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精心策划 “套路”怒怼欧洲

怒怼欧洲,埃尔多安的强人套路

“得民族主义者得土耳其”,无论欧洲作何反应赢家都是埃尔多安

图片说明:图为14日埃尔多安在总统府发表讲话。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土耳其领导人喜欢称别人‘纳粹’。”美国《大西洋月刊》14日整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口头语时,得出这样的结论。为让下个月的修宪公投顺利通过,埃尔多安近来在欧洲多地针对海外土耳其公民发起造势活动,但频频遇阻。愤怒的埃尔多安大骂德国是“纳粹”,荷兰政府是“纳粹余孽”“法西斯”,引发同欧盟国家的口水仗和外交争端。但在不少分析人士看来,眼下的“危机”不过是埃尔多安精心策划的一个“套路”。在西方舆论中,埃尔多安的形象充满争议,有说他捉摸不定的,有指责他“开民主倒车”的,但没人否认他是一名“强人”,政治和外交手腕老练。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分分合合,交织着矛盾与冲突,眼下的外交纷争是双方关系不睦的一个反映。西方国家尽管不满意埃尔多安,但在土耳其国内,他的地位不可撼动。

外交冲突

“我们从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了解了荷兰和荷兰人是什么样的”“我们从他们屠杀那里的8000名波斯尼亚人就知道,他们品德败坏到何等地步。”1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一场演说中提及1995年的波斯尼亚斯雷布雷尼察屠杀事件(约8000名穆斯林男子与男童惨遭杀戮),并将责任归咎于荷兰维和部队未能阻止屠杀发生。

英国《金融时报》15日评论称,“土耳其与荷兰外交风波升级”。此前,因荷兰禁止土耳其官员到土耳其人社区宣传,两国展开了一场针锋相对的外交报复。据悉,4月16日,土耳其将就修宪举行公投,一旦修宪通过,埃尔多安有权至少谋求连任至2029年。但土官员的拉票活动在德国、奥地利、丹麦、瑞士以及荷兰接连遇阻。

《环球时报》记者从土耳其外交部公布的材料中了解到,海外土耳其人共约550万,其中460万生活在西欧国家,德国最多,约270万。而拥有土耳其公投投票权的海外土耳其人,德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和奥地利分别有140万、31万、24万、13万和10万人。

这些海外公民多数支持土执政党正发党,是该党重要的票仓。以2015年举行的土耳其大选为例,当时59.7%的在德土耳其人把票投给正发党,而该党在国内的得票率是49.5%。

为什么有那么多土耳其移民仍保留土耳其国籍?“许多时候,德国把土耳其人仍当作外国人,存在偏见。”家住柏林新科恩区的阿尔祖今年19岁,有土耳其和德国双重国籍。尽管出生在德国,土耳其在他心中仍占重要位置。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计划未来到土耳其发展,那里机会更多。

《环球时报》记者的朋友赛弗达·阿尔康曾在美国生活多年,拥有美国绿卡,但她没有放弃土耳其国籍。“土耳其是一个很注重民族性的国家,如果你放弃了国籍,就会被人视为叛国。因此保留土耳其国籍便于与国内家人往来的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家人的安全。”

熟谙套路

埃尔多安的愤怒在意料之中。自2002年主导土耳其政坛以来,尽管职位有过从总理到总统的变迁,但埃尔多安权力掌控者的地位并未动摇。对他来说,现在他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而战。

英国广播公司称,埃尔多安的不满其实郁积很久。土耳其指责欧洲国家以种族主义的方式对待土耳其,把土耳其当成“二等”国家,这显示出土耳其长期以来对欧盟的不满。土耳其一直申请加入欧盟,但是自2005年开始谈判进展缓慢。埃尔多安同时认为,在去年7月土耳其发生试图推翻他的未遂政变之后,欧盟国家没有站在他的一边。

也有分析称,与欧盟多国的冲突很可能是“精心策划之举”,深谙土耳其政治“潜规则”的埃尔多安明白“得民族主义者和宗教保守者得土耳其”的铁律。“如果能将公投描绘为对抗反对他统治的外国人,有助于说服土耳其人给予他更多权力”,《经济学人》写道。

中东“观察”网描述了一个现象:13日,瑞士销量第三的报纸《一瞥报》以一种非同寻常的语言——土耳其语,登出巨幅新闻标题:“投票‘反对’埃尔多安的独裁统治”,呼吁生活在这个小国的土耳其人对他说“不”。这条新闻在土耳其迅速变成投票支持埃尔多安的理由,亲政府媒体马上谴责这家报纸乃至整个欧洲的“帝国主义傲慢”。埃尔多安的支持者则在社交媒体上反复强调:欧洲的敌意并非只针对埃尔多安,其实是反土耳其人和反伊斯兰。

“近来的冲突是埃尔多安经过深思熟虑和精心盘算的,欧洲国家让他拉票或不让他拉票都对他有利”,盘古智库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学术委员昝涛对《环球时报》表示,一方面欧洲有两百多万土耳其人有投票权,另一方面埃尔多安在国内高调宣传欧洲各国对他的制约和批评,会激发土耳其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而民族主义情绪是土耳其大型政治对抗和竞争时必然要拉拢的力量。

争议人物

在西方媒体眼里,埃尔多安老练且难以捉摸。早在2002年,美国《时代》杂志就称埃尔多安为“土耳其谜样的人”。由于埃尔多安很少与媒体直接接触,西方记者对他一直很感兴趣。

美国《赫芬顿邮报》记者舒尔伯格13日撰文称,上个月,一名在华盛顿活动的公关高管联系她和其他媒体,声称能提供采访埃尔多安的机会,于是他们欣然前往,结果发现这是安卡拉市长戈克切克的主意。市长为记者们放映去年政变的“血腥”录像,向他们讲述奥巴马如何“创造”了“伊斯兰国”。“在采访行程被一拖再拖后,我所得到的几乎只是一场阴谋论的会议”。

英国《卫报》14日称,眼下整个欧洲好像都希望远离这个不可预测的领导人(指埃尔多安)。德国《图片报》写道,自去年的未遂军事政变以来,埃尔多安在欧洲人面前显示出他的狂妄。“拼搏”是埃尔多安的格言,但只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伟大,打造家族帝国。

“反讽:土总统大喊‘纳粹’的同时却在为其国内清洗活动辩护。”纽约“观察家”网站称,埃尔多安控制土耳其十多年,如今又想将这种权力“永久化”。

《华尔街日报》年初的一篇文章称,埃尔多安的个人魅力要归功于他转移负面新闻、保护自我形象的能力。重塑土耳其的不懈努力,让他成为反自由的民粹主义潮流的先锋,加入了俄罗斯的普京、菲律宾的杜特尔特行列。

胜负已定

昝涛对《环球时报》说,对欧盟来说,埃尔多安是个很难打交道的对手,因为埃尔多安出现在一个特殊时代,是个政治强人,他带有大量20世纪伟大政治家的特点,但生活在21世纪。从这个角度说,欧洲没有与埃尔多安拥有同等机遇和水平的政治家,所以不能小看他。埃尔多安总拿难民问题要挟欧洲,欧盟对他的态度比较复杂,接受不了又离不开。

埃尔多安曾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称为“新时代的苏丹”。德国新闻电视台称,埃尔多安本应成为“桥梁建设者”,但与欧盟的合作只持续了几年,根本原因是他的野心。欧洲现在怕跟土耳其撕破脸,因为欧洲需要埃尔多安。

西方媒体的这种心结也体现在对民调的观察上。《卫报》14日称,广大土耳其选民对修宪明显有分歧,40%支持修宪,40%反对,20%保留意见。《时代》称,2月14日的民调显示反对与支持修宪者的比例分别为47.5 %和43.9%。

但《环球时报》驻土耳其记者注意到,根据不同民调机构的调查结果,从2015年至今,支持修宪的比例略占上风。最近土耳其与西欧国家的冲突过后,支持修宪者明显增多。昝涛也表示,目前修宪公投的支持者接近60%。

昝涛说,埃尔多安拥有一批铁杆粉丝,而最近的各种问题使得土耳其内政外交处于微妙和困难时刻,人们更倾向于选择一个能带来稳定感的政治强人。现在虽然总统没实权,但埃尔多安并不是一个象征性的元首,改总统制只是要通过法律形式确认埃尔多安已经拥有的权力,很多土耳其人觉得这不算什么。

《华尔街日报》也承认埃尔多安地位的稳固。该报称,埃尔多安的粉丝对埃尔多安“独断专横”的说法嗤之以鼻。一名支持者甚至说,埃尔多安需要多大的权力,就该被赋予多大的权力,因为“他在恢复土耳其往昔的荣光”。(环球时报驻土耳其、德国特约记者 聿普华  青木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丁雨晴  柳玉鹏  环球时报记者  李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