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俄边界探访战略油管 七层高储油罐屹立漠河

●本报记者   马俊

在中国漫长的边界线上,中俄边界的“分量”无疑是最重的。日前,《环球时报》“让边疆不再遥远”记者组沿黑龙江中俄边界进行采访。一路向北,不同历史阶段的边界故事似乎诉说着中俄两国关系的变迁。在这条边界线上,有苏军打垮最后一支关东军部队的虎林要塞,有见证中苏交恶的珍宝岛,有中俄“倒爷”出现角色互换的绥芬河,更有让中俄产生战略依赖关系的石油管道。如今的中俄边界,远离领土争端、恐怖活动、走私、贩毒,成为中国陆上边界最平静的一段。尽管多年的隔阂还难以完全消除,但依靠越来越密切的能源合作与经贸交流,中俄两个大国正逐渐找到“背靠背”的感觉。

原始森林中的漠河输油站

从中国最北端漠河入境的中俄原油管道,号称中国四大战略能源通道之一,与穿过马六甲海峡的海上能源通道齐名。但在漠河兴安镇附近的原始森林中,若不是边检站站长郭宇光提醒,《环球时报》记者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简易砂土公路旁的空地下就埋着声名远扬的中俄原油管道。它始于俄罗斯远东斯科沃罗季诺分输站,穿越黑龙江江底抵达中国漠河输油站,再延伸到大庆,全长近1000公里,最大年输油量达3000万吨。

漠河输油站是中俄原油管道在中国的第一站,到那里并不容易。记者乘坐的越野车从县城出发,不一会儿就进入只容一车通行的砂土路,飞溅的碎石一路敲得车身噼啪作响。从漠河县城到兴安的道路极其简陋,总长不过200公里的道路需要穿越原始森林,要开三四个小时。由于往来车辆极少,途中大部分地区没有手机信号,一旦出事连对外求救都做不到。

兴安镇只是几百人的村落,2010年之前这里甚至没有通电。每年大雪封山时,甚至要出动推土机清理道路,汽车只能夹在雪墙之间蹒跚而行。郭站长说,去年修建中俄原油管道时,冬季连续半个月的温度低于零下40摄氏度,修管道的士兵们不管穿多厚的衣服都扛不住。漠河冬天很少有风,但那种寒意不同于人们想像中北风凛冽时的寒冷,它会悄无声息地从四肢逐渐向心里蔓延,人意识到冷时往往快冻僵了,战士们在户外最多干10分钟就必须回屋。

漠河输油站建在距兴安镇约3公里的一座小山上,最显眼的是6个巨大储油罐,每个都有7层楼高。要进入工作区必须穿上防静电的工作服和头盔,这里有先进的监控设备,远在北京和廊坊的指挥中心也能看到现场情景。漠河输油站站长吴振宁说,这条管道从今年1月1日开始输送原油,每年从这里进口的俄罗斯原油约占中国总需求的5%,到目前为止,除了不久前因俄远东地震曾短暂中断几小时外,这条管道一直稳定运行。输油管道埋在冻土层之下4米深的地方,即使在冬季原油也不会冻结,这也保证管道不容易被外力破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