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337调查“咬上”中国打火机 专家:中企要积极应诉,不让美撕开轻工业“这个口子”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倪浩】美国又对中国的一个产业发起袭击。根据中国商务部2月初发布的消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应美国公司BIC的申请,决定于2月7日对来自中国的口袋打火机发起“337调查”。上世纪曾一度成为中国制造典型代表的打火机行业在美国市场将面临严峻的生存考验。

商务部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打火机行业是中国万千轻工产品中的一种,如果美国企业用“337调查”撕开了这个口子,可能会涉及到轻工产品类中更多产品,影响非常广泛。

北京大学经济教授曹和平认为,打火机的产业链条牵涉到中国较多的基层就业岗位,尤其去年“稳就业”被列为“六稳”工作之首后,国家主管部门应对美国“337调查”产生的不利影响保持警惕。

据了解,2018年12月6日,美国公司BIC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指控两家中国公司对美出口的口袋打火机侵犯了公司的商标,两家公司分别是辽宁本溪丰和打火机公司和广东卓业打火机制造公司。

按照两家公司官方网站公布的电话,《环球时报》记者尝试与其进行采访,但均被对方以不便为由回绝。辽宁本溪丰和的一位业务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337调查”所针对的口袋打火机就是可以放在使用者口袋中供日常使用的打火机。记者发现,这家公司的打火机产品基本上为口袋打火机。

立木信息咨询发布的一则报告显示,全球各类打火机的需求量约为200亿只。中国目前为全球打火机最大的生产基地和出口基地,每年生产打火机在150亿只以上,其中超过65亿只出口。

在美国立案前后,湖南省商务厅和江西省商务厅分别召开了应对会议。湖南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337调查”作为美国的一种贸易保护手段,对中国国内产业的影响极为严重和深远,如调查属实,影响将有可能波及整个打火机行业。与常规的反倾销调查额外加征关税不同,“337调查”的后果可能是将中国产品永远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

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建伟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以往美国对中国产品发起的“337调查”的案件结果来看,如果企业不应诉,美国贸易委员会最后通常会选择有限排除令、普遍排除令或禁止令,可能导致被诉产品范围内的打火机都被禁止向美国出口,禁止在美国出售或进行任何市场推广与广告活动,其后果可能比常见的反补贴、反倾销案件更严重。“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事情。不应诉或败诉即意味着企业彻底无法出口,从而失去美国这个巨大的市场,招致更为严重且无法弥补的后果。”

刘建伟告诉记者,相对于其他类型的调查,美国“337调查”的应对难度还在于其较高的应诉费用,动辄超过100万美元的应诉费用可能让部分国内企业难以承担,甚至不排除会让利润微薄的企业望而生畏。另一难点在于技术操作层面,抗辩对于专业人员在法律和知识产权等方面的专门知识和经验要求均较高。但如果中国企业不去应诉,就相当于缺席审判,很可能面临败诉的后果,其结果是不得不放弃美国市场。

一位知情行业协会负责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这个案件确实非常 “费劲”,因为它介乎法律、贸易和国家救济政策之间,属于多重因素交织的国际贸易案件。但他向记者透露,中国企业肯定要应诉。

温州是中国最大的金属外壳打火机生产基地,打火机一度为其上世纪最具代表的产品。温州烟具行业协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她目前还没有关注到“337调查”对当地企业带来的波动。但打火机企业利润日渐微薄已是不争事实,且其产量的70%目前都依赖海外市场,如果“337调查”不利于中方企业,其影响非常大。

所谓“337调查”,最早得名于《1930年美国关税法》第337条款。根据该条款,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针对进口贸易中的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以及其他不公平竞争行为开展调查。在历年“337调查”中,专利侵权是主要诉由,占比逾九成。

近年来,中国一直是除美国外涉案最多的国家。根据以往数据,中国在美国“337调查”中的败诉率一直居高不下,对中国诸多行业产生长远不利影响。白明认为,面对美国337调查,中国企业一定要积极应诉,不让美国撕开轻工业“这个口子”。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