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是中国和东盟关系的最大公约数 南海问题只是局部因素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施压不是一个好办法,也不是应对冲突的现实途径,是时候换条路了”,日本《外交学者》杂志21日评论说,与许多专家预测的不同,中国并没有宣布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没有启动黄岩岛设施建设或对菲律宾实施制裁,也没有宣布退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方的回应是谨慎的。

许利平2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强制性的裁决只能使南海问题更加复杂化,岛礁争端或者主权问题的核心是政治互信。政治谈判是展示双方互信的方式,有助于缩小分歧。林彤21日在文章中说,中方的回应证明了其耐心和谈判的意愿。实现彼此尊重的谈判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是时候展示出菲律宾的意愿了。

新加坡“亚洲新闻台”注意到,在南海仲裁案公布不久,中国和东盟庆祝了中国-东盟对话25周年这一双方关系“里程碑式”的日子。19日,中国领导人与东盟轮值主席国老挝总理通伦互致贺电。通伦说,在东盟的对话伙伴中,中国第一个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第一个成为东盟的战略伙伴,双方全面战略合作不断得到加强。双方应以今年9月纪念峰会为契机,规划未来合作方向,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和东盟的关系从黄金10年过渡到钻石10年,发生了质的飞跃。在中国与东盟关系的三架马车——国家安全合作、经贸合作和社会人文合作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未来双方关系也会朝着合作的大方向发展。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南海问题只是双方关系中的一个局部因素,合作才是中国和东盟关系的最大公约数。

【环球时报赴老挝特派记者 白天天 环球时报驻日本、新加坡特约记者 李珍 辛斌 环球时报记者 倪浩 甄翔】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