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跨性别参军禁令激化争议 反对者痛心正义“失守”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杨宏彦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郝树华】美军“跨性别禁令”被最高司法机关“放行”?当地时间22日,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的投票结果通过一项裁决,判定特朗普政府签署的“跨性别者参军禁令”有效,引发激烈社会争议。在批评人士看来,这不仅是在美国的平权事业上大开“倒车”,更标志着保守派把控的最高法院开始展露威能——在特朗普的“精心安排”之下,捍卫国家正义与社会公平的“最后防线”或已“失守”。但也有支持者认为,国家安全非同小可,最新判决“没毛病”。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3日报道称,2017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跨性别人士服役问题总统备忘录》,拟全面禁止这一特定人群参军。当时政府方面认为,跨性别人士因个人身体原因会为军方造成巨大医疗开销,同时也会影响到军队战斗力。不过,这道政令自诞生之日起就饱受舆论争议,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后对其进行过重新评估与修缮、大幅缩小了受众范围,但“改良版”仍然受到严峻的法律挑战。在最高法院的裁决得出前,美国共有四家地方级法院签发禁制令,全力阻止“跨性别禁令”的实施。换句话说,这道政策成形两年以来,从未对美国军方发挥过任何作用。然而,最高法院22日的裁决打破了这一僵局:5名保守派大法官一致同意将地方法院先前发布的两项禁制令予以移除。在舆论看来,最高法院的态度明显是在为“跨性别禁令”的正式实施铺设道路。

最高法院的裁决很快得到政府部门的“好评”,国防部和司法部分别表示“欣慰”。国防部在声明中否认“跨性别禁令”的说法,着重强调这是军方的“人事政策”。声明称:“我们一向尊重跨性别群体,国防部提出的人事政策并非针对跨性别人士的‘禁令’。有效贯彻人事政策对我部至关重要,因为这项工作决定着军队的战斗力。”声明强调,这一“人事政策”的制定是基于军方的专业判断。司法部也在相关声明中予以附和。在国防部“改良”跨性别人士服役政策后,只有两类人容易被军队拒之门外:一类是需要或已经进行过变性手术者,另一类是患有“性别焦虑症”、且无法按要求执行军事任务的人士。

即便如此,最新判决仍然引发了截然不同的社会解读。美国退伍老兵、知名LGBT(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人)权益人士夏洛特·克莱默在推特上炮轰这道政令“懦弱且令人厌恶”,称白宫的最终目的无非是中伤跨性别人群。CNN在一篇措辞激烈的时评中批评称,特朗普政府发布的这道禁令根本“逻辑不通”、且带有明显的“报复性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佩雷斯批评道:“偏见不等于爱国,歧视也绝非保卫国家的良方……这道禁令不过是对所有军人的侮辱。”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史密斯强硬表态:“这项偏执的政策每行进一步,我们都会与之斗争。”

批评人士指出,军方不愿意接纳跨性别人士的一个主要原因,无非是变性手术及荷尔蒙注射等会产生花销;但事实上这笔开销所占的预算比例非常微小。CNN讽刺称:“军方不惜花费于前者5倍的代价购入壮阳药、10倍的代价去治疗官兵的勃起障碍。”还有媒体认为,这道裁决的象征意义远大过政令本身:特朗普的不少反对者一向将国家司法体系视为美国的“最后防线”,如今却沮丧地看到保守派占据多数的最高法院帮着特朗普一同“大开历史的倒车”。这种趋势无论是对LGBT人群、还是对民权和女权事业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支持的一方则认为某些媒体是在“小题大做”。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网络意见领袖的评论,称军方的政策无非是要求跨性别人士遵从统一的着装令、通过必要的体能测试而已;况且,现役跨性别官兵基本不会受到影响。《华盛顿观察家报》22日刊文力挺最新判决,称这道政令“比人们想象中的合理得多”。该报强调,军队的要旨是保家卫国、而不是社会援助,所以没有义务去帮助那些指望政府买单的人士“追求性别理想”。有推特网友也讽刺道:“指望去军队做手术、养身体,这到底是你们为国效力,还是国家为你们效力?”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