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封口费、“通俄门”调查……特朗普年底的烦心事有点多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2018年岁末,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烦心事有点多。边界墙预算案与民主党谈不拢,政府面临关门危机;为慈善事业捐了不少钱的特朗普基金会被迫宣布将解散,而纽约州总检察长围绕该基金会的诉讼仍然不依不饶;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临阵倒戈,称自己是“受特朗普指示”为艳星支付封口费;最麻烦的还是“通俄门”调查,几乎一天一个猛料: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似乎要与司法部门做交易以求自保,19日美国媒体又亮出特朗普亲笔签署在俄罗斯兴建特朗普大厦的意向书。

“特朗普的确签署了与俄罗斯的交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CNN)主播19日向观众展示了一份在俄罗斯兴建特朗普大厦的意向书,文件上有特朗普的签名。此前特朗普一直对公众表示,他与俄罗斯之间“没有任何交易”。特朗普律师近日也声称“曾经有那么一份意向书,但从未签署过”。

此前,弗林被控在“通俄门”调查中作假证供一案,18日在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继续开庭。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弗林在法庭上受到联邦法官萨利文的严厉批评。“可以说,你出卖了你的国家。法院将考虑所有这些”,萨利文告诉弗林:“我无法掩饰我的厌恶,对这种刑事犯罪的蔑视。”他痛斥弗林身为白宫官员,向联邦调查局(FBI)作假证供是严重罪行。

弗林的代理律师则在庭上表示,弗林将同负责调查“通俄门”的检察官穆勒全面合作,提出“在协助调查后再判刑”。随后,法庭上出现戏剧性一幕,法官答应了辩方的要求,宣布到明年3月再判决。美联社评论称,审讯被推后“非比寻常”,这使弗林有机会与司法部门进一步合作。

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18日指责FBI“打破了标准操作”,“比如他们伏击弗林和审问他的方式,以及鼓励他别让白宫法律顾问在场”。她表示:“特朗普当选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他是最适合的候选人,打败了希拉里。我们知道总统从不与俄罗斯勾结。”

18日,特朗普连发数条推特,指责“通俄门”调查是一次“彻头彻尾的猎巫事件”,“应该立即结束”,并指责这是民主党的一次政治操作。

美国CNBC网站称,白宫前律师科布2017年8月曾表示,如果“通俄门”调查到2018年还没完结,他将感到非常尴尬。但最近的事件表明,“通俄门”调查肯定会延续到2019年。

“通俄门”调查只是圣诞假期来临前,华盛顿上演的复杂政治大戏的其中一幕。围绕美墨边界隔离墙50亿美元的筑墙预算,特朗普与民主党争执数月。就在上周,特朗普在会见国会两名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和舒默时还说,他宁愿“自豪地”关闭政府并承担责任,也不愿在造墙问题上有任何让步。但到了18日,特朗普似乎开始软化立场。桑德斯对福克斯新闻网说:“到最后我们也不想政府关门,我们只是想关闭边界,不让非法移民进来。”她表示,白宫正寻找其他方案支持筑墙经费,包括动用军事经费。

参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18日响应特朗普的“让步”,呼吁国会两党尽快通过国土安全部的这份预算案,但他的建议遭到民主党议员的拒绝,他们表示不能支持共和党用这么多钱去帮助总统执行“错误的移民政策”。

据美媒报道,如果在解决开支僵局方面没有进展,可能会导致当地时间21日午夜时政府部门部分停摆。

同样在18日,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特朗普慈善基金会同意在司法监督下解散。英国《金融时报》称,这是美国总统受到法律压力的又一迹象。纽约州总检察长安德伍德18日发表声明说:“我们的申诉详细列举了有关特朗普基金会令人震惊的违法模式,包括与特朗普总统竞选班底的非法协调……这意味着特朗普基金会的运作几乎就是一个支票本,用来为特朗普先生的商业和政治利益服务”。

19日一早,特朗普发推特为自己的基金会辩护:“特朗普基金会做了很多工作,并且多年来为我的慈善机构捐赠了大量金钱——我没有收取任何费用,不论是租金还是工资等……”

CNN称,尽管特朗普基金会解散了,但是纽约州提起的诉讼仍在进行中,其目标是寻求数百万美元的赔偿和罚款,同时禁止特朗普和他的3个成年子女在未来10年在纽约州的其他非营利组织担任董事。

此外,关于艳星封口费一事也令特朗普百口莫辩。“我不想再撒谎”,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日前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称,特朗普当时试图隐瞒封口费一事,也清楚这一行为是错误的。白宫方面随即驳斥科恩的说法,称科恩是一个“自己已经认罪的骗子”,他所谓“不想再撒谎”十分荒谬。

《纽约时报》指出,科恩的证词给特朗普本人加上了竞选资金违规的嫌疑。科恩提供给穆勒团队的许多信息已经给特朗普带来法律冲击。《华尔街日报》称,曼哈顿联邦检察官已经开始着手调查特朗普就职典礼的捐款情况,看是否有捐款人通过金钱试图影响特朗普的执政团队。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梦旭 任重 环球时报记者 王天迷】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