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哈口岸听“一带一路”轰鸣声

【环球时报 赴新疆特派记者  王 聪】连接着中国与8个国家,拥有17个国家一类口岸,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中国向西开放的关键地带。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地处亚欧大陆地理中心的新疆成为丝路建设的一线地区。近日,《环球时报》记者前往新疆两个重要口岸——霍尔果斯和阿拉山口,见识了边境贸易繁忙的景象。令记者印象深刻的是,当地城市面貌因“一带一路”建设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许多老百姓谈起“一带一路”时,对这个概念的意思并不太清楚,但与记者说起他们这几年生活的变化却是滔滔不绝。

“现在只要你好好干活,就能挣钱”

春季的霍尔果斯,到了晚上7时仍然阳光明媚。干净的街道两旁,无数的标语非常醒目:霍尔果斯,中国的窗口,丝路的纽带;中欧班列走西口,霍尔果斯通世界。

在蒙古语中,霍尔果斯意为“骆驼经过的地方”;在哈萨克语中,则意为“积累财富的地方”。由此可见其位置的重要性。霍尔果斯位于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在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边境上,距乌鲁木齐670公里,离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仅378公里。2000多年前,霍尔果斯就是古丝绸之路北道上的重要驿站。

“你看,这里原来是戈壁滩,什么都没有。”名叫依马木的维吾尔族司机指着崭新的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大楼说。《环球时报》记者看到,很多人在大楼外排队等候检查,准备进入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该合作中心2013年封关运营,自那以后,依马木每天都来这里拉客。生意如何?带着浓重的口音,依马木用普通话回答《环球时报》记者:“过得去,过得去,现在霍尔果斯发展得很好了。”

依马木没上过学,以前种过地,去过河南、江苏做小生意。成家后,依马木回到霍尔果斯。现在,他开出租车,他老婆经营一家小商店。“原来这里的人都是农民,但如今很多人都在城里找到了工作,比如当保安、在餐厅工作、在政府机构和企业上班。”依马木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现在只要你好好干活,就能挣钱”。

当记者问依马木是否知道“一带一路”时,他愣了一下说,“听过,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记者在霍尔果斯采访期间发现,非常清楚“一带一路”是什么的当地民众很少。一名在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工作的当地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一带一路’应该是关于和哈国开展贸易的吧,反正我经常看到”。他一旁的同事补充道,“这是国家政策,这个政策很好”。

虽然不完全了解“一带一路”,但他们正在经历该倡议带来的点滴变化。“可以说,霍尔果斯市是在这个倡议下诞生的。”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郭建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14年6月,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霍尔果斯市。从那时起,霍尔果斯不再只是一个陆路口岸的名称。

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诸多利好政策加速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据霍尔果斯商经委统计,2016年霍尔果斯的招商引资项目达41项。新引进的注册型企业有2045家,注册资本达347亿元。霍尔果斯2016年的工业生产总值达4.1亿元,同比增长31.8%。

“基础设施的建设、产业的凝聚扶持了第三产业,为当地居民带来很多就业机会,而这仅仅是开始。霍尔果斯的发展正处于黄金期、机遇期、关键期。”郭建斌对《环球时报》记者感叹说,“天天早上都能听见机器和工地施工机械的轰鸣声,这就意味着我们又迎来了充满希望的一天”。

小饭馆的生意与阿拉山口的经济

这种充满希望的轰鸣声,在霍尔果斯东北方向300公里之外的阿拉山口同样听得到。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台挖掘机和多名工人在阿拉山口汽车站旁拆除一条小路。路边的一家回族餐厅里,老板马春江正忙前忙后。“这会儿还好,等会儿晚饭时间会忙得停不下来。”马春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50多岁的马春江在阿拉山口已经开了20多年饭馆,他的大盘鸡、拌面、烤肉在当地都十分有名。自1993年从博乐市搬到阿拉山口开店以来,马春江见证了这里发展的起起伏伏。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刚来时生意不错。虽然当时阿拉山口很小,气候条件不佳,但来这里做贸易的中国人、哈萨克斯坦人比较多,甚至有不少俄罗斯人。上世纪90年代初,阿拉山口的铁路口岸和公路口岸相继开放。但没过几年,马春江的生意“一落千丈”,很多做小生意的人不见了。

“阿拉山口那时候面临发展瓶颈。其发展的关键在于它是个口岸,这里没有其他工业。到了一定阶段,随着相关配套设施跟不上,当地的经济发展需求无法满足。”阿拉山口市委副书记、综合保税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勇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

如今,阿拉山口再次迎来作为重要口岸的发展黄金期。官方数据显示,阿拉山口的GDP在今年第一季度达到6.4亿元,同比增长54.3%。自2013年国务院批准阿拉山口设市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已达26.3亿元。

“以前这里没什么楼房,街道就几条。风特别大,一吹全是灰尘。哪像现在,变化太大了。”如马春江所说,阿拉山口的基础设施得到极大的改善。王勇表示,为留住人才,该市将继续发展大量城市配套设施,包括居民楼、学校、医院等。

随着经济渐渐恢复,马春江的生意也好了起来,“来吃饭的人越来越多”。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对阿拉山口有感情了,以后考虑开一家更大的餐馆。为了这个计划,他还把在外工作的儿子叫了回来。

“我们要做通关的清道夫”

在霍尔果斯和阿拉山口,《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城市面貌的变化,同时看到,“一带一路”强调的“互联互通”在这里是如何变成现实的。

最令霍尔果斯官员感到自豪的莫过于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该合作中心是世界上首个跨境自由贸易和投资合作区,总面积为5.28平方公里, 3.43平方公里在中国境内,1.85平方公里在哈萨克斯坦境内。进入合作中心无需签证,用一张通行证就可以跨境购买东西。记者看到,挂着哈萨克斯坦车牌的巴士载着一批又一批的哈国游客来购物。一名哈国女孩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她专门过来买苹果手机,这里的东西“便宜”。“该合作中心很重要,是我们与中亚国家进行融合发展的试验田。如今已做得初具规模。”霍尔果斯市商经委党组书记、主任许新明对《环球时报》说。据郭建斌介绍,该中心每年的出入境人数已从2013年的32万人次升至去年的500万人次。

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仍在不断建设。郭建斌说,“看到中方这侧已比较完善,哈萨克斯坦从去年开始也加快建设他们的园区”。

在阿拉山口,综合保税区吸引了众多中哈企业。便利的交通环境是许多企业在此投资的重要原因之一,比如哈萨克斯坦的萨尔布拉克有限公司。该企业去年在综保区设立了食用油提炼厂。他们将原料从哈国运到阿拉山口,加工后主要面向中国市场。“我们现在的产量大概是每天100吨油,收到的订单越来越多,因此还在扩建。”萨尔布拉克阿拉山口业务的负责人木哈买提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王勇向记者介绍说,阿拉山口综保区已吸引200家企业入驻,工作人员去年达到1000人,今年预计将突破3000人。

阿拉山口在口岸建设等方面下足了功夫,已拿到肉类、粮食、整车、冰鲜水产品、木材等进出口资质。至于中欧班列,王勇说,去年有1200多列从阿拉山口经过,今年有望增加至1500列。

霍尔果斯也正扩大口岸承载能力,积极实现通关便利化,除了基础设施建设,还取消了多项收费项目,并实施“边检、海关、国检联合检查”。“我们不做通关的绊脚石,要做清道夫。”郭建斌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两个口岸的发展颇有成效,也面临诸多挑战。“我感觉距离国际预期还有很大差距。”许新明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霍尔果斯目前的定位是服务全国,这个目标对基础设施、配套服务等要求非常高,霍尔果斯需进一步发展,同时需要更多政策和财政支持。许新明表示,目前许多基建项目资金来自当地财政,中央和自治区政府提供的资金量不是很大。此外,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在政策方面需要更多自主权。“国家允许一个地方先行先试,允许你自主创新。如果没有自主权,很难做到创新。”说到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郭建斌表示也有一些问题,比如如果在合作中心发生民事纠纷该如何解决,中哈法律如何在这里适用,“这些问题需要国家层面去研究与解决”。

阿拉山口市委副书记、综合保税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勇对《环球时报》记者提及了阿拉山口物流运输、海关监管等方面的问题。他尤其提到:“我们这么重要的能源、粮食口岸,现在连高速公路、高铁都没有。”

不过王勇强调:“有了问题不怕,我们去解决就好嘛。‘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实际是一种改革实践,能促进我们国家的政策环境等与这个倡议配套,然后促进并服务于实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