁同样表达了类似的想法。这两人都被认为是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保守党成员,如果他们退党,势必会让保守党的公信力再度受损。

议员“退群”乱局折射出保守党和工党内部的深层分裂,也令英国政局陷入混乱。分析认为,当前的局面让特雷莎⋅梅面临着两难的境地:如果坚持不惜以“无协议”为代价继续“脱欧”,将在议会失去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如果向“留欧派”妥协,软化“脱欧”立场,很有可能受到“欧洲研究集团”和北爱尔兰民族统一党的一致反对,导致政府下台。

踟蹰不前,“脱欧”进程冲击英国经济和民生

英国“脱欧”进程的踟蹰不前还给英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2月20日,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在其正常评级安排之外将英国的AA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并表示“无协议脱欧”风险增大等因素可能导致其下调英国的评级。

惠誉分析称,“无协议脱欧”将导致英国经济和贸易前景遭到破坏,同时破坏程度相当不确定。特别是最近几个月来,英国的各项经济数据有所下滑,经济增速也出现放缓,表明英国“脱欧”进程的不确定性正在影响增长前景。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自“脱欧”公投以来,英镑已贬值约15%,这导致英国物价上涨了约2%。汇率下跌还导致英国吸引投资的能力下降,使得英国企业的竞争力下降。

一些跨国企业为避免“脱欧”的不确定性,选择放弃在英国的生产活动。继日产之后,日本另一汽车制造商本田近日也宣布,将于2021年关闭其位于英国斯温登的汽车制造厂。该工厂目前拥有约3500名员工,加之与工厂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受影响的工作岗位约7000个。

对于汽车业而言,“脱欧”将在税收、供应链和市场等多方面给在英车企带来影响。特别是在“无协议脱欧”的情形下,除了英国向欧盟出口整车时关税会有所提高外,大多数英国汽车企业目前实行的低库存战略也将受到通关手续延时的影响,出现供应短缺。同样,关税、贸易等问题也会出现在其他的经济部门中,对英国的实体经济造成打击。

英国民众则更加关心“脱欧”后的生计问题。最近几个月来,一些英国人到超市采购大量保质期长、易于保存的食品,例如罐头、干面条等,甚至有人成箱地购买午餐肉和奶粉。他们担心“脱欧”之后物资供应会变得紧张,或是食品和生活用品价格上涨。一些食品零售商认为,如果没有达成“脱欧”协议,3月29日前几天可能会出现“抢购潮”。(记者 强薇)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