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民:中日韩必然存在分歧 应管控而非消除分歧

【环球网综合报道】为落实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成果,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与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于2016年4月29日在中国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共同举办“首届中日韩公共外交论坛暨2016年中日韩合作国际论坛”。环球网受邀作为本次论坛的唯一中文媒体,对论坛全程进行直播报道。论坛上,中国外交部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委员吴建民发表讲话。

以下为发言内容:

谢谢,我想开门见山地讲三点看法。第一点看法,中日韩的关系在全球的重要性在上升。今天国际形势非常复杂,大家仔细看有三个中心,第一个中心动荡、冲突、仇恨,是局部战争的中心,在中东和北非,这个地方的动荡现在看不到头。叙利亚战争打了5年,死了50万人,上千万人沦为难民。这个中心耗费了全球的大量的外交资源。

第二个中心,危机叠加的中心在欧洲。不久前李肇星部长,我们一起到罗马开了三天委员会,会议在罗马开,你可以感到欧洲人现在情绪不高。对欧洲来说,东边有乌克兰危机,南边有中东北非的危机。恐怖袭击不断,难民潮一浪接一浪,加上欧洲内部改革的危机,英国人马上要公投,6月23号公投,决定是否留在欧盟内部。这种危机的形势,使得欧洲人忧心忡忡。

第三个中心,全球经济增长的中心在东亚,东亚中日韩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去年36%,整个东亚的贡献44%。东亚作为全球经济增长中心的地位是历史形成的。过去几十年,东亚经济增长全球领先,相当于全球平均增长率的两倍到三倍。你把三个中心放在一起看,会得出什么结论?

第一,在全球化的今天,有一个中东、北非的大动荡,还不够吗?它耗费了多少全球的外交资源。

第二,欧洲本来在国际舞台上非常活跃,但是危机叠加,迫使欧洲领导人目光内向。

第三,亚洲人,特别是东亚,面临的战略机遇期依然存在。为什么?过去几十年的历史使我们东亚这块地方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中心,东亚国家都非常珍视自己作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地位。

第二点看法,当今世界上的大国、国际集团,没有一个要把破坏东亚作为全球经济增长中心地位作为自己的政策目标,那是发疯了。东亚经济增长全世界需要。在这个大背景下,中日韩的关系在全球大期盼当中地位上升。

昨天李肇星部长号召大家为我们这个论坛出好点子,刚才赵启正部长也讲了这个意思。既然中日韩关系这么重要,如何推进,我想两句话:聚焦合作,管控分歧。这个话不是我讲的,今年4月19号,习近平主席会见美国前任财政部长鲍尔森的时候讲了几句话,大家注意4月19号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媒体炒得纷纷扬扬。但是习近平主席讲到中美关系是这样说的:中美关系发展总体良好,我们要聚焦合作,管控分歧,这是一个大思路。

如果推动中日韩关系发展,两条:第一聚焦合作。什么叫聚焦合作?聚焦合作不是聚焦分歧,聚焦分歧天天吵架。今天张业遂副部长讲了非常重要的观点,就是中日韩之间,我们有分歧,有共同利益,但是我们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这就是我们聚焦合作的根据。而聚焦分歧,天天吵架,有结果吗?大家相互的立场都知道,当然必要的还是需要的。聚焦合作,就要发掘两国之间站在不同的领域有哪些领域、哪些不同点,建立发展各种形式的合作,形成利益共同体,最终形成命运共同体,这就是聚焦合作。

我觉得刚才二阶俊博先生讲到,中日韩合作的例子不胜枚举,太多了,三国之间做的事情太多了,这是第一,我觉得从这个聚焦合作的角度,聚焦合作大方向放在这个上面。聚焦合作观点的提出,是习近平总书记从中日韩三国的发展中得出来的结论。1972年田中角荣首相访问中国,当时有没有分歧?有,关于钓鱼岛就是这样,但是双方没有聚焦钓鱼岛,而是聚焦合作。1972年中日贸易额10亿美元,去年3000亿美元,这就是聚焦合作的结果。

最后一条,管控分歧,请大家注意习主席提出管控分歧,不是消除分歧。中日韩之间存在着分歧是必要的,我们很多人都知道那段历史,如何管控好分歧,我想第一,我们三国的关系经过一段时间,现在正在恢复的过程当中。这种巨变来之不易。

三方都知道,什么事情对方不喜欢,对方不喜欢的事情,又不是必须做的事情,为什么要去做呢?对影响三方的关系有必要吗?大家注意到,三方这个管控分歧的第二层含义,承认分歧是存在有些分歧今天能解决,有些分歧明天才能解决,有些分歧后天才能解决。我们今天聚焦,今天就是着力解决今天能解决的分歧,不要把明天后天的分歧拿到今天来,解决不了,吵一通大家都很泄气。

第三,管控分歧注意什么?不要使这些分歧恶化,形成危机;不要使这些分歧妨碍三边的合作,影响公众的情绪。我想这个大家都是非常注意的。我就讲这几点,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