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驻华大使埃明·约南:土耳其与中国交好并非“战略转变”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白云怡】土耳其与美国这对北约盟友突然闹不和成为这个夏天最火热的国际新闻之一。由于土耳其拒绝释放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的美国牧师布伦森,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10日宣布,对土耳其进口钢铝产品加征的关税提高一倍,分别至50%和20%,此消息一出,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一天下跌18%。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随即痛斥华盛顿“可耻”,并通过大幅提高对美国汽车等进口产品关税而重拳还击。土耳其是中东地区的一个重要玩家,它的外交政策如何转向,将连带产生巨大影响。有关土耳其和俄罗斯、伊朗结盟对抗美国的猜测不断出现,一些媒体甚至还联系到中国。土耳其驻华大使埃明·约南28日在北京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对外界关心的一系列敏感问题做了详细回答。虽然约南将土美最近发生的风波形容为“盟友间的摩擦”,然而他在采访中多次强调,土耳其应该得到来自美国的尊重。对于中国,约南热情地表示,土耳其特别欢迎中国游客与投资者。

“美国的制裁决定引起土耳其公众强烈的反美情绪”

环球时报:很多分析人士说,土耳其拒绝释放美国牧师布伦森只是土美关系恶化的一个“导火索”。您认为此次两国关系紧张升级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约南:作为北约一员和欧盟成员申请国,土耳其这些年来一直履行维护国际和平、稳定和法治的义务。大家得承认,土耳其现在面临一系列地区挑战,比如叙利亚战争,来自达伊沙(编者注:也被称为“伊斯兰国”)、被北约等国际组织列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及其叙利亚分支的安全威胁等等。同样对我们构成严重威胁的还有2016年7月在土耳其企图策划政变导致数千人伤亡的居伦运动组织。

在此背景下,土耳其一直寻求与盟国、朋友合作,然而我们没有得到来自盟国相应水平的合作,比如居伦组织不应在西方民主国家找到“避风港”。

就本次事件而言,土耳其和美国正在经历一种磕磕绊绊的关系。美国要求释放这名牧师是完全无视土耳其的司法独立,这一案件将由法院根据其本身的是非曲直做出裁决,而不应成为美国对土耳其实施经济制裁的理由。

环球时报:土耳其将采取哪些应对措施?会继续以“以牙还牙”的方式反制,还是派遣代表团和美国谈判?会向其他国家寻求经济支持吗?

约南:在处理和美国之间的困难时,我们会持一种冷静但坚决的态度。如果美国继续升级制裁措施,土耳其会采取针锋相对的反制措施。与此同时,我们会保持与美方沟通渠道的畅通,现在已经有一些土耳其团队前往美国进行谈判。另外,我们会采取一系列经济措施克服当下的情况。

土耳其财政部长阿尔巴伊拉克近日宣布实施新经济模式。这一模式旨在推动土耳其从中等收入国家升级到高收入国家,增加外界对土耳其货币的信心,维护中央银行的自主权,推进经济结构改革,控制行政机构支出以确保资源得到最佳利用等。此外,我们与友国保持密切联系。8月初埃尔多安总统宣布实施短期“100天行动计划”。该计划将推动完成400个项目,其中大部分是经济项目。比如我们将促进旅游业发展,期待中国游客数量大幅增加;同时,我们决定在多个领域加大投资,并使用更多元化的借贷工具,比如中国债券。

我们的目标是(使外界)保持对土耳其经济的信心。我们特别欢迎中国公司和投资者前往土耳其做生意。

环球时报:您认为目前土美之间的紧张局势与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个人决策风格有关系吗?

约南:特朗普是由美国人民投票选出的,土耳其政府尊重他们的选择。

我们也尊重伙伴与盟国,但这种尊重应该得到同等程度的回报。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但不能通过威胁和命令。不过,特朗普政府想要的似乎并不是找到解决方案,他们有自己的政治考虑,希望把这一切作为政治工具用在今年11月举行的中期选举中。

环球时报:如今,土耳其普通人对美国的看法是否有所改变?

约南:试想这样一个问题:自美国直接针对中国掀起贸易战以来,中国普通人对美国及其现政府的感觉有何变化?至少可以说这无助于让美国在中国人心中的形象变得更积极。土耳其的情况也一样。美国对土耳其实施制裁的决定立即引起了公众强烈的反美情绪,对此,美国政府的错误行为要承担全部责任。在美国采取了某些违背土耳其利益的经济和贸易措施后,土耳其社会和商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定地与更多国家建立伙伴关系以促进经济发展。

环球时报:综上所述,您认为土美关系彻底恶化了吗?

约南: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总是有起有落,重要的是,发生波动时也能相互尊重。我们应当承认,盟友关系在面临现实挑战时会经历一些不同的阶段,但(结果如何)将取决于相关国家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土耳其仍然是其所加入的同盟中强大而坚实可靠的一员,但我们要求伙伴在关键时刻能考虑土耳其的关切。

环球时报:所以您的意思是,现在土美之间发生的事情是一种“盟友之间的摩擦”?

约南:是的,你可以这么来形容。我们仍然敞开对话大门,希望能通过外交工具解决现在的问题。

土耳其要找“新盟友”了吗

环球时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曾警告美国,不要继续做威胁两国关系的举动,否则土耳其将另觅“新盟友”。这被认为指的是俄罗斯、伊朗、中国等国。您能否为我们解释一下,“新盟友”具体指的是什么?

约南:埃尔多安总统是一名富有远见的领导人,他非常重视土中合作,近年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了五次会晤。

土耳其对“一带一路”十分有兴趣,并支持“中间走廊”计划。此外,土耳其也一直在与中方进行有关高铁的谈判,希望以高铁连接土耳其最东部和最西部的城市。尽管我们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始于20世纪,但我们在贸易、文化上的关系可以追溯至好几百年前,甚至是古丝绸之路时代。

我们与伊朗、俄罗斯的关系也可以追溯到数百年甚至数千年前。此外,中亚和中东国家也是土耳其的伙伴。土耳其选择与多个国家开展政治、经济等领域合作。

环球时报:所以这意味着土耳其试图替换其传统盟友吗?

约南:土耳其不认为与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发展关系会取代我们与美国、欧盟之间的现有关系。土耳其有力量与信心和所有国家平等合作,不会对一个伙伴比对另一个伙伴更好。

当土耳其加强与其他西方世界以外的任何国家的关系时,一些人认为,这是土耳其的(外交)轴心正在转移。我想特别说明的是,在美洲大陆发现之前,土耳其已经和中国通商。

对任何国家来说,寻求与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经济体发展商业关系都是很自然的,很难理解为何土耳其在追求自身利益并以互利的方式与中国达成相关协议时,会面临“战略转变”的质疑。

环球时报:您认为,土耳其和中俄等国发展密切的战略关系是否会存在什么风险,尤其考虑到当下的国际关系状况?

约南:土耳其和这些国家的关系已持续了数百年,双方都知道如何相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德国等一些欧洲国家也和中国建立了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德国成为中国的战略伙伴是否面临什么风险或困难?很显然没有。

中国为整个世界的贸易提供了巨大的机会,土耳其不需要受其他国家的刺激才看到这一前景。这也不是为了向其他国家故意显示什么。土耳其只是通过全球伙伴多样化在维护自身的国家利益。

如何看待中国人对土耳其抱复杂情绪

环球时报:坦率讲,中国老百姓对土耳其的看法比较复杂。一些人觉得土耳其是一个美丽的国家,并认为与这样一个在地缘政治上十分重要的国家保持密切关系符合中国利益;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土耳其在新疆问题上扮演了一个不太好的角色。您在中国是否注意到了这种复杂情绪?

约南:很感谢你提出这个问题。由于两国地理上的遥远距离,土耳其民众和中国民众其实不太了解彼此。土耳其人主要通过西方媒体阅读与中国相关的新闻,中国人也是从其他来源了解土耳其。这或许是部分中国人对土耳其抱有误解和复杂感受的原因。

一些中国人认为土耳其是一个美好的国家,我相信这其中很多是去过土耳其的人,所以旅游业可以成为克服这种误解的方法之一。此外,教育等领域能成为至关重要的突破口。

在一系列广泛问题上,两国有着共同利益。如果这种合作潜力被一些偏见束缚住了,那将是非常遗憾的。两国政府始终从最高层面到技术层面保持密切的工作关系,我们公开讨论一切话题,并共同寻找解决办法。这种近年来日益增强的开放对话和互相信任让我们得以在包括新疆在内的所有议题上合作,而新疆的和平与繁荣也将进一步加强土中双边关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