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敏感点” 无人区偶现非法入境者

本报记者 程 刚

走过中朝两国的界河图们江,《环球时报》“让边疆不再遥远”采访组又从另一条界河鸭绿江的发源地长白山开始“顺流而下”。鸭绿江水见证过中朝两国在抗击日本帝国主义时的生死与共,也见证过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勇无畏。鸭绿江就是这样令中国百姓耳熟能详的,但谁又能想到这条界河的神秘和敏感:那里有两个马耳他国土大小、人烟稀少的无人林;中朝边境上的跨境治安形势依旧复杂;偶尔还会有韩国人制造些小麻烦;在素有“长白山第一县”的吉林安图县,当地人想的是将公务通道升格为一个有口岸的陆路通道,因为这样对发展旅游和便利过货都有好处。而更让记者感慨的还是那些默默驻守在那里的戍边官兵。

戍边官兵在双目峰上“守两道杆”

长白山是中朝两条界河鸭绿江、图们江的发源地。长白山天池是中朝两国的界湖,它的一个神秘之处就在于,汩汩流走了这么多的水,可它的水平面却从没有降低过。上到山顶,眼前的天池就是巨大的一盆水,这盆水中朝各拥有一部分,朝鲜那边管这个火山湖叫白头山天池。

在长白山上,中朝有一段接壤的陆地,但要到达这个名为双目峰的地方并不容易。《环球时报》记者乘坐吉林省安图县公安边防大队的越野车,在进入长白山的林区土路后,一路剧烈颠簸近1个小时才到达双目峰。其实,这段土路不过20来公里,但常常被运送木头和火山石的载重卡车轧得不成样子。

双目峰上,除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的一个营区和公安边防的一个执勤点外并无人家。公安边防执勤点的“点长”王常瑞中尉对记者说,连林场的作业人员都很少到这里来。这个年轻的中尉警官是个大学毕业生,他和3个战友上到双目峰执勤,每次都得1个多月,且不说艰苦,光是孤独、寂寞和单调就令人难熬。

带记者到达双目峰的安图县公安边防大队崔凯军大队长说,这个执勤点的主要任务就是看守好双目峰的中朝通道。王常瑞更是形象地描述说,他们在“守两道杆”。双目峰上通往朝鲜的是一条沙石路,中方一侧横着两道木杆,有人要出入,执勤点的边防警员就要查验其出入境的证件。循着通往朝方的沙石路,记者来到了中朝交界处。对面几十米远的地方,朝方也横着一道木杆,边上站立着一名通检所的执勤军官。看到记者拍照,朝鲜通检所一个军官厉声喝止,还疾步走过来像要检查记者的相机。随行的中国边防警官解释了几句后,他才转身回去。

与沙石路相垂直,还有一条起伏的土路,王常瑞说,这是中朝共用的边防巡逻道,也是双目峰实际上的中朝分界线,大约有30来公里长。这条巡逻道是在长白山的密林中辟出来的,中朝两边的边防军人在巡逻时常常会碰上,中方一般都会友好地跟对方打招呼,有时还会递过一包烟去,对方当然也很高兴地接受。

到目前为止,双目峰的中朝通道还只是一个公务通道,也就是说,只有因为公干持公务护照才能从这里出入境。双目峰通道的那一边是朝鲜两江道的三池渊郡,一个相当于集中国的韶山和延安于一体的革命圣地。朝鲜友人曾说过,两江道见证了朝中两国老一辈革命家在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斗争中同生死共患难的历史。崔凯军少校告诉记者,安图县非常希望将这条公务通道升格为一个有口岸的陆路通道,这对发展旅游和便利过货都非常有好处。当然,在中朝的这个陆地接壤段开辟一条口岸通道,需要得到中朝两国政府的同意,而对于安图县来说,先要把到双目峰的道路修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