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犯愁让不让英国立刻走 “快滚”与“三思”声音都有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道理很清楚,你不能说你有点怀孕了,要么就怀了,要么就没怀,你也不能说你是半个伙伴,要么是伙伴,要么不是。”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在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公布后对媒体这样说,被认为凸显欧盟在乱局前的纠结。27日,欧陆三大国德法意的领导人与欧盟领导人齐聚柏林,一天后他们又将同赴欧盟峰会,主题显然不是如火如荼的欧锦赛,而是该不该逼英国立刻脱欧。这一天,让英国“马上滚”和“再三思”的声音在欧洲舆论场此起彼伏,伦敦的局面则更复杂,“工党内部造反”与“苏格兰威胁阻止脱欧”都让“帝国内乱”看上去如同一锅稠粥。英国脱欧,中国是大赢家?西方媒体有人这么说,也有人举出不少例子反驳,可正反两方基于的事实同样是欧盟分裂,西方式微,得出的却是相反结果。在脱欧公投结果公布72小时的节点,人们无法准确描绘它所导致的地缘政治冲击波,美国显然很急,国务卿克里对英国与欧盟的祝福是妥善离婚,为全球市场负责。

奥斯本的演说

伦敦时间27日早7时,欧洲股市尚未开盘,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走进唐宁街10号对面的财政部大楼,主持记者会。这是奥斯本在脱欧公投结果公布后首次公开露面,英国《金融时报》说,奥斯本想做的很简单,平息脱欧引发的金融动荡,安抚投资者。

“今天,我想向英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保证,英国已做好面对未来的准备,并且正处在一个很强势的地位。”奥斯本说。外界则更关心他接下来的表态:“(卡梅伦)首相已决定今年秋天新首相选出后再决定是否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退出机制,这给了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做出决定的时间。在我的判断中,英国只有对未来与欧洲伙伴达成怎样的新安排有了清晰观点,才会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机制”。在国际媒体语汇中,“里斯本条约第50条”是一项欧盟自诞生以来从未使用过的机制,该条款规定,如成员国确认要脱离欧盟,欧洲理事会应在2年内与该国就“脱欧”后关系变动达成协议,并提交欧洲议会批准。

在声明中,奥斯本希望外界感受到英国的信心,但他讲话后,伦敦股市开盘还是下跌了0.8个百分点,英镑汇率也持续下跌。不过除了市场表现疲软,国际舆论更关注的是英国的内乱。

“脱欧公投后,英国政治动荡加深”,美联社27日报道与《纽约时报》等媒体类似,这些报道使用的论据也集中在两点:首先是英国最大在野党工党领袖科尔宾遭下属“集体叛变”,其次是苏格兰威胁阻止英国脱欧引发外界对“英国分裂”的担忧。

在英国政治光谱中,科尔宾领导的工党主流意见是反对脱欧,但科尔宾本人却是“欧洲怀疑论者”。脱欧公投结果公布后,工党内质疑党首“阻止脱欧不力”的声音很大,有传言说“影子外交大臣”本恩在策划推翻科尔宾的“政变”,后者26日宣布解除本恩职务。BBC说,本恩的离开引发工党影子内阁辞职潮,26日共有11名影子阁员辞职。影子卫生大臣亚历山大在写给科尔宾的辞职信中说,“我尊重你是个有原则的人,但不相信你有能力为我们的国家找到急需的答案”。

面对众叛亲离,科尔宾选择“拒不下台”。他在声明中称,“我们遗憾今天有这么多影子内阁成员辞职,但我不会背叛那些支持我的选民对我的信任,数百万工党支持者需要工党为他们代言”。他还表示,将在27日工党会议上“重新组阁”。

英国工党内乱为何引发关注?《环球时报》记者27日了解的最犀利分析是,保守党籍首相卡梅伦已表示10月辞职,如果科尔宾也撑不到那个时候,意味着一旦英国新政府和新反对党执意不脱欧,理论上有可能将责任丢给两位前党首,然后在议会否决脱欧公投。

更让英国舆论担忧的是,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也想在英国议会中做些什么。在24日公投中,62%的苏格兰人选择留在欧盟。斯特金表示,苏格兰不会去投票支持那些伤害苏格兰利益的事,英国议会中的苏格兰籍议员有能力让脱欧在英国议会中“脱轨”,她本人则在研究有何种方式可以让苏格兰留在欧盟,同时誓言必要时再次搞脱英公投。美联社说,大多数北爱尔兰人也反对脱欧,北爱副首席部长麦吉尼斯说,正努力促成保持北爱与欧盟关系的“特殊协议”。苏格兰和北爱的反应让人担心,脱欧公投最终会导致英国分裂。

当外界无限担忧的时候,一直力主脱欧的伦敦前市长约翰逊显得很轻松。他在英国《每日电讯报》撰文说,“脱欧公投是我们此生经历的最杰出政治事件”。约翰逊说,超过1700万英国人支持脱欧并非如外界所说是因为担心移民,而重要的关切是不希望再被欧盟控制,上千万英国人相信英国是一个伟大国家,摆脱了欧盟官僚的摧残,英国反而可以复苏。他说,我无法更多重复英国是,并且永远是欧洲的一部分,但我们不会再把那么多钱交给布鲁塞尔了。

卡梅伦的孤独

美国国务卿克里很忙。26日,他先在罗马呼吁英国和欧盟本着对全球投资者负责的态度“管理他们的离婚”,27日,他还要先后飞赴布鲁塞尔与伦敦进行调解。法新社说,华盛顿很快担心关键盟友英国的脱欧决定会伤害西方的团结。英国《金融时报》说,英国的脱欧公投是柏林墙倒塌以来对欧洲大陆最大的冲击。英国、欧洲乃至整个西方都将感受到此事件的余波。《纽约时报》显然也认为这是伤害西方利益的大事件。该报旨在分析“英国脱欧在安全领域后果”的社论称,英国人灾难性的一投削弱了西方原本相互交织的安全机制与网络,这些国际机制与网络确保了过去70年的和平与稳定。如今的国际规则是美欧共同制定与主导的,安全上依靠北约28国支撑,经济领域则靠同为28国的欧盟,而英国一走,欧盟剩下27国,获益的只能是旨在推翻现有国际秩序的俄罗斯与中国。

当这种“大事不好”的情绪在美国媒体上弥漫时,布鲁塞尔也被认为笼罩着一种不安。法新社说,本周一,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招待法国总统奥朗德与意大利总理伦齐,商讨如何共同应对英国脱欧。后者在上飞机前表示,英国脱欧或许是欧盟改革的大好时机。28日,欧盟峰会将在布鲁塞尔召开,虽然伦齐很乐观,但法新社称,这将是欧盟历史上最痛苦峰会之一。

痛苦的根源在于纠结,纠结的议题是要不要英国“立刻脱欧”。据英国媒体报道,多位欧盟国家外长和欧盟领导人此前已催促英国立即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开启英国脱欧协商程序,其中包括欧委会主席容克和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默克尔的反应则较缓和,德国总理府办公室主任彼得·阿尔特迈尔说,英国的政治家需要时间重新考虑脱欧决定带来的后果,欧盟则需冷静等待。

英国《卫报》27日说,伦敦与布鲁塞尔实际上已处在一种僵局。一名欧盟官员称,欧盟领导人对于如何应对英国显然陷入了分歧,但欧盟律师们的结论是,欧盟无权强迫成员国启动脱离程序,与此同时,欧盟也不会与英国展开非正式谈判。主张脱欧的前伦敦市长约翰逊的如意算盘是,英国不正式启动脱欧程序,先和欧盟非正式谈判以赢得更多利益,但欧盟对此的回答是,不。美国《华尔街日报》则称,布鲁塞尔和柏林还是希望给英国一个机会,除英国外,欧盟27国一些官员26日已经在布鲁塞尔会面,同意等英国新首相10月产生后,或是等英国政府正式提出启动脱欧程序的申请后,再做回应。与之前要求英国“立刻走”的立场相比,态度在明显转化。文章还说, 脱欧公投本身没有法律效力,是否脱欧决定权在英国议会。“今天的民主决定可以推翻昨天的民主决定”,一名欧盟官员说。

28日,卡梅伦也将赴布鲁塞尔参加峰会,但法新社说,原本两天的峰会他只被允许参与一天,以对脱欧公投作出“解释”。第二天的会议则将他排除在外。27日,卡梅伦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说称,英国正在脱离欧盟,但我们必须不能背对欧洲和世界。同日,主张脱欧的英国独立党唯一国会下院议员卡斯维尔对《环球时报》说,“因管理国家的人不擅长治国之道,英国正面临很多问题。今天我们的政坛只有些碌碌无能之辈,只会从一个头条跳到另一个头条,却对如何解决问题毫无头绪”。

中国的机会?

“英国脱欧的最大赢家是谁?中国”。美国彭博社在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刚公布不久便下了这样的结论,论据是,即使是一个全面团结的欧洲与中国对抗和竞争都勉为其难,现在一个破裂的欧洲只能扮演一股更为弱小的制衡力量。法国《论坛报》27日也持相似立场,认为短期内虽然对中国不利,但从长远看,英国脱欧导致欧盟虚弱会进一步提升中国的国际地位。德国《时代周报》则认为,英国是中国企业进军欧洲市场的桥头堡,许多中国企业把欧洲总部设在伦敦,如果英国脱欧,其对中国的吸引力会下降。日本《外交学者》则认为,不论对中美关系还是中国与欧盟关系,英国都是缓冲地带,英国脱欧起码会让中国短期内感觉失去了一位在国际舞台上有影响力的朋友。27日,还有国际媒体援引日本野村证券的分析称,英国脱欧会使中国2016年GDP下降0.2%。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经济室主任陈新对《环球时报》说,对于英国脱欧对中国的影响,现在不少分析预测都在走极端,事实上,对中国影响如何将取决于接下来的发展,英国是“裸脱”、“半脱”还是“不脱”,这些都还没有确定。陈新认为,在“裸脱”与“不脱”之间,英国有着很大的弹性,现在谈论世界格局大转变为时过早。他认为,28日欧盟峰会上,一切将进一步明晰。

【环球时报驻英国、法国、德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姚蒙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刘洋 崔杰通 陈一 汪析 柳玉鹏】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