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日本政客过去曾嗜烟好酒,但如今烟酒已不再是日本的政治道具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过去的日本政治家们曾经给人以嗜烟好酒的印象。日本的执政党和在野党的主要议员在日式料理店端着酒杯谈论政局,在外交场合用本国的名酒招待外宾。英国前首相丘吉尔与日本前首相吉田茂在照片中总是叼着雪茄。  《日本经济新闻》2月15日文章称,如今不抽烟不喝酒的年轻人增多,日本政治家对烟酒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

1月29日,在日本首相官邸,安倍晋三宴请卡塔尔元首塔米姆的晚宴上,端上了无酒精饮料。这是因为伊斯兰教禁止饮酒。而且安倍也不是很能喝酒。对《日本经济新闻》记录首相动向的“首相官邸”栏目进行统计后发现,第2届安倍政府上台后的约6年时间里,安倍只去了5次酒吧。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担任首相时,则在约1年里去了67次,远远超过安倍。

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宣称自己“No alcohol,No cigarettes”(不喝酒不抽烟)。他的哥哥就是死于酒精中毒。2017年11月特朗普访问日本时,安倍与特朗普在赤坂的迎宾馆和银座的铁板烧店一同用餐,但是特朗普一直只喝自己喜欢的健怡可乐。

印度总理莫迪也用软饮料来干杯。莫迪是虔诚的印度教徒,不喝酒。2018年10月,安倍在山梨县的别墅招待莫迪时,为他准备了完全是素食的菜品。

日本的政治家中,官房长官菅义伟也不喝酒。他在晚上的聚会中只喝巴黎水或者乌龙茶。执政党和在野党讨论国会运营的国会对策委员会过去经常有应酬或私下谈判,据说宴会是必不可少的。不过,现在的自民党国会对策委员长森山裕不喝酒,而是喜欢喝温热的茶水。他表示,“确保睡眠时间是处理好繁重工作的秘诀”。政治家在日式料理店的会谈减少,白天喝着咖啡进行深入讨论的情况增多。年轻议员表示,“比起晚上的酒会,(白天会谈)时间短、效率高”。

烟酒是深交的必需品吗?

文章称,超党派的日韩议员联盟与韩方交流时,惯例是用大啤酒杯喝将威士忌和烧酒倒入啤酒中“炸弹酒”。联盟会长额贺福志郎针对酒的作用表示,“喝了酒才能说真心话”。文章还回顾,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之际,为签订《中日联合声明》,时任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与中方官员畅饮中国国酒茅台,一直喝到摇摇晃晃。

“我干了这杯伏特加就答应我们的要求吗?”“好啊”。1956年进行日苏渔业谈判时,时任日本农相河野一郎干了烈酒伏特加,换得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让步,最终签订了渔业协定。该协定的缔结促成了同年《日苏共同宣言》的发表。外交官用酒拉近日苏的距离,最终缔结了日苏共同宣言。

如今的日俄谈判就是以1956年的宣言为基础,日方负责谈判的是河野一郎的孙子、外相河野太郎。而俄方的负责人是以酒豪著称的外长拉夫罗夫。酒量很好的日本前外长岸田文雄曾和拉夫罗夫比试日本酒和伏特加的酒量。而河野太郎不喝酒。在1月的外长会谈中,河野太郎向拉夫罗斯赠送了日本的威士忌“响”。日本外务省官员表示,“越是困难的外交谈判,酒越能帮助打开局面,但是……”

爱吸烟的政治家减少

文章称,考虑到影响身体健康等,吸烟的日本政治家也减少了。安倍在25岁时戒烟。他在国会答辩中表示,“一戒烟我就深刻理解了吸二手烟有多不舒服”。此外,菅义伟也不抽烟。

美国白宫方面,克林顿担任总统时,白宫全面禁烟。前总统奥巴马本来吸烟,但是似乎在担任总统后戒了。

过去,有很多政治家的吸烟场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爱吸雪茄的吉田茂战后担任首相时,有一次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给他递雪茄,吉田茂拒绝道,“你这是马尼拉产的吧,我只抽巴拿马产的雪茄”,被认为受到美方另眼相待。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曾表示,“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会戒烟”,即使在镜头前也是烟不离手。

以日本众院议长大岛理森为中心,约40位爱吸烟的国会议员组建了“吸烟会”,定期举行聚会。最近,戒烟或者改吸加热式香烟的人增多,参加者有所减少。“吸烟会”副会长、维新会的国会对策委员长远藤敬表示,“能在包间里随意吸烟的店越来越少,很难选择聚会场所”。

2018年11月的日俄外长会谈中,拉夫罗夫看见谈判桌上的烟灰缸对河野说,“估计日俄谈判的时间会很长。准备烟灰缸是明智的”。而河野本人既不喝酒,也不吸烟。

文章最后表示,如今社会规范发生了巨大变化。烟酒还会继续充当政治中的道具吗?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