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手奥斯卡也不意外,高斯林还有自己的人生修罗场

高司令(瑞恩·高斯林)没拿到小金人,真是一点也不让人意外,毕竟《爱乐之城》对他而言,绝不是一次高难度尝试。

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成为这个时代最闪耀的演员:靠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演遍男神和变态;用一部部小众独立片,俘虏了一批批迷妹。年初时,他登上《GQ美国版》的开年封面,封面文章里写道:如今的高斯林完全就是时间的支配者,一会儿做着文艺电影的冒险,一会儿在家陪着妻子女儿,在好莱坞来来回回,在奥斯卡春风得意……看,有的人连当明星,都能当出腔调来。

记得上次和他对话,是在《爱乐之城》的首映礼前。这位男神穿的是乏味的美式夹克,梳的是标准油头,浑身上下唯一还在发光的就是那双桃花眼。他与人说话时永远直愣愣看着对方,让人只能想到一个不那么恰当的词儿——顾盼生辉。难怪当年《人物》杂志把“最性感男星”称号颁给布莱德利·库珀,高司令的粉丝立马上街游行抗议。

采访时,我刚刚得知他入围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于是脱口而出:“演那么多小众电影,是为了奥斯卡吗?”

“不,不,更多的是为了体验有趣的故事。”

一双电眼楚楚动人,再想反驳也已说不出口。

好吧,我信了。

好莱坞男星要出头,无非就走两条路,一条是永远正能量,始终主旋律,比如曾经的汤姆·汉克斯,比如今年的安德鲁·加菲尔德;另一条就是自虐无极限,扮丑没底线,从马修·麦康纳到小雀斑再到小李子,连续3届奥斯卡都颁给了“非正常”人士。显然,高司令不属于任何一条,他最擅长的,从来都是内心戏:2001年,21岁的他第一次担当主演,在独立电影《信徒》中扮演一名反犹太教义的犹太青年,将年轻人内心的纠结与动摇表现得淋漓尽致;2004年,他在《恋恋笔记本》中饰演痴情守望爱情的穷工人,无辜又阳光的眼神收获无数“迷妹”;2006年,他在《半个尼尔森》扮演一名丧失斗志的老师,在学生面前热情激进,下课后躲到厕所里吸毒放纵,并且凭此拿下了人生第一个奥斯卡影帝提名——那时,他才年仅26岁(对比一下,小李子31岁,汤姆·汉克斯32岁,小雀斑33岁)。

“从你的演艺经历看,你好像特别钟爱独立电影。”

“对我来说,独立电影是我事业开始的地方,它给了我很多的机会;同时,相较于商业大片,独立电影有更多的发挥空间,更大的挑战和更有意思的人物,所以我非常愿意一直尝试这样的作品。”

他甚至拒绝了商业大片《蝙蝠侠大战超人》和DC公司的电影《自杀小队》,而是参演了像《亡命驾驶》这样赛车、凶杀满屏的黑色电影,或者是《大空头》这样烧脑的传记片。2014年,他还自筹资金,自编自导了电影《迷河》,将独立情怀进行到底。

会放电的眼睛加上自我不羁的个性,这样的男子不迷人才怪。

当然,我们爱高司令,绝对是遵循了入坑法则的: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要知道,他的才华横跨影视歌,他的痴情名动洛杉矶。

我们率先谈到了他和前女友的弟弟组过的一支摇滚乐队。这支乐队名叫“死者之骨(Dead man’s bones)”,2009年时还出过一张专辑,玩的还是金属风。“当时,我是想做一台舞台剧,结果发现没有足够的钱了,只能退而求其次改成出专辑。”专辑里所有的乐器演奏都是两人共同完成的,许多乐器他们甚至从来没接触过,基本上属于现学现卖。

“你是不是看自己的儿时的好朋友都成了大歌星,想着自己也可以往歌坛发展?”

听到这样的调侃高司令倒也没恼火,而是略带澄清口吻地说:“我早就和他们走上不一样的道路了!”

12岁时,高司令被挑中加入迪士尼的电视节目《米老鼠俱乐部》,和“小甜甜”布兰妮、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贾斯汀·汀布莱克一起当童星。我试图分析为什么高司令没能和另外几位一样成为大明星,得出的结论就是他实在太做自己了。在我们的对话中,他简直“省话”到极致。

“和艾玛·斯通第三次合作感觉怎么样?”

“哦,这很酷!”

“……”

他说自己16岁以前基本没朋友,读高中时被分到多动症学生班,最后因为老师爱开他玩笑愤然退学,在家自学成才。后来,后街男孩乐队的成员找他入组,他也是一口回绝。“那时候,我一心想当个演员。” 接下来的故事众人皆知,布兰妮、贾斯汀一朝成名,只有高司令依然演着不咸不淡的儿童剧,做着可有可无的小演员。19岁那年,他被经纪公司解约,彻底成了无业游民,许多次他去试镜,念不到两句台词就被打断喊停,有时甚至还没开口就被告知“谢谢”——《爱乐之城》中艾玛·斯通的出道史就是高司令人生的翻版。最落寞时,他曾想回过头加入“后街男孩”,可惜当时“后街男孩”成员已经不愿意再接他的电话了。

一年后,陷入低谷的高司令绝处逢生,演了一个比他还矛盾、偏激的犹太少年,拿下了独立精神奖最佳男主角提名,一脚踏入好莱坞。

任谁都没法忘记高司令在《恋恋笔记本》中的模样,痴情又彪悍,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当然,还有颜值和肉体。而这部影片也让我们发现,原来高司令是个“姐姐控”。他与戏中女主角瑞秋·麦克亚当斯假戏真做,大谈姐弟恋,3年后和平分手。事实上,高司令从小就和姐姐、母亲生活,所以很容易为强势的女人倾倒。桑德拉·布洛克、法米克·詹森、瑞秋·麦克亚当斯,这些前任都是“姐姐型”的女子。

2011年,高司令与大他7岁的女星伊娃·门德斯相恋,3年后奉子成婚。有一次两人外出遭到狗仔跟拍,狗仔对着门德斯喊了一句“Baby”,高司令马上一拳挥上去说:“她是我Baby。”用时下最时髦的话来说,就是“男友力Max。”

为什么爱姐姐呢?高司令说自己内心住着一个小男生,能想象吗?行走的荷尔蒙高司令,最爱的其实是水果味糖果。“我在一座充满米老鼠的乐园长大,这对我的青春期有很大影响。”他跟我透露自己今年会和《爱乐之城》的导演达米恩·查泽雷合作阿姆斯特朗的传记片,用宇宙视角讲述登月故事。看来,在迪士尼、爱乐之城里还没梦幻够,他还准备再去太空梦一把。

其实关于高司令,我印象最深的故事来自他儿时的回忆。“我很小的时候,在加拿大参加跳舞比赛,竞争特别激烈。轮到我上去时,我看见前面有一对双胞胎选手对我比了中指,这让我非常不舒服。”所以后来,他很少愿意凑热闹,安静地拍戏,低调地生活,反倒是多了点男神的神秘感。

也许影帝之争对他来说也是如此,在好莱坞的修罗场,有时把自己过好,不为外界所扰,许多幸运自会来到。(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物工作室出品 作者:余驰疆 梁晓辉)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