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八千里边防筑北方屏障 反恐堵漏任务艰巨

●本报记者 刘扬 谭利娅

《环球时报》“让边疆不再遥远”采访组在完成中朝边境的采访之后,前往内蒙古8000多里漫长的边防线进行采访。从7月底到8月初的10多天时间里,《环球时报》记者几乎乘遍了所有交通工具,奔走数千公里,在内蒙古状如奔马的土地上完成了一次从东到西的“横贯之旅”。在中国第一大陆路口岸满洲里,以及位于首都正北方的第一亚欧大陆桥“桥头堡”二连浩特,记者看到中国和周边国家的贸易人员来往和矛盾同时汇集。与《环球时报》记者一路同行的内蒙古公安边防总队宣传处副处长闫立功说,内蒙古自治区的8000里边防线也许并不像有些地区那样异常敏感,但内蒙古的边防不时也“暗流涌动”,目前自治区和国家在打造“向北发展”的战略,这不仅是经济战略和文化战略,更是为首都构造“强有力北方屏障”的安全战略。

为首都构建北方屏障

在中国2.2万多公里的陆地边防线中,内蒙古自治区是拥有最长边防线的省、自治区之一,担负守卫中俄、中蒙边境大部分管段的任务,把守着中国的北部边疆。《环球时报》采访组赴内蒙古边防线采访的前两站是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满洲里以及中蒙间的最大口岸二连浩特。这两个连接俄蒙的桥头堡是构筑中国大北方屏障的两个重要支点。

一到满洲里,《环球时报》记者发现这里街道两旁到处都是俄罗斯风情的建筑。在中国地图上,满洲里正好位于鸡冠的位置,在它上百年的历史中充满着中俄(中苏)两个大国间交流碰撞的痕迹。其中矗立在边境线附近的五代国门及其位置的变迁就如同中俄关系变化的晴雨表。第一代国门位于满洲里车站以西 20公里,清末中俄两国在边界的东清铁路附近设立了界标———一根木桩,但上面仅有一个铁制的俄国双头鹰标志。第二代国门建于上世纪20年代,上面写着“中苏门”,后来由于战争的破坏被拆除。第三代国门是中方于上世纪60年代建立的一个检查站。第五代国门是在拆毁的第四代国门基础上修建的,比上一代规模更宏伟。历史上,满洲里曾是刘少奇等中共领导人进入苏联的“红色地下通道”,新中国建立之初毛主席也是从这里前往苏联访问。

提起满洲里的战略价值,不得不提它“鸡鸣闻于三国(中俄蒙)”的地理位置。《环球时报》记者在满洲里边防检查站宣传科科长刘宪铭的陪同下,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中俄蒙三国陆上边界的交汇处———零号界碑。驻守零号界碑的解放军边防战士说,目前的界碑是中俄蒙三国于1993年共同重新修建,其中混凝土的基座为蒙古国建造,中间的金属支架为俄方提供,顶上的界碑为中国建造。这里是中蒙俄三国交界的军事禁区。就在零号界碑不远处,俄罗斯修建了一个东正教的金属教徽。在零号界碑,本报记者还能远远地看见在俄方境内有几顶军用帐篷,据驻守零号界碑的中国士兵介绍,这是因为几天前有一名俄军高级将领来过这里。

与满洲里相比,距离北京约700公里的二连浩特边防口岸则可称为首都“北大门”。二连浩特是随着一条通往蒙古和俄罗斯的国际铁路修建而建立的。1956年,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国际联运列车正式开通。1966年,国务院批准设立二连浩特市。1984年,胡耀邦视察二连浩特市时曾称“南有深圳、北有二连”。对蒙古国来说,二连浩特的影响具有风向标式的作用。二连浩特边防检查站站长吴喜庆中校说,如果二连浩特有些什么风吹草动,很快就会出现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的电视新闻中。今年从二连浩特口岸出入境人数预计将突破200万人次纪录。蒙古国民众进入中国,80%以上都是通过二连浩特。

二连浩特边检站政治处主任王晓军说,在这条北方边防线上,内蒙古边防部队为首都构造一座北方的安全屏障,并通过与对象国的经济、文化、教育等交流将中国影响力向北辐射出去,保证国家的战略安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