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派为何热捧“挪威模式”

新华社北京6月22日电 随笔:英国脱欧派为何热捧“挪威模式”

新华社记者张远

本月23日,北欧国家挪威将迎来“仲夏末节”。按照挪威传统说法,这一天的天空风云将预示下半年天气多晴还是多雨。凑巧的是,相隔北海,英国当天将上演一场“公投风云”,结果或将为英国一个时代的政治走向定调。

挪威,这一不加入欧盟却似乎享受欧盟大部分“福利”的北欧小国,近来成了英国脱欧派的热捧对象,被认为是英国脱欧后的理想蓝本。但在一些挪威学者和政界人士看来,“挪威模式”看上去很美,却未必适用英国。

英国脱欧派眼中,挪威与欧盟关系若即若离,恰到好处,既与欧盟保持一定距离,又得到欧盟国家的诸多便利,相当于“类欧盟”国家。一些脱欧派学者和政客以社会安定、经济富足的挪威为例驳斥留欧派,宣称“脱离欧盟并不是世界末日”。

英国财政部联合几所英国高校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挪威模式”将使英国脱欧后遭受的经济打击最小。英国亚当·斯密学会发起的一份民调显示,支持脱欧后采用“类挪威模式”的受访者是反对者的两倍。

挪威历史上分别受丹麦和瑞典统治,被迫组成共主联邦的“卡尔玛联盟”和“瑞典-挪威联盟”,民众对“联盟”一词印象不佳。挪威也不愿与临近北海的欧盟国家分享渔业与油气资源。因此,挪威虽于1972年和1994年两次发起入欧公投,均未通过。

虽然没有加入欧盟,挪威1994年开始以欧洲经济区成员国的身份保持与欧盟的关系。欧洲经济区由所有欧盟成员国和挪威、冰岛、列支敦士登三个非欧盟国家组成。在此框架内,挪威得以享受欧盟单一市场待遇,人员、货物、服务和资本可以自由流动,但同时保证了农业、渔业、司法、内务不受欧盟干涉。现阶段,挪威出口超过八成流向欧盟,进口超过六成来自欧盟。

其中,令不少英国脱欧派“眼红”的是渔业,挪威海域不受欧盟“共同渔业政策”的限制,可以专享一些海域的渔业资源,自行设定捕捞配额。

但是,对于英国脱欧派的艳羡,不少挪威政客和学者认为,这只是一种“隔锅饭香”的心态,“挪威模式”或许根本不适合英国。

一些挪威分析师指出,英国人只关注挪威从欧盟获取的益处,但事实上挪威对欧盟的贡献也不少。挪威无需每年向欧盟交纳“会费”,但要向欧盟社会基金以及各类教育、科研项目提供资助,金额不菲。英国工业联合会估算,至2020年,挪威在欧盟支出的费用每年大约4.47亿欧元(约合5.07亿美元)。

尽管挪威“贡献”不小,但在欧盟防务局、欧洲边境管理局、欧盟刑警组织等欧盟机构开会制定各类牵扯挪威利益的规章政策时,挪威只能以欧盟观察员身份参加,没有发言权和投票权。挪威驻欧盟官员只能游说其他国家,间接影响决策。

不少挪威政客谈及与欧盟关系时,惯用一句无奈之语:“我们交钱,但说不上话。”

智库“开放欧洲”研究所还为英国细算一笔账:如果英国采用挪威模式,给欧盟的“赞助费”不会减少太多,相当于先前实际缴纳金额的94%。

在英国人关心的移民议题上,挪威也并未因为置身欧盟之外免受影响。2004年,波兰等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后,大量廉价劳动力涌入挪威。以人口比例计,挪威外来移民占比高过英国。

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曾公开表示,英国恐难接受挪威与欧盟这种联系模式,因为这样的话,“布鲁塞尔做决策时,英国人参与不了”。

欧盟是否认可英国脱欧后采用“挪威模式”也是疑问。一些英国政客希望脱离欧盟后“谈判要价”,甚至打造一个比挪威更好的模式,但这并不现实。有观点认为,欧盟担忧英国脱欧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势必会在谈判中“惩罚”英国,以儆效尤。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