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 | 这个美国人居然在大理当“村长”了

在云南大理喜洲,当地人都亲切地称呼一位长居此地的美国人林登为“林村长”。作为一个在喜洲定居的外国人,林登是怎么成为“村长”的呢?这事得从2008年说起。

▲美国人林登。

在大理修复老宅

“到中国这30年,我看着很多人都在追求一种物质的梦,这让我感到心痛,所以我希望向世界展现中国的文化魅力。”2008年,林登夫妇卖掉了美国的房子,带着两个儿子来到云南大理,把所有积蓄投入到喜林苑的改造中。

喜林苑原为喜洲商帮杨品相老先生的府第,在这里,林登开始了他“修旧如旧”的古建筑改造保护模式。

喜洲历史悠久,亦是大理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文人雅士多,在民居建筑方面也留下了灿烂的一笔。目前还较为完整地保留着一大批明代、清代、民国以及当代各个时期各具特色的白族民居建筑群落,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为明代遗留下来的杨士云“七尺书楼”,清代杨源大院、赵廷俊大院,民国严子珍大院、杨品相大院等。

大理白族素有美化自己住宅的传统。民居的屋脊、墙脊的飞檐,高高翘起,远远看去似有振翅欲飞之势,墙脚、门头、窗头、飞檐等部位用刻有几何线条和麻点花纹的石块(条),墙壁常用天然鹅卵石砌筑。

▲林登正在改造的院落。

从杨家大院到现在的杨卓然院、宝成府,林登先后改造的3个院落,都是典型的白族民居建筑。他在老建筑修缮的基础上,赋予了传统民居更多文化内涵和社会价值。

守住文化的原始模样

林登在不破坏传统建筑构造的基础上,为杨家大院引入了先进的现代生活设施,这比单纯地重建一座院落更加耗费资金和人力。

“修复老宅得保证不破坏建筑本身,这就增加了成本和难度。从最初和政府有关方面洽谈到建筑修复、办齐所有手续、资格证,耗时近四年,喜林苑才开始正式运营。”林登说,“如果设施方面不完善,无法保证客人安全或是对当地环境造成污染,我的良心会过意不去。”

林登把自己定位成“文化人”,而不仅仅是酒店管理者。“我修建喜林苑的初衷是为了保护建筑和白族的民俗文化,以酒店形式维持一座院子的正常运营,我认为,这样的运营模式是可持续的。整个喜林苑只有14间房,控制客流量能够保证院子不受破坏。”

喜林苑的特别之处,还在于它的图书馆。这些书籍是林登几年前作为斯坦福大学汉学研究所博士候选人时收藏的,其中保存有中国历史文化以及白族建筑民俗的书籍。客人可以在馆内练习毛笔字,阅读有关中国艺术和历史的书籍。

喜林苑中的杨卓然院,是林登所做的白族民居保护项目。同时,它也为到大理进行社会实践和调研的国内外学生提供住处和教室。曾有一位参与过汉语桥的外国学生,专门到这里常住,把大理的“烤乳扇”作为课题研究。

“在大理,有越来越多的非本土豪宅,但是这些和当地文化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很多到古城、双廊的外地人,对当地缺乏认识和了解。他们拆除了部分有历史的白族民居,修建了许多和大理景观并不搭调的新建筑,这些新建筑直接复制加州或者希腊风格,但它并不是大理的模样。”谈到大理当前的建筑保护现状,林登和他的画家朋友杨洋的观点一致。

以尊重为前提的帮助

▲“林村长”的社区生活。

“大理的建筑、手工艺等是白族人智慧的结晶,我尊重大理的风土人情,也尊重当地人的生活方式。”

“我们会带客人乘马车,和白族人一同过本主节、插秧节、绕三灵、火把节等。深入体验白族人的生活,才能真正地融入这里。”林登说。

每天,喜林苑的工作人员都会带着来访的人进行远足活动,拜访当地家庭,逛镇上的早间集市,参观乳扇制作、扎染等具有白族特色的手工作坊等等。

林登以营造社区的理念来建立和喜洲的关系,帮助当地居民认识本土文化,并且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

今年60多岁的老兵潘师,喜洲本地人,今年60多岁,喜林苑建成后就一直在这里当保安。负责酒吧柜台的阿姨,也是大理本地人,50多岁了,在喜林苑,她学会了调酒。

喜林苑为当地的孩子们开设了英语角,从国外来的客人会主动成为志愿者,担任英语教师。林登的朋友,包括联合国官员、外国驻华大使、国内外的学者等等,都借由喜林苑的平台,和本地的老百姓们有了对话、交流。

林登把大理看作心仪的女孩。“来到大理,我思考的是自己可以为她做什么,而不是短暂的停留之后就离开。”

来源:云南网

监制/孙雅莉统筹/周芳编辑/王甜制作/彭凤平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