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特朗普“投缘”的马克龙访美,法式亲吻能否弥合割裂议题?

当地时间4月23日开始,法国总统马克龙开启为期三天的对美国国事访问。这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上任以来,首次以国事访问的级别招待外国领导人。

彭博社报道称,这是一场兼具“象征意义”与“务实内容”的访问。

23日,马克龙见到特朗普后,就用亲吻双颊的“法式”举动表现自己的热情,并受到华盛顿排场十足的欢迎仪式。而在去年,特朗普访问法国时,也受到埃菲尔铁塔晚宴、国庆阅兵的款待。更早以前,两人首次会面时意味十足的“较劲”握手也一度成为关注的焦点。舆论认为,马克龙与特朗普之间建立了非同寻常的“个人关系”。

然而,这样的“个人友谊”在双方态度割裂的全球议题上,又能否真的起到作用?

两个“非传统”领导人的“惺惺相惜”

根据媒体披露的行程,马克龙23日的访美首日就被安排在华盛顿游览、到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的弗农山庄园进行晚宴。第二天,美方还将在白宫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并精心准备了法式大餐。行程最后一天,马克龙将在国会演讲,并与美国大学学生会面。

马克龙此行还为特朗普带来了生长于法国北部的一棵橡木,两人一起将这棵橡木种植在白宫的南面草皮。这颗树的原生地是法国的贝劳森林 (Belleau Woods),也是一战时9000名美军阵亡的地点。

彭博社报道称,在欧洲所有领导人中,马克龙过去一年与特朗普建立起的关系无疑是最成功的,这部分得益于去年马克龙向特朗普发出的一次“巴黎豪华访问”邀约。

去年7月,在巴黎的会晤中,两人曾在埃菲尔铁塔就餐,马克龙评价该场会晤“直接,清醒,自然”。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王朔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特朗普这次给予了马克龙很高的国事访问待遇,这首先是一种投桃报李的行为。

“当时(去年)特朗普刚上台,他在(美国)国内一片批判声音的时候访问法国,马克龙邀请他参加阅兵并给了极高的待遇。”王朔说,“而且从根本上来讲,马克龙和特朗普是一类人,都是不是传统的政客、建制派。对于马克龙、特朗普而言,没有条条框框和意识形态的架构,更多强调利益合作,这也是法美之间的共识。”

马克龙曾如此评价他与特朗普的关系:“我俩都反体制,他的当选在美国令人意外,我的当选在法国也不在预料之中。我们不属于经典政治系统。”

特朗普的个人风格在本次接待马克龙的国宴上也得到体现,据美国《商业内幕》杂志网站披露,在接待马克龙的晚宴上,特朗普将民主党人和媒体排除在外,这也打破了先例。

美国政府前外交官、前白宫事务主任布雷特·布鲁恩(Brett Bruen)表示,马克龙由银行业发迹,与特朗普在房地产业的从业经验一样,都是不寻常的从政之路。

“自然地,马克龙就理解特朗普需要聆听的语言,”布鲁恩说,“特朗普需要听取利益和得失、投资和回报。”

对于二人的私人关系,布鲁恩表示,马克龙已成功地以不同于其他国家领导人的方式接近特朗普,这种独特的政策方针也可以成为其他国家领导人如何应对特朗普的样板。“(其他国家领导人)需要找到一种方式与‘非常规的领导人’找到共同点——特朗普不会是唯一的非常规领导人。”

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23日表示,双方政府希望进行“公开坦率的讨论,因为他们建立的个人关系”。

继续说服特朗普不要退出伊核协议

“这是一个很大的荣誉,在当前环境下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国事访问。”马克龙23日表示,“我们将有机会讨论许多双边问题,包括安全问题、贸易问题,以及一些对于我们两国和其他方都很重要的军事问题。”而在特朗普这一方,也希望通过举办一次大的国事访问来巩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

但对于此行,法国媒体表示,就像法国送出的这棵橡木蕴含的意义一样,马克龙强调的是两国共同的历史,但友谊的背后则是问题丛生。这段在马克龙看来“阵线统一,且个人关系强烈”的友谊,能否熬过美欧之间的诸多矛盾?

在访美之际,马克龙23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就叙利亚局势交换了意见。

在王朔看来,马克龙去美国之前和普京沟通,这表明他还是要扮演东西方之间桥梁的角色。这符合法国一直以来的定位,即某种意义上的“等距外交”,表明自己和各方都能说得上话。

王朔称,“法国从戴高乐时期就有这种传统,(认为)‘我是西方阵营的,但我和东方能说上话’,即便是在冷战时期也是这样,乌克兰危机时(法国前总统)奥朗德还访问了莫斯科。法国的实力是有限的,但有强烈的大国情节,希望依托欧洲来充当东西方桥梁,衬托自己的大国地位。同时,对于马克龙而言,在外交上成就越大,越能彰显地位,就越能使得国内改革顺利开展,这是典型的以外养内的过程。”

彭博社称,马克龙无法阻止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但正试图在特朗普对于伊核协议的态度上做得更成功。舆论普遍预测,伊朗核协议将成为马克龙和特朗普会晤重点议题。

今年1月,特朗普宣布“最后一次”延长美国针对伊朗涉及核问题的制裁豁免期,将5月12日定为修改伊核协议的最后期限,并扬言如果届时没有令他满意的修改方案,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

伊朗过去一阶段的回击也没有表现出妥协之意,称如果美国不遵守已达成的协议,伊朗将重新“大力”发展浓缩铀计划。

欧盟坚决反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当初伊核协议签署时重要参与方的欧洲国家,挽救伊核协议的压力与日俱增。3月中旬,英国、法国和德国联合向欧盟提交文件,提议欧盟以伊朗试验弹道导弹、支持叙利亚政府为由,对伊方施加新的制裁。以此来回应特朗普的部分要求,试图挽救伊核协议。

在马克龙访美后,紧随其后,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将赴美访问。

王朔认为,“在我看来,这些安排体现的就是这些问题对于欧洲来说已经迫在眉睫了,不管是贸易、伊朗、叙利亚问题都是发生在欧洲周边,关系到欧洲的核心利益问题。”

启程访美之前,马克龙在特朗普最喜爱的新闻频道福克斯新闻上表示,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前,美国不该退出该协议。他表示,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如果想安抚伊朗,使其远离原子弹开发计划,除了遵守核协议之外,别无选项。“这个协议远非完美,但美国有更好的办法吗?”

而在马克龙和普京的电话会谈中,双方也达成共识,有必要保全伊朗核协议。

法国媒体报道称,法国已经向特朗普提出为已签订的伊朗核协议增补西方国家之间条款的建议,但只有特朗普本人才知道他到时候是否会为之所动,改变主意。

彭博社援引分析观点称,法国在本月与美国一起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可能会增加马克龙在其他问题上取得进展的筹码。法国在欧洲拥有最重要的军事地位,这让马克龙在特朗普心目中的地位优先于德国总理默克尔。

然而,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研究员贝琳(Celia Belin)警告说,两国未来政策合作的现实可能被过度夸大。

贝琳说,“法美合作在有些领域可能强大而直接,尤其是当他们有着共同得精确目标时,比如对叙利亚小规模得惩罚性打击问题上,但总体而言,两国在许多问题上都不会采取相同的做法。”

王朔也直言,“在重点问题上,比如伊朗核问题上,马克龙无法说服特朗普。”王朔分析称,法美双方在伊朗核问题上是有共同利益的,即都不希望伊朗拥有核武器,希望限制伊朗在中东问题上的能力。

“但双方又有差别,比如核协议是欧洲当时和奥巴马政府一起签订的,法国等欧洲国家已经开始对伊朗投资了,一些公司已经进入,所以欧洲更多考虑的是限制伊朗权力的问题,同时要保证该地区不能发生剧烈的动荡,美国则仍然关注核武器和军事问题。而且美国和欧洲希望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不一样的,美国希望通过的是单边双边的方式解决,欧洲希望通过的是多边的方式,欧洲不希望选边站。”王朔说。

贸易问题,美欧“闹而不僵”?

贸易问题将是马克龙面临的另一个挑战。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已经让欧洲制造商们对其连锁反应后果感到担忧。上周,马克龙与默克尔在柏林举行会谈,两人都认为单边的贸易政策将带来破坏性,他们试图说服特朗普不要破坏基于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架构的贸易体系。特朗普则希望美国商品能够更轻松地进入欧洲市场。

当地时间23日,欧盟加入中国向世贸组织提出的申诉,以应对美国计划推出的钢铝关税。欧盟也成为首个获得临时豁免却依然向WTO申诉的相关方。

以马克龙为代表的法国改革派是全球主义的捍卫者,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总裁布雷默(Ian Bremmer)对《商业内幕》杂志称,“如果马克龙对美国是诚实的,他还会表达这样的立场,特朗普则站在了立场的另一边。”

不过在王朔看来,“在贸易问题上,欧洲不会站在中美任何一边,欧洲和美国的分歧是在双边还是多边的解决方式上,和中国的分歧则是在利益本身。而且下一步美欧之间不会爆发(大的)贸易问题,因为美欧之间还没到因为贸易问题闹僵的程度。”

王朔分析称,“现在出招的是特朗普,欧盟相对被动。特朗普在每个问题上都喜欢设置时间点(比如5月1日特朗普将决定是否对欧盟钢铝征收关税),真是到了这个时间点之后反而会比较难办。但事实上,这些访问起到的作用有限,但至少能够规劝特朗普在做决定的时候不要过多地损害欧洲利益。”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