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最关爱残障人士”国家,他众目睽睽下一级级爬上舷梯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这里说的可不是周杰伦的励志歌曲,而是令人发指的一幕。

一名44岁的日本残障男子登机时,被迫从轮椅下来,用手臂撑着身体,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艰难爬行,爬了2、3分钟,爬了17级台阶才终于爬上飞机!

事发地不是别处,而是以“最关爱残障人士”而闻名的邻国日本!

怪怪酱此前还特意写了一篇文章介绍日本社会对盲人群体的种种关怀,当时有不少读者反馈说,有些地方真得学学日本!

据日本《每日新闻》28日报道,一名使用轮椅代步的残疾男子乘坐廉价航空公司香草航空(Vanilla Air)的航班时,竟被告知“不能上下楼梯的人不能乘坐”,导致该男子被迫靠手臂力量爬上17级舷梯登机。目前香草航空已向该男子道歉,事发地奄美机场也表示将完善轮椅升降设备。

当事男子名为木岛英登,今年44岁,高中时期在一次橄榄球训练中折断脊柱导致下半身瘫痪,现为“无障碍研究所法人代表”,专门在网上结合实例,介绍日本国内外无障碍设施的情况。

今年6月3日至5日,木岛英登和朋友一起去奄美大岛旅行。据木岛所称,3日在关西国际机场乘机时,被告知“在奄美机场,不能上下舷梯的人不能登机”,他以“同伴帮我上下”为由准许乘机。到达奄美机场后,同伴将其连同轮椅一起抬下飞机。

不料,5日从奄美机场返回关西国际机场时,机场员工称“(对于香草航空来说)抬着轮椅下机违反规定”,同伴本想跟来时一样,抬着木岛的轮椅上舷梯,惨遭制止。木岛只好从轮椅下来,逐级台阶的往上爬,爬了2、3分钟,爬了17级台阶才爬上飞机。

木岛说,“如果说不能走路的人不能乘坐的话,老人和婴儿也不行吗?这些员工竟然不觉得自己的规定奇怪,这让我震惊”。

木岛以“不想别人遇到这种不幸事件”为由,和大阪府以及国土交通省就此事展开讨论。香草航空负责人已向木岛道歉称“让您感到不快,非常抱歉”,并接受了今后有关完善措施的建议。木岛表示,“能改善很好,不让乘坐是最麻烦的,我不想被剥夺行动的机会”。

香草航空是全日本航空公司集团旗下的廉价品牌,据该公司称,在飞行的国内国际共14条航线中,只有奄美机场没有能抬起轮椅的设备和升降机。连人一起抬着,或者借助别人抱着上下飞机的行为都因“脚下危险”不被允许。该公司还表示,在出事航线上,如果不能独立行走的客人提前联系他们的话,他们就会直接拒载。

对于这令人发指的一幕,日本网友搂不住火了,评论栏里一片愤怒!

·什么?这是日本的事儿?绝对不坐香草航空。

·没有人情味。。。就是欺负残疾人。比起香草航空,还是大型航空公司的好。不想坐这种制造麻烦的航空公司的飞机。

·这样爬上去一旦滑一下更危险吧,发生这样的事实是个问题。

·工作人员就这样在旁边默默看着,可真行。一般来说有这样客人的话,要么帮一把,或者伸手抬一下吧。

·距离香草航空破产开始倒数了。现在的时代不允许这样的事情。

怪怪酱查询资料发现,木岛英登在日本小有名气,去过158个国家,曾出版过数本关于“坐着轮椅去旅行”的书籍。

在木岛的网站上,细分了“休闲活动”“便宜的住宿信息”“旅行菜单”“世界的可口可乐”等专栏,详细介绍了各地旅行咨询。

木岛在旅游的同时,还通过亲身经历,考察各地的无障碍设施建设,在其网站上也有关于“无障碍”和“乘客拒载问题”的详细介绍。

怪怪酱点开“乘客拒载问题”时,看到了关于此次事件的详细记录。

令人意外的是,他和全日空的恩恩怨怨可以追溯到15年前!2002年木岛乘坐伊丹机场飞往成田机场NH3112次航班时,就被值机柜台的人以“不能走路的人,不能单独乘机”为由遭到拒载。

木岛英登对到访国家的无障碍情况都进行了详细的考察和记录,还提出不少改善意见。

不出意料,木岛早已来过中国,但他对中国的无障碍建设显得不太满意。以机场为例,木岛认为,“拒绝轮椅使用者单独乘机、在值机柜台强制要求换成机场轮椅等情况,导致出行非常不便”,“在地方机场,基本没有可以在机舱内使用的轮椅,没考虑过不能走路的乘客情况”,还说有人问他“不能走路为什么要一个人乘机?”然后,明显露出难看的脸色。木岛对北京机场的设施给予了肯定,觉得接待情况每年都在变好。 (怪怪酱)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