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太子”李在镕:一个西式韩国商人的困兽之斗

2月17日下午2点20分,初春的韩国还带着寒意,三星集团的“太子”、实际掌控者李在镕(Jay Y. Lee)在执法人员护送下,从一辆韩国司法部门的执法车中走出来,抵达韩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

和以往多次因“亲信门”出现在公众场合一样,日常总是以亲和示人的李在镕依旧目无表情。他身穿深色西装,里面配上了白衬衫。没有戴领带的他,手上却戴着手铐,双臂也被绑上了白色绳子。

在这之前,据路透社报道,李在镕在首尔郊外的拘留中心的一间小单间里,度过了一晚。现在,这位世界上最大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视和内存芯片制造商的集团掌门人,刚在17日凌晨被韩国警方正式宣布批捕。

他被韩国检方指挥称,涉嫌深度介入三星以政府大力支持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为条件,向总统朴槿惠和其亲信崔顺实提供43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51亿元)。

韩国《民族日报》报道称,目前的李在镕,身着标有囚犯号码的囚衣,呆在不足6.6平方米的首尔看守所单间里,与杀人犯为邻,过着每天只能食用一餐约1400韩元(约9元人民币)的1饭3菜、一周只能洗一次澡的监狱生活。

尽管财经界普遍忧虑李在镕被捕将对韩国经济带来损害,但在对韩国政商勾结传统嗤之以鼻的民众看来,此消息可谓振奋人心。韩国《民族日报》甚至认为,李在镕被捕有划时代意义,韩国国民对此类腐败现象零容忍的时代正式开启。

也有人为他鸣不平。“在这个事件当中,几乎所有人都把李在镕和三星集团的黑历史绑在一块了,认为李在镕就是三星集团政商勾结的代表,其为三星做出的改革和努力却被忽略了。即便他最终被证明参与了‘亲信门’,但其一直试图改变三星的努力也不应该完全被抹杀。”曾长期负责三星集团企业文化宣传工作的徐载熙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你好,我是Jay,很高兴认识你”

2008年的李在镕。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三星集团一直被视为韩国家族掌权的财阀式企业代表,这个掌握着国家约五分之一经济命脉的集团,被普遍认为是一个保守、腐败的企业,它的触角在韩国政商领域无所不在,就像编织精密的蜘蛛网一样,令不少韩国中下层民众望而生畏。

然而,如果将李在镕从三星集团的历史中剥离出来看,这名曾在哈佛大学商学院学习的最新一代三星领导人,无论是其本身个性,还是其对企业经营的方式,都与其前辈有着截然不同的地方。

在韩媒更多地将李在镕与政商勾结联系起来的时候,其周边一些人却对这名“太子”有着不一样的感观。据《华尔街日报 》2月20日报道,他身边的员工表示,李在镕曾誓言将三星打造成为一个更加独立的现代企业。为此他身体力行,他告知保安人员不用向他鞠躬,他的雇员也可以穿短裤来上班,新晋升为妈妈的女性雇员也可以比之前享受更长的产假。

“以他的身份,他显得特别随意,平易近人,是一个好人,没有等级观念。他独自旅行,不带随从,穿着随意。他会说:‘你好,我是Jay,很高兴认识你。’” 曾经与李在镕偶尔打过交道的一名三星前高管在谈及对李在镕的印象时,如此回忆道。

几年前,在纽约的一个展览会上,李在镕身穿卡其布休闲服,嚼着松软的椒盐卷饼出现在公众面前,令很多人惊讶不已。《华尔街日报 》报道中披露的这一个细节,更从侧面说明了这名企业巨头与其“总是疏远众人”的家族前辈们大为不同。

“在注重礼仪和仪表的韩国,在大公司工作可以不穿西服、不向领导鞠躬、给予女性更多尊重,这本身就是一种很西化的企业文化,而我个人认为他并不是出于企业改革的压力才如此,这可能和他接受的教育有关。”徐载熙说。

一名西式的韩国商人

除了被身边人认为性格更加”亲民“和”西式“,在管理方面,李在镕也被认为显示出了更加开放的管理智慧。

据韩媒此前报道,李在镕一直与世界上最优秀的科技人物们都保持着联系。苹果创始人乔布斯逝世之前,他定期与乔布斯见面;乔布斯逝世之后,他也与其继任者库克多次见面,表示出加强两者之间关系的意愿。即便在三星和这些科技巨头们因业务存在分歧的时候,李在镕也很注意维护双方的私人关系。

“他鼓励探讨和创新的氛围,也更加人性化。” 三星内部同时了解李在镕和其父李健熙的职员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对比起他的祖父和父亲,李在镕更加具有国际视野,也更加倾向于使用西式的管理方法。

尽管受到很多人的质疑,但在李在镕掌管三星前后,他为三星的发展做出的努力有目共睹。

早在2011年,他就建议三星砍除一些无法盈利的业务;在其父李健熙昏迷、他接过权力之后,也表现得非常低调,专注于向外界传达出三星对任何意见持开放态度的讯息。此外,为了安抚股东,他努力购回股份,提高股价,还在三星内部扭转了韩国商业文化中强制饮酒的习惯。

“我觉得在李在镕接手后,三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这些变化恰恰是三星所需要的。尤其是在韩国,这很不容易,因为要破除的东西有很多。”谈到李在镕推进的改革,徐载熙认为实在不易。

多年前就与李在镕家庭建立了联系、熟知李在镕的Park Yoon-sik则认为,李在镕处于一个两难境地。一方面,李在镕极力试图去改革三星集团内部的文化;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在韩国长久以来形成的政商关系格局中去推进他的事业。

“他是一个非常西化的商人……但是他仍旧在一个韩国化的经济、政治和商业环境中经营三星。”目前在乔治华盛顿大学研究国际商业的Park Yoon-sik说。

“财阀体系将要终结”

当地时间2017年1月21日,韩国首尔,民众手举李在镕画像举行第13次烛光集会,要求被停职总统朴槿惠下台。“财阀体系将要终结。”李在镕曾对身边的人说,他已经做的只是他改革计划中的一部分,而他要将三星从这一泥淖中解脱出来。

但是,在李在镕及其团队还没有来得及作出更多他曾经承诺的改变的时候,他却陷入了总统朴槿惠亲信崔顺实的丑闻中。

尽管李在镕及三星集团一再表示,自己只是在朴槿惠政府的授意下出资,而并没有从中谋利,但韩国警方还是批捕了他,也导致更多的人怀疑李在镕是否正在将三星拉进了另一个阶段。

在去年12月份全国直播的听证会上,李在镕曾表示,将开创三星的新局面。“我将抛弃旧思维,砍断韩国政治和经济的传统纽带。”他再一次表示出终结财阀体系的愿望,“我相信,如果企业、国家和政府部门能够共同采取行动,将会更大程度带动创新。”

“然而,似乎并没有很多韩国民众听到了李在镕的决心。因为在很多人看来,这样一个大企业的”太子”,和他的祖父以及父亲,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因李在镕接掌三星而想进入三星工作的宋佑任对澎湃新闻说。曾留学美国主修通信工程的他,非常希望在韩国科技公司就业,而他认为李在镕领导下的三星“有引领科技变革的希望”。

三星领导人自成立后第一次被批捕的消息在韩国传开后,尽管财经界普遍忧虑李在镕被捕将对韩国经济带来损害,但在更多对韩国政商勾结传统嗤之以鼻的民众看来,此消息可谓振奋人心。

“此次李在镕副会长被捕堪称为一大划时代事件,韩国国民对此类腐败现象零容忍的时代也正式开启。”韩国《民族日报》如是报道。众多媒体细数着从李在镕祖父李秉喆开始,经其父李健熙,到其本身身陷总统朴槿惠“亲信门” 的官商勾结历史,称三星集团是这方面的“翘楚”。

“或许人们总是更加愿意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事实,同时也更加愿意忽略其他事实吧!就像去年听证会之后,大家不怎么记得李在镕说过要改革,而他在听证会上使用的一款平价唇膏却在韩国爆红一样。”宋佑任有点无奈地说道。

韩国检方称,李在镕曾在2014年9月、2015年7月两次与总统朴槿惠见面,期间李在镕涉嫌深度介入三星以政府大力支持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为条件,向总统朴槿惠和其亲信崔顺实提供43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51亿元)。

据韩媒报道,就在李在镕与朴槿惠第二次见面之前,他还前往韩国大邱市参加了由三星出资建立的一个项目,而这个项目正是为响应总统朴槿惠关于发展“创新经济”号召而设立的。为了支持这个项目,三星集团出资了约500亿韩元。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