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中国有理由为缅甸的变化高兴

自吴登盛今年3月就任缅甸总统以来,缅甸先后释放被软禁多年的昂山素季以及数百名政治犯,近日又传出消息,缅甸将向美国“脸谱”社交网站打开大门。这被视为缅甸告别现代政治秩序数十年后的第二次尝试与回归。缅甸1948年独立后不久就出现了议会制,它于上世纪60年代因民族矛盾和国家内乱被中止。

吴登盛总统的改革不像是“面子工程”,近年多名缅甸高官来中国考察学习,其领导层对渐进式改革的必要性逐渐形成共识。西方长期制裁使缅甸的军政府体制陷入困境,迄今没有一家大型西方跨国公司在缅甸投资,几乎没有现代金融业,制造业被“封杀”,民生凋敝。

缅甸的政治改革至少到目前很难与“西方化”挂钩,它更像是军人政治走向极端后的理性自我修正。2008年的修宪给军人在议会中留足了位置,军人在缅甸政治中的地位大概会长期保持特殊。

然而由于改革常常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过程,缅甸的未来出现前所未有的各种不确定性。缅甸现政权敢于面对它们,至少是有勇气的表现。他们没有为了抵抗压力而把老路上的战壕越挖越深,而是做出审时度势的“战略大回转”。

中国应当为缅甸的变化高兴,对缅甸改善与西方的关系,寻求在中印之间的一定“外交均衡”,我们也应当坦然处之。中国一直视缅甸为朋友,外界有时将中国简单说成“缅甸军政府的朋友”,缅甸政治孤立给中国带来的政治麻烦,要远远糟于它因对外开放而给对华关系带来的“稀释”。

缅甸开放会对在缅有大项目的中国公司带来直接影响,中国援建的水电站被突然停工就是一例。但这些风险本应进入我们的预案,中方应以新的心态和手段应对它们,维护自己的利益。

说到底,中国对缅贸易优势的诸多原因中,地缘因素及中国经济的吸引力是决定性的,东盟各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几乎都是中国,认为中国在缅甸开放之后的贸易竞争中会输的说法是幼稚的。

更幼稚的言论是将缅甸政治改革同中国作对比,以此证明中国的改革即使跟缅甸相比也已经“落后”。类似的荒唐对比还被用在越南和中国之间。中国政治生态的错落和层次都是越南和缅甸完全不可比的,中国社会的多元化以及舆论的力量处于可持续的发展中。中国政治的综合现代化水平不是靠一两个单项指标就能一步迈上来的。

衷心祝愿缅甸的改革顺利,中国如此之大,不需要用缅甸与中国有出入的改革步骤的失败,来印证自己当前状态的正确。看到周边有些不同就对中国犯起糊涂的人,大概从来就没有清醒过。

责任编辑:齐潇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