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金融危机不会引发大国间大规模战争

金一南委员 邹维荣摄 解放军报发

“国际金融危机造成各国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

本报记者:随着冷战结束与经济全球化的发展,非传统安全尤其是金融安全的地位日益凸显。这次国际金融危机的蔓延,对我们国家的安全主要有哪些影响?

金一南委员:对我国安全影响最大的,近期可能将主要表现在就业问题上。现在,沿海不少技术含量较低、劳动力密集型的中小企业,因出口业务量减少,而纷纷停产、减产,大量农民工暂时找不到工作。还有,受经济整体大环境的影响,大学生找工作也难。这种巨大的就业压力,将对国家的安全和稳定构成一定的影响。

其次,国际金融危机造成各国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可能对我们的正常国际交往和国际贸易产生一些阻碍。比如说,美国新总统奥巴马上台后,号召国民买“美国货”,如果欧洲和俄罗斯也竞相效仿,买自己的货,各国贸易壁垒提高了,将对我国货物正常出口产生很大的影响,反过来再影响到国内就业形势。

就像马克思讲的,一切问题源于经济。在当前扩大内需的同时,如果说我们的正常外需市场再急剧缩小的话,对我们国家的下一步发展影响就大了,因为内需毕竟是潜在市场,开发出来需要一定时间,而外部市场是个现实的市场,我国每年都有巨大的贸易顺差,成为我国外汇储备的重要来源。如果这些货物的出口受到各种阻碍,那将对国家经济,进而对国家安全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大国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不存在,但各个力量之间肯定有冲突。”

本报记者:在人类发展史上,经济与战争一直密不可分。在20世纪,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曾诱发了两次世界大战。不少专家认为,金融危机可能诱发战争的历史逻辑不可忽视。对此,您是怎么看待的?

金一南委员:过去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但在今天,世界性战争、世界大战发生的概率微乎其微。因为有全球化这个重要因素,大国之间存在着巨大利益交叉。以中国为例,很多人讲中美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在讲这个话的时候,不要忘了,中国和美国2008年贸易额突破3300亿美元,数量非常大,形成了一个“你离不了我,我也离不了你”的格局。再比如,我们与欧盟、日本的贸易,也都是3000亿美元。西方有一种观点,两个国家之间贸易量超过2000亿美元,这两个国家的利益密切相关,不但是朋友,而且得签订经济同盟,政治同盟,甚至是军事同盟,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利益关系太深了。更不要说中国手中的巨额外汇储备,中国经济保持强势增长对美国经济走出泥潭的巨大推动作用。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像中美这样的大国,尽管双方之间肯定有冲突、肯定有较量、肯定有过招,比如说经济战、贸易战,等等。但是,最后大家都不得不在一个尽量理解对方、尽量照顾对方利益的情况下,达成一个相互之间的妥协,这是现实理性和利益博弈的必然结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