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送脸找抽,那我们就成全你!

在猪年春节前夕,咱们大陆的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先生曾于1月23日现身瑞士,参加了在那里召开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并发表了精彩的演讲。

可令人意外的是,昨天台湾一家媒体却宣称方星海在这次会议上出了大糗,而且还被外国嘉宾笑话惨了。

对此,耿直哥独家采访了一位被台湾媒体“一口咬定”是在嘲笑方星海的西方学者,并得到了一番令人吃惊的答复……

这位学者名叫亚当⋅图泽(Adam Toose),是来自美国著名学府哥伦比亚大学的历史学教授。他与大陆的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等四名嘉宾,一同出席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会”上的一场名为“如何应对全球秩序失效”的讨论会。

期间,方星海介绍了他对于当前国际秩序和中国在其中角色的看法,认为中国的崛起并不是导致全球秩序发生变化的核心原因,而是——正如不少西方学者所说——是西方国家自己的国内政治出现了问题,没有很好的解决他们国内的诸多问题。

方星海还进一步表示,他认为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如今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西方国家应该有一些相应的“政治改革”。

当时,他的这句观点引来了坐在他身边的图泽教授的笑声。从现场的视频来看,图泽当时不仅笑得“前仰后合”,还给方星海鼓了鼓掌,并说道“You are absolutely right”,即“你说得完全正确”。

可令方星海和图泽都没想到的是,这一幕却在昨天被台湾“臭名昭著”的假新闻媒体《自由时报》说成了是图泽教授在“嘲笑”方星海。

这家极端反华的台独媒体还宣称,图泽之所以会嘲笑方星海,是因为他认为方星海作为一个中国政府的官员,根本不配指责西方国家的民主出了问题。《自由时报》甚至还侮辱方星海说,这就好比“一个死太监大言不惭的对全场的俗人说你们的性生活有问题”。

可事实是这样吗?图泽真的是在“嘲笑”方星海不配批评西方的民主吗?就此问题,耿直哥专门给图泽发去了邮件询问此事,并很快收到了这位历史学教授的回信。

而在这封邮件中,图泽教授一上来就澄清说,《自由时报》对他当时肢体语言的“解读”是在“搬弄是非”,更与他当时的想法是相反的。

图泽进一步介绍说,作为一位历史学者他当时确实感到了一种“甜美的讽刺”意味,但他不是在嘲笑方星海作为一位中国的官员不配批评西方的民主,而是感慨于在五四运动100年后,方星海这位自信又温和、并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中国官员,不仅可以对西方民主提出批评了,而且还批评得很有道理。

图泽还说,他认为方星海是一位很令人印象深刻的嘉宾,他也未在西方面前鼓吹中国的体制,而仅仅是阐述西方或许需要考虑进行“政治改革”。

“对于一个生活在美国,又持有英国护照的人来说,目前英美的政治系统确实出现了明显的失序,所以他的说法怎能不触动我呢?”图泽写到。

他还说,当时他的发笑,其实是他身为一个英国人在表达一种黑色幽默,因为方星海的言辞令他想起了一位身在北京的西方评论员曾经俏皮地表示“现在是西方人在等待他们的戈尔巴乔夫了”。

不仅如此,图泽还说当时他还想起了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因他也曾评论说西方不能“垄断”现代民主的定义。

之后,图泽教授又简单说了说现在西方面对的民主困境。他说德国的民主制度目前还是可以引以为傲的,可其制度在欧盟层面也存在失序。而在英国和美国这两个西方世界曾经的榜样国家,图泽认为方星海先生的言论是“Spot on”,即“一针见血”的,西方确实需要“政治改革”。

不过,图泽也表示这种“改革”并不是废除民主制度并用其他制度取而代之,而是要让政治的承诺重新得到兑现,让政治的秩序重新得到恢复。他还说在政治秩序方面,中国已经拥有足够的资格和权利去对西方提出一些反问了。

在邮件的最后,图泽再次强调说,了解他观点的人就会知道他绝没有任何嘲笑或不尊重的意思。他还特别用感叹号加重了这段话的语气。他也希望他的这一回应可以澄清事实。

不知各位看完了图泽教授的这封回信后作何感想。在耿直哥看来,他在回信中体现出的那种历史观的纵度和世界观的宽度,都生动地展现出这位学者所拥有的智慧与境界。

相比之下,只知道编造谣言和歪曲事实“丑化”大陆,想以此获得某种“精神自嗨”的《自由时报》及其背后的那群偏执的反华台独分子,确实更像是一群“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他们可悲的境界、水平和智商,又如何能理解的了图泽和方星海间的那种“共鸣”呢?

图为《自由时报》的支持者在跟着该报侮辱方星海,殊不知他们其实是在“自取其辱”。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自由时报》在这篇造谣图泽和侮辱方星海的假新闻里挂上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官方视频链接,结果害得人家堂堂“世界经济论坛”的官方账号都被这群台独反华分子给“污染”了。

这,才是丢人现眼。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