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图们江看中朝边境

本报记者 程 刚

编者按:中国是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多年生活在太平环境下,让中国百姓的国防意识和对边疆地区的关注不像过去那么强烈。而事实上,中国的边境环境在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中正日趋复杂,边疆地区的发展相对滞后、边界纠纷尚存、境外敌对势力渗透、宗教民族问题深刻……由《环球时报》发起的这次“让边疆不再遥远”大型采访活动,就是想把边疆的发展、守护现状真实地讲述给读者,唤起公众对祖国边疆更多的关注。今天,记者将从中朝边境拉开“让边疆不再遥远”系列报道的帷幕。

“两江一线”,这是吉林、辽宁两省公安边防警官对中朝边界的简要概括。两江,指的是同发源于长白山天池的图们江和鸭绿江,它们是中朝两国的界河,连同长白山上统共只有几十公里的陆地接壤带,构成了约1400公里长的中朝边界线。本报“让边疆不再遥远”的中国边境采访活动,就从这条边界拉开帷幕。中国“雄鸡版图”的下嘴喙防川是“一眼眺三国”的地方,那里记载着中国失去从图们江入海的屈辱历史,但中朝两国对罗先的共同开发,又让中国人看到了希望。不过,当记者沿图们江溯流而上,一些地区边民大量流失的现象又让人平添了几丝隐忧。

“一眼眺三国”处难忘屈辱史

防川村属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珲春市,很多到延边的人都会去那里一游。从地图上看,正在啼唱的“中国雄鸡”的下喙尖就是防川。防川是“一眼眺三国”的地方———中朝边界的最东端、中俄东段边界的最南端就交会在这里。隔着图们江,对岸是朝鲜;而在江的北岸,隔着两道并行的铁丝网,就是俄罗斯。比起中方刷着新绿的Y状蛇形网,俄罗斯的陈年T状铁丝网显得非常老旧,但这并不能消解多少到此参观的中国人的心中郁闷。中国陆地到了防川戛然而止,使得中国只能在15公里之外幽幽地眺望日本海(朝鲜东海)的浪线,却无由获得一个出海口。

“望海阁”是防川旅游的必登点,但领着记者前来的公安边防警官却不愿登楼。在“望海阁”上,记者听到当地人提起一首诗:“图们江水向东流,土字牌前路断头,登上哨所见沧海,旧事不堪再回首。”这是1991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到防川视察时的感慨。历史上,中国本拥有包括图们江入海口在内的日本海陆岸,却在屈辱的清末丢失了。在晚清名臣吴大澂“一寸土地尽寸心”地与沙俄据理力争后,曾保住中国船只从图们江口进入日本海的权利。但到了1938年,日本和苏联在防川的张鼓峰打了一仗后,受挫的日本竟在图们江口埋下暗桩堵住江口,从此,中国船再难从图们江出海。

“土字牌”是一块象征着历史屈辱的界碑,如今成了一个处在军事管理区内的参观点。到这里参观,必须经过把守的边防军同意,即便这样,每天还是有不少中国游客来到这里。记者注意到,在这片三国交界地区,俄罗斯和朝鲜都没有什么旅游点,也没有游客,只有中国的参观者络绎不绝。一位游客对记者说,来到这里实地一看一了解,自然会生出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感和奋发感。

与朝合作打通出海通道

或许,正是这种感觉加上发展的渴望催生了这片土地上的中国人不懈寻求出海口的巨大动力。改革开放30多年来,从图们江开发到长吉图经济区,这一地区的发展蓝图都是围绕着开拓一条出海通道的核心来规划和准备的。然而,毕竟岸线和港口属于他国,良好的共赢设想在漫天要价和层层设障中一再蹉跎。好在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如今,机会和希望终于来到眼前。

从防川逆着图们江往上走30公里左右就到了中朝最东边的一座公路桥———圈河-元汀大桥。因为中朝两国共同管理和开发罗先经济贸易区的项目已经启动,罗津港的中国内贸货物跨境运输项目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作为中国到罗先特别市距离最近的出入境关口,圈河口岸现在格外引人注目。夏天的早晨,图们江两岸时晴时雨,圈河口岸刚开关,珲春创力的30辆运煤的载重卡车车队就到了。正是这家朝鲜族的民营企业在罗先经过多年努力,取得罗津港一号码头50年租用权。该公司副总经理朴炳日告诉记者,一号码头将分为三段来改造,第一段煤码头改造已经完成,这已经是往上海、宁波方向海运的第三船东北煤了。他们正筹划买船并扩大运输车队,好好抓住这个等待多年的海上通道的机遇。

珲春创力和其他一些在罗先特别市有开发项目的中国企业的车辆来往于圈河大桥的图们江两岸,它们时常错过圈河口岸正常的开关时间,但却从来没有因此而滞留,只要一个电话通知,圈河口岸的边防检查站、海关等就会临时开关。对这种全天候的边检通关服务,朴炳日说,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感谢之情。圈河边防检查站的站长高中波上校说:“共同开发罗先经济贸易区是中朝两国在国家层面作出的决定,开通日本海通道是我们的夙愿,是一件利国利民利边疆的大好事,为此提供周到便利的边检服务本就是公安边防检查站的职责所在,只有促进边界两边的共同进步和发展,我们的边疆才能稳固和繁荣。”

包括圈河口岸在内,县级市珲春共有2个对朝、1个对俄的陆路口岸,这里因此也有“口岸之城”的美称,宁静、美丽的边境小城,随处走走问问就可以发现,这里家家户户似乎都能和边贸生意沾上边。

随着中朝共同开发、管理罗先经济贸易区的实质性启动,在图们江口中朝俄3国交界地区建设一个边境自由贸易市场的动议也被提出和商议。珲春边防检查站政委杨金和上校说,珲春还有很好的中外陆路通道资源,未来将拥有6个陆路口岸。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