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中国-东盟合作的战略机遇:新思路和新机制

【环球网综合报道】2018年11月 2日、3日,国观智库在厦门国际海洋周举办了2018年(第二届)国观智库-东盟智库对话会,同期还举办了全球海洋治理前沿问题研讨会。国观智库领衔的中国学者和来自菲律宾、越南、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的东盟智库学者围绕海洋秩序、海上安全、海洋生态、蓝色经济等全球海洋治理的前沿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并就南海地区的海洋治理和地区合作进行了更进一步的对话。国内外专家普遍认为,在全球经济形势趋冷、大国博弈加剧、安全风险提升的背景下,中国和东盟国家在南海区域的合作符合各方利益,应创新旧有思路,加快建立符合南海区域特性的、长效稳定的合作机制。

一、秩序:南海地区秩序要发挥好东盟的机制作用

印度尼西亚基督教大学社会学与政治学系主任Angel Damayanti分析了印太地区的秩序特征和海洋合作。她表示,印-太平洋地区的重要性和海洋脆弱性要求本地区各国实现区域和全球海洋治理,东盟有责任以合作的方式促进其成员国利益和大国在印-太平洋海域的利益。Angel Damayanti强调东盟海上安全合作机制是地区海洋治理的解决之道,东盟应该成为印太海洋合作的驱动者。

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室主任薛力从战略角度分析了“一带一路”和南海问题的关系。薛力表示,周边外交是中国外交的优先方向,东盟是中国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南海问题则是中国外交的试金石。薛力提出“单赢——双赢”的新思路,建议中国提出一套解决南海争端的路线图,主导南海争端的解决进程。薛力称,南海声索国应该通过国家间直接谈判解决争端,而近期正在推进的中菲南海共同勘探则有望成为未来争端解决的典范。

菲律宾和平、暴力与恐怖主义研究所执行主任,菲律宾中国研究协会主席,菲律宾情报和国家安全研究中心主席Rommel C. Banlaoi分析了中国和东盟合作的进程、意义、效益和挑战。他表示,从1990年代开始,中国和菲律宾从平台对话、海洋经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航行安全、搜救行动、科学研究等方面合作不断加深。关于目前中国和东盟国家正在谈判中的《南海行为准则》(COC),Rommel C. Banlaoi称,准则框架已经起草,内容包括海洋环境保护、海洋科学研究、航行安全、搜救和打击跨国犯罪等。他强调,“合作的义务”已成为各方协商COC的基础共识。

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代所长Ngeow Chow Bing就中国-马来西亚的南海合作进行初步探讨。他提出,马哈蒂尔政府上台后,中马双边关系放缓,但不太可能恶化,相反,新政府仍决心与中国保持良好和积极的关系。面临越来越复杂的新问题,如非法移民、海盗、激进主义等,马来西亚没有足够的能力单独处理,因此需要与中国加强合作。Ngeow Chow Bing建议,中马可以在打击非法捕鱼、海警训练、渔业基础设施建设(如在吉打州)、渔业合资等领域加强对话。

二、安全:创新思路处理好海洋主权争端和应对安全风险

越南国立大学高级研究员Nguyen Chu Hoi分析了南中国海在全球地缘政治、海上交通、资源分布、海洋生态等领域的重要地位,并就解决南海争议提出建议。一是南海争端应以和平方式解决;二是南海争端必须由有关国家对话协商解决;三是《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和“南海行为准则”框架是解决南海争议的重要文件;四是南海争议不应影响本地区的航行自由和海上安全;五是地区国家应加强合作,应对海上非传统安全问题。

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曹群分析了美国划设防空识别区(ADIZ)的特点,以及其对其他国家实践的启示。曹群称,目前,美国防空识别区规则并不适用于军机,也不仅仅适用于飞往美国领空的航空器,它的基本逻辑是抵近他国领空“自由”与本国防卫的巧妙结合。曹群对美国的防空识别区规定总结后称,美国ADIZ规则最具借鉴价值者是其因地制宜、庞杂灵活之体系。曹群表示,美国划设防空识别区的实践,对其他国家划设防空识别区具有巨大的启示意义。

三、健康:在气候变化和沿海地区城市化背景下实现海洋可持续发展

新加坡国立大学热带海洋科学研究所副教授Chou Loke Ming讨论了气候变化和沿海地区城市化的背景下,珊瑚礁的恢复管理问题。他表示,当前沿海地区城市化深刻地影响着周边海域生态环境,其中以填海造陆为最重。针对修复受损和退化的珊瑚礁,他建议,常规的手段是恢复退化的珊瑚礁以提高其再生能力,而创新的手段是创造新的珊瑚礁,在变化的环境中创造更好的栖息地,创新区域和局部的生态系统。

3C Environmental Solutions执行理事、首席科学家Connie Chiang通过成功和不成功的案例分析了蓝色经济的本质。她认为,蓝色经济活动本身就有繁荣的内涵,因为沿海发展的短期收益带来了收入,然而从长远来看,环境破坏的成本可能会超过经济效益。Connie Chiang呼吁采取行动,更好地管理沿海和海洋资源。她建议思考这一问题,如何更好地将我们所拥有的广泛科技与改进治理行动联系起来。

四、发展:南海地区应加强蓝色经济合作

国观智库资深研究员,国家海洋局第三研究所研究员周秋麟分析了中国-东盟海洋产业合作。他表示,目前,中国与东盟经济合作的领域不断拓宽,从传统的货物贸易向服务贸易、金融合作、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大型工程承包、产业园区合作、海洋经济合作等领域转变。周秋麟建议成立“南海合作理事会”,将其打造为一个由南海沿岸各国通过友好协商促进合作的政府间论坛,推动和加强区域内经济、环保等领域的务实合作,同时积极与区域外国家或组织开展对话与合作。

菲律宾大学迪利曼分校亚洲中心副教授Tina S. Clemente讨论了中菲关系以及双方的海洋合作领域。Tina S. Clemente表示,菲律宾在发展计划中强调环境友好型的技术和实践,包括可持续发展的渔业和农业、海洋能源和油气开发、海上交通和船舶制造、海洋旅游、海洋生物科技。关于中菲的研究与合作的领域,Tina S. Clemente提出以下建议:第一,在群岛开发框架的语境下实现包容性发展;第二,说清楚“一带一路”或是“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中与海洋经济相关的各项活动、援助和投资之间的联系和区别,提供公共外交层面的支持;第三,加强海洋经济的基础设施建设。

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专职研究员马博探讨了中国—东盟蓝色经济合作。马博认为,在南海地区,虽然蓝色经济正在越来越受欢迎,但也面临一些挑战——领土争端、经济和环境安全得不到保障、海盗等非传统安全威胁等。因此,蓝色经济的合作需要一个路线图,让蓝色经济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下合作的良好实践。

泰国海洋学家学会主席ThamasakYeemin分析了泰国的海洋生态、经济和相应的管理制度。他介绍称,泰国希望加强造船业,并希望在这一领域与中国合作。ThamasakYeemin建议,中泰两国的蓝色经济合作有很多方面,包括建立保护区、建立海洋生物多样性银行、管理污染、恢复退化的生境以及建立联合研究机构等。

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海洋学院教授查道炯分析了南海地区渔业合作面临的困难和解决路径。他肯定了中国和日本、韩国、越南、印尼等国的渔业合作协议,但也指出了其中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风险。査道炯认为,粮农组织通过的《港口国措施协定》就如何处理非法捕鱼提供了指导方针,许多东南亚国家是该协议的签署国,査道炯建议中国加入。

国观智库决策委员会联席主席、资深研究员、前联合国资深海洋事务专家蒋逸航总结称,全球海洋治理本身就是一个前沿领域,在安全、法律、经济、生态等领域有诸多问题亟待讨论和解决。今天的会议是一个好的开端,国观智库将在全球海洋治理领域不断为各方代表创造平等、高效、务实的对话平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