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移民法,没把外籍劳工当人看?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郭伟民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陆斌】为填补国内劳动力市场空缺,日本国会8日正式通过《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入管法》)修正案,这部极具历史意义的新移民法将于明年4月1日起实施。然而,日本国内舆论普遍认为这部仓促通过的争议法案至多只是个“半成品”。国际舆论也对新法案能否改变日本社会对待移民的态度表示怀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日前指出,如今发展中国家务工者的选择越来越多,日本需要移民,但移民是否还需要日本?

根据新的《入管法》,日本对现有的签证系统进行重大调整,拟在未来5年吸收34.5万名外来务工人员,并对他们提供优惠条件。比如,外籍务工者入境日本后即可自由选择工作,并可随时跳槽。日本的政策风向变化,源于国内劳动力市场的巨大压力。美国《华盛顿邮报》称,如今日本已跻身“超高龄”国家行列,老龄化趋势明显,但生育率完全跟不上。2017年该国的新生儿数量创下百余年的新低,严峻的人口问题迫使安倍政府做出改革。

但据《日本时报》报道,不少人认为这部新法通过得太仓促,诸多重要条款语焉不详,无法保证务工者切身利益。劳工权益律师指宿昭一举例称,最新法案中缺乏针对劳务中介的约束,这就很难保证人生地不熟的外籍劳工被“拐带”到哪里。《华盛顿邮报》称,日本民主党议员长妻昭更是强烈质疑该法案的核心逻辑,认为它在本质上“根本没把外籍务工者当人对待”,一旦实施或将重创日本的国际形象。长妻昭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接连发问:“我们如何保护他们的劳工权益?为他们提供哪些社会福利?住房怎么解决?语言培训又怎么办?新法案对这些问题都没有回答。”

反对该法案者认为,日本应先推翻1993年引入、如今覆盖25万外来务工者的“技能实习生”制度。根据规定,务工者赴日后要经历漫长的强制培训期。其间他们工资低,择业不自由,还非常容易遭雇主剥削。日本法务省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在2016年至2018年间共有63名涉外务工人员身亡,他们或死于事故、或自寻短见。

除了不完善的制度,一直以来日本的社会文化也是“劝退”外来者的重要因素。CNN近日寻访了若干在日工作或生活的外籍人士。留日多年的越南女孩阮灵回忆说,自己在日本了解的第一个文化概念就是“内外有别”,对于外来者,日本人只是习惯性地保持礼貌与友好,而并非发自内心。这种文化随时提醒她,自己可能只是被当成“圈外人”。还有外籍人士表示,即便经高度融入日本社会,也仍无法适应那里的高强度工作压力。

CNN称,日本近代以来从未在真正意义上“接纳”外来人口。报道称,日本上世纪90年代也曾出现用工荒,时任政府修改移民法,对战后移民拉美国家的日裔提供长期可续签的签证待遇,鼓励他们赴日工作。然而到了2008年的经济衰退期,日本政府“翻脸不认人”,敦促这批移民“哪来的回哪去”。美国天普大学日本问题专家金士顿表示,日本对外来务工者总是过河拆桥,就像餐巾纸一样“用后即扔”。

日本时事通讯社8日称,经济分析师森永卓郎表示,劳动力不足确是紧要问题,但政府的解决方向“南辕北辙”,“除了对那些想压低工资的企业有好处,别无任何益处”。森永指出,解决劳动力不足就该提高工资;只要涨工资,就有更多人愿意工作。

到2030年,美国、德国、韩国、法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均将面临老龄化难题,不少亚洲国家都要和日本“抢”人,大量引入外来务工人员。《日本时报》称,如果日本仍然无法改善外来务工者的待遇,那么很多人势必会倒向务工流程更简明、政府监管更严格的韩国。还有专家称,同样依赖外来务工者的新加坡宣传工作十分成功。该国长期将外来务工者描绘为“家园建造者”“道路清洁工”,是“让我们的生活更舒适便利”的有功之人。这一点日本仍有很大提升空间。

不可否认的是,日本对外来移民仍有吸引力。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的一项调研显示,整个亚太地区71%的受访者对日本评价积极。治安良好和环境优越都是该国的重要加分项。不过,不少留日多年的外国人已经心存去意。越南女孩阮灵表示,如果能将父母接去日本同住,她对种种弊端也就“将就了”,否则会考虑回国。她表示:“我对这里仍心存好感,但我认为日本应该认清一个事实:比起移民需要日本,日本现在更需要移民。”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