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音频】韩磊说天下:韩国邪教到底有多邪?

世间万物皆有道

个中缘由为您说

今天

无邪君请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韩磊

为我们说说

韩国邪教的那点事儿

戳下方绿标听起来

(戴上耳机效果更赞哦)

没过瘾?文字版重温一下!

▼▼▼

韩国总统朴槿惠被邪教控制的事情无论真假,经由国内娱乐化的传播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岁月号沉没系邪教祭祀的传说也深入人心,邪教眼看要成为泡菜、整容、欧巴之后的韩国第四大特色。

韩国有“世界宗教博物馆”之称,宗教繁多,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正经的宗教组织,当然邪教组织也少不了。

历史上,韩国宗教发展有三大高峰。

第一次出现在朝鲜李氏王朝后期

十九世纪末,东学创立,掀起了韩国本土宗教的小高潮,这些林林总总的小教派一方面抵抗外辱,一方面反对国内的帝制统治。

日本殖民时期,外来宗教大量进入韩国,并经过本土化派生出许多小的教派,数量上百。

在这个小高峰时期,就有诸如白白教这样号召教徒杀人的邪教出现了。

第二次出现在日本战败以及朝鲜战争之后

许多因教义问题而在日本统治期间蛰伏的宗教团体再次破土而出,并进行演化,教派和数量都大幅增长。

朝鲜战争之后,美国开始对韩的控制,日本统治期间,基督教曾参与反日抵抗运动,双重因素使得基督教的信众在韩国大幅增加。

同时,佛教在这个时期忙着内部整合因教义引起的内部斗争,在韩国的势力下降,佛教分化成许多小教派,增加了韩国的宗教种类。

第三次出现在上世纪六十年代

由于韩国社会发展进程加快,社会矛盾增加,一些中下层民众难以适应社会发展,从而向宗教寻求精神寄托,宗教活动和新的教派再次增加。由于韩国宗教市场允许多元化和优胜劣汰的自由市场主义模式竞争机制,导致新兴宗教不断涌现,出现所谓“不管正教、邪教,拥有信众就是好教”的现象。

从三个宗教活跃的小高峰时期可以看出,韩国社会一动荡,宗教就迎来春天。

而宗教活动的活跃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韩国社会的病态程度。尤其是宗教市场化的形态,使得许多宗教为了迎合受众心理而建立。这种大背景下,邪教会在韩国泛滥,也就不足为奇了。

韩国邪教行为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

(韩国统一教教首文鲜明夫妇主持集体婚礼)

对待性的观念是韩国邪教的主要问题

韩国许多教团都在性的问题上挑战社会底线。白白教教士可以拥有四十人以上的“后宫”,大同教教徒全体进行裸体参拜活动;龙华教教首要求想要脱离苦海的教徒献出女儿和钱财,女教徒则需直接献出自己的身体……

历史上昏君荒淫无度的生活,在邪教教首、教士身上都有体现,不胜枚举。而这些外人没眼看的行为,被邪教团体上下认为是教义和宗教活动的一部分。他们认为教主的身体是纯净的,且不会被污染的,与教徒进行性交,可以洗涤教徒的身体,而赤裸则是对神的敬畏……理论直接反映了人类在原始社会时期的认识。

(韩国“荒淫教主”郑明锡以“爱的教育”为由,每天“召见”十多名女性)

除了要性,邪教也主张暴力活动

号召教徒对自己身体实施暴力是一方面,对不特定的公共人群实施暴力是另一方面,而后者往往更为恐怖。

有些韩国邪教采用中西结合理论,常常认为路人被魔鬼附身,而驱逐魔鬼的方式不是借用所谓神的力量,而是直接将路人打死……这种歪理邪说在国内邪教问题上也有体现。

敛财和政治化的趋势也是韩国邪教的特征

当然,韩国邪教的这些特征并不是韩国独有的,但是比较明显的一点是,韩国宗教的市场化机制。

韩国宗教团体更像是搞内容创作的一种经济产业,只要点击量大,就有生存的空间。而邪教的一些偏激思想往往能够迎合一些人的需求,从而长久地存在下去。

更可怕的是韩国宗教有传教传统,一方面在国内扩张,一方面也积极向海外渗透——即便靠宗教在其他地方掀起“韩流“远不如上一部好看的韩剧有力,但后果显然是更加可怕的。

信仰和言论一样是自由的,但也是有边界的,功利主义地讲,有信仰当然是为了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活得更好,但底线是不以伤害他人为前提。

这是邪教做不到的事情,无论韩国政局多么魔幻现实主义,韩国女总统被闺蜜控制这件事为人们日常消遣提供多少谈资,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邪教是可怕的。

播音员简介

韩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中国交通广播晚间节目部主任,主持节目有中国之声《千里共良宵》、中国交通广播《高速晚高峰》等。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中国反邪教』

投稿邮箱:kaiwind123@sina.com

一经采用支付丰厚稿酬

我们在这里 · 静静等着你

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无邪君哦。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