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这些词我们不好意思出现在标题里

来源:中国之声(ID:zgzs001)

作者:郭玮瑾

你每天使用网络语言的频率是多少?

一句两句?还是句句都带网络语言?

最近,有语言学专家表示,

粗鄙网络用语玷污汉语纯洁!

前些日子,2016年度十大流行语、十大新词语和十大网络用语等火热出炉。但不少专家指出,网络用语存在诸多不规范的现象。全国汉语国际教育硕士教指委委员、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部教授张华说:“语言是具有严谨性和文化逻辑性的。脱离规范的戏谑,势必会玷污其纯洁性,不利于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承和传播。”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汉语盘点2016”活动专家祝华新说:“在我们这个楚辞汉赋、唐诗宋词的国度,实在不忍看到‘撕逼’、‘逼格’这样粗鄙的文字招摇过市。

玷污纯洁性?粗鄙?

专家们这样的评论,令网友们瞬间炸开了锅。有些网友表示强烈同意!这次和专家统一战线。

反对的网友表示,为什么要阻断文字的发展,雅俗共赏不是更好?

还有网友认为,这很重要吗?娱乐而已,何必较真。

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近日的调查显示,89.6%的受访者会频繁接触网络用语,66.9%的受访者平时会使用。

那么,问题来了——

粗鄙的网络语言无伤大雅?

不可否认,在网友们广为使用的网络用语中,不乏一些较为低俗的词语,或是一些不规范现象。这些网络语,在专家们看来,是对汉语纯洁和美感的伤害,甚至对学生,以及来华留学生们都会产生不良的影响。

中英混杂火爆网络

“君要臣死,臣Facebook”、“baby无耻”、“无可phone告”……大家都看出这些词是什么意思了吗?没错,最近网络上掀起了这种中英混杂的流行语,网友们也是脑洞大开。各种各样的中英混杂词语,在网络上被转发,这种形式不仅是用语不规范的问题,甚至将中国的成语改得面目全非。

小学生作文让家长“伤不起”

前不久,一则《作文惊现网络语,家长大呼“伤不起”》的新闻引起网友热议。据报道,郑州家长方女士对四年级的儿子平时说话爱带“你造吗”“吐槽”“呆萌”等网络用语并不在意,但有一次写作文中居然出现了:“尼玛,见到他这个‘屌丝’样子,我也醉了。”后来,方女士告诉儿子这些是不文明的用语,但儿子却反驳道“这不是骂人的话,你们大人想多了。”

低俗网络语向媒体转移

2015年6月,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指出,网络低俗语言产生共有4大途径。①生活中的脏话网络变形,例如“草泥马”;②词语因输入法运用而呈现出象形创造,也多用于骂人的脏话,如艹;③英文发音音译或方言发音的文字化;④网民讽刺挖苦的创造性词语,如“土肥圆”、“矮矬穷”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低俗的网络用语逐步向媒体转移。检索发现,媒体在标题中使用最多的三个网络语言为“屌丝”、“逗比”和“叫兽”。

面对网络语言,他们这么说

2013年,冯小刚就在自己的实名微博中痛斥“屌丝”一词,并有媒体评论称,反对用该词是剥夺了弱势群体的尊严。冯小刚解释称,“屌丝”确实不是好听的话,“我提醒你,这句话不好听。结果,哗一下万人跟我急了。对此我特别失望,非常失望。”在当年的政协会议期间,冯小刚还指了指莫言委员说,莫言以前说过,这个字都不好意思写。

有专家认为,由于互联网自媒体等特性,网络低俗用语已经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著名语言学家、《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说,上海语文学会曾开会讨论过2012年的流行语。而与会者认为,当下大量的流行词语“粗鄙化”、“向下滑”的倾向非常突出。专家们在会上谈到这个词,都用“某丝”代替。

此外,张华教授也表示,网络流行语在校园的影响很大,甚至有些来华留学生们也常常以使用这类语言为时尚,这会影响外国学生对汉语文化的正确认知。

但也有评论员表示,我们应该对网络热词多一些宽容。

北京晨报马进彪的评论文章称,比如“小鲜肉”这样的词,它到底是好词还是坏词,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而当人们使用它的时候,更多地也是出于主观表达的碎片化需要。在文化多元的时代,于现实生活中,如果仅仅使用有确定意义的词,就根本包容不了生活的各种状态,这也是网络流行词出现的社会生活基础。

此外,随着网络语言的快速发展,有些人认为,可以将有意义和创意的词汇收入词典。但反对者认为,这就意味着将其经典化,进入了规范词的序列。中青报文章《网络语言为啥就不能进词典》称,我们没必要对“生猛”新词大惊小怪,网络语言进入词典是语言发展的趋势,不仅不会损害汉语本身,还会助其与时俱进。

对于网络语言的问题,有网友表示,人家美国对于词汇的态度是十分自由的。真的是这样吗?

外国对网络语言是什么态度?

美国是网络用语较早出现的国家。美国教师协会和国际阅读协会合作,向老师们教授如何认识网络用语,以便更好地和孩子们进行交流。此外,为了适应网络用语的发展,美国也适当地修改词典,将部分网络用语合法化。

但同时,美国也不会任由粗俗的网络用语肆意传播。美国多采用引导和监督的方式,且在新闻报道等相对正式的文体中,不能使用粗俗网络语。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娅曾说,如果她能成为“第一夫人”,将努力改良社交媒体风气。

英国观察员侯颖介绍:

英国人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会遇到网络用语,了解网络用语的人甚至被看成是持有积极的生活态度的“代言人”。目前,英国对网络用语的使用持相当开放的态度。

2014年,普京签署新法令,禁止俄罗斯文化、艺术、娱乐领域出现低俗语言。据报道,俄罗斯政府称,立法禁止使用低俗语言,可确保俄罗斯公民使用国家语言的权利,保护和发展语言文化。

在日本,网络用语随社会的接受程度,或被淘汰,或被收入词典,也有的演化为生活常用语。但是,日本人比较自觉地不会在正式文体中使用网络语言。

总之,积极有意义的网络用语,我们不排斥,这是网络迅速发展的必然产物。但我们也绝不能让低俗不规范的网络用语侵害祖国的花朵和整个社会!

你如何看待如今流行的各种网络用语?

综合:人民日报海外版、北京晚报、中工网、新华网、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北京晨报、国际在线

本期编辑:胡洪江、蒋波

觉得不错,请点赞↓↓↓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