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媒体人讨论英国脱欧 交流如何应对“老龄化”

【环球网综合报道】编者按:6月1日至2日,由环球时报社和德国博世基金会联合主办的第七届中德媒体论坛在西安举行。论坛邀集中德双方20名媒体高层人士,就叙利亚和伊朗问题、英国脱欧、人口老龄化和二孩政策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等话题进行了广泛交流。《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表示,当今世界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世界,但这种不确定性会推动人们思考、工作,“中德媒体可以互相为对方出出主意,一起面对问题,把世界变得更为美好。” 罗伯特·博世基金会执行董事长杜里西女士表示,只有对话,才能增进了解,而媒体也可以通过增强预判性对世界做出更大的贡献。

难民问题折射欧洲信心缺失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年报前社长陈小川表示,欧洲可能需要反思一下,价值观都跟着美国老大哥走到底是否可行?比如人权高于主权、阿拉伯民主之春这些观念,在中东碰到很多钉子,撞了很多墙。媒体是否反省过,一些价值观的东西在实际中是走不通的?西方可以不喜欢中东国家的一些领导人,但是喜欢和不喜欢,选择权在他们国家自己的人民。况且,按照西方一贯的价值观,应该是先帮助他们把这些人选下去,而不是帮助他们把他打下去。打,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是一个很大的需要反思的地方。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原副总编辑马为公表示,“有观点认为阿拉伯之春是一场自下而上的革命,这点我是承认的。但有人认为美国对阿拉伯之春的支持是支持一场民主运动,我不同意。”马为公称,所谓的阿拉伯之春走到一些国家,多米诺骨牌就推不动了,一个典型的国家就是巴林。巴林的一场运动就在珍珠广场被镇压了,但全球的媒体似乎都没有给予高度的重视。原因就是巴林是海合会的一员,它在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帮助下使这场运动消失了,而美国也没有对任何一个国家提出指责。所以美国对这场它自己称为民主运动的阿拉伯之春,其支持也是有选择的。

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丁刚表示,德国表示要吸收一百万难民,这显示出一种信心,对欧洲文明包容力的信心。今天世界上所有的制度与秩序无一不和西方文明相关,甚至连人们穿的西服都是按照西方标准来制造的。但现在欧洲出现的问题是,欧洲人对于使自己获得成功的一套东西产生怀疑了,甚至欧洲一体化还面临着倒退的危险,基本上停车了。所以归根到底难民问题不是欧洲究竟能吸收一百万难民还是二百万难民,而是欧洲在全球化进程中相对落后了,不再像过去那样团结,并丧失了信心。

英国脱欧:民意未必完全正确

北京市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梅宁华表示,从政治概念来讲,英国本身就是个欧洲国家,留在欧盟对英国长远发展来看根本不需要去判断,肯定是有好处的。然而,欧洲的一个政治正确就是民意,但民意有时候并不见得是完全正确的东西,它经常被操弄成民粹,只能看到眼前的、局部的东西,却往往被拿来当成一种普遍的共识,这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未必有好处。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表示,现在整个欧洲的形势不是最好的时候,又有难民危机和财务危机等。如果英国真的退出欧盟,将是对欧盟一个深深的打击,打击欧盟的生存,打击欧盟的气势,会让欧盟一下子失去良好的势头,甚至有可能欧盟从此就衰退。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所以欧盟还是要想办法把英国留住。

部分德国媒体人表示,英国脱欧可能会使很多国家学习英国这个“榜样”,跟着尝试公投脱欧,这对欧洲来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甚至可能使欧洲陷入整体的动荡。

“一带一路”:中欧地缘冲突少 合作可加强

财讯传媒集团总裁戴小京表示,在“一带一路”的构想里,欧洲是不可或缺的,如果没有欧洲,那就算不上东西方的沟通。欧洲作为一个经济体,比中国更强大、更发达是一个现实,在打通了中欧之间的通道后,沿线会因此实现很多增长。在改革开放初期,中日、中美交往比较多,但在新世纪以来,中欧关系应该有更多的互补性。而且中欧直接的地缘冲突更少,合作的机会应该更多。

部分德国媒体人表示,欧洲需要中国吗?从经济利益的角度,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但另一个问题是,在政治、社会、文化等领域,欧洲是否还需要中国?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不像第一个问题那样清晰。直到今天,中国在很多人眼中依然被局限为一个经济加油站,在其他领域常被以一种批判的眼光对待,这个状况需要有所改变。一方面,中国自己需要让外界能够更好地理解自己,另一方面,也希望欧洲能够像中国需要欧洲那样需要中国,中欧之间开展更多政治、社会领域的合作。

中国人口老龄化或为德国带来机遇

人民网副总裁唐维红表示,2015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已经有2.2亿,相对应的劳动人口也开始绝对减少了,去年下降到了9.11亿,这是连续四年劳动力人口在绝对下降。这个数字本身和“二孩政策”的出台意味着中国人口现在面对的矛盾已经变了,人口的红利在消失,生育率水平的下降和人口老龄化使得这个矛盾更加凸显。中国也有专家提出,为了更均衡的人口发展,中国应保持2.1的生育率,更现实一点也应该保持在1.8。但目前中国的生育率只有1.5—1.6。

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岩松表示,中国老龄化快速到来也带来新的机会。首先,健康产业将在不远的未来成为中国的第一产业,比如类似人造关节等技术正在呈几何形的速度发展;第二,老龄化将使无人驾驶等人工智能在中国拥有越来越广泛的空间;再次,中国人的休息时间可能会越来越长,休闲文化领域将有很大发展潜力。包括德国在内的众多国家注定也会在中国老龄化进程拥有机会。

部分德国媒体人士表示,德国从20年前就注意到了老龄化的问题。目前,德国已决定到2020年延长退休年龄至67岁,并且希望通过接收移民来填补劳动力空缺。但现在来看,政府养老金的支出依然面临很大挑战,未来养老金水平将势必下降。(本文由白云怡整理自第七届中德媒体论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