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克文:构建稳定可持续发展的中美关系

陆克文,这位在亚洲知名度很高的澳大利亚前总理、前外长,而今掌舵美国著名智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在中美关系和国际关系研究领域继续贡献智慧和力量。本报驻华盛顿记者近日采访了现居纽约的“老陆”(陆克文在微博上常用的名字)。在采访中,老陆风趣地告诉本报记者,他的澳语最流利,但他的中文比英文好,因为他在中国生活的时间比在美国的时间要长得多。由此可见老陆心怀深厚的中国情结。以下是本报记者就如何构建稳定又可持续发展的中美关系对老陆进行的采访:

陆克文(赵和平画)

记者:前不久,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蓝普顿教授发表演讲称中美关系正处于“临界点”,另有美国学者说中美关系已进入“新拐点”,您如何评价当前的中美关系?

老陆:我认为中美关系存在的分歧可分为两类:一是中美可以解决的分歧;另一类是中美在可预见的未来无法解决但可以通过合作管控的分歧。对我而言,无法解决但可管控的中美分歧及相关对策是我目前研究的重心。比如南海问题,其复杂性在于多国就这一地区声索领土,而美国与当事多国保持紧密军事合作关系让此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处理这类分歧有两种方式:一是让这些分歧失控并危及中美关系大局;二是中美着手管控这些分歧以避免因小失大。我当然倾向于选择后者。

虽然我在美国停留的时间不长,但我发现,美国智库鲜有专家提出如何保持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的政策建议。最近,一些美国智库对维持稳定发展的中美关系缺乏信心,部分美国专家甚至提出“中美对抗”论。我认为,“中美对抗”毫无前途可言,为此我经常在美国媒体、智库、政府机构、国会甚至社区宣讲中美合作理论,驳斥“中美对抗论”,这也是我为中美关系发展所作的力所能及的贡献。

记者:您在今年4月发布的《习近平治下的中美关系》政策研究报告中建议美国承认“东突”是恐怖组织,以推动中美反恐合作。您如何看待中美反恐合作前景?美国对您的建议有何反应?

老陆:目前,恐怖主义已成为国际秩序的最大威胁。不仅美国本土遭遇恐怖袭击,中国近年来也陆续发生暴力恐怖事件。“基地”等组织严重威胁到西方、中东地区、俄罗斯以及中国的和平和稳定。这是危机,但也为中美在反恐领域合作创造了契机。至于承认“东突”为恐怖组织的问题,我想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他们过去对待发生在中国的一些暴力恐怖事件的“错误决定”。无论是在新疆、车臣,还是在叙利亚和尼日利亚,发生的恐怖暴力事件都威胁到社会安定,这些暴力事件的参与者就应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因此,我的美国朋友认为中美在反恐上有很大的合作空间,除了双边安全部队加强合作外,中美还应该加强双边反恐情报的合作。总而言之,恐怖主义是中美两国共同的敌人,反恐是中美的共同利益,反恐合作将成为中美关系发展的新的政治和安全资产。

记者:一些美国学者认为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针锋相对”将成为常态,您认为中美应如何解决当前的僵局?

老陆:中美在南海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短期内恐怕还不会完全消除,但关键在于中美如何去管控这一分歧。值得庆幸的是,去年以来,中美都积极推动双边军事交流,并签署两个互信机制备忘录,即“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机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目前双方已就海上相遇安全行为准则达成一致,并正积极磋商空中相遇行为准则,这是令人高兴的进展。我认为中美可以通过制定规则来减少双方在南海发生对峙甚至冲突的概率。

记者:您对习近平主席今年9月访美有何期待?

老陆:我认为中美领导人对此次会晤的战略思维将决定本次会晤是否成功,双方如何利用中美共同战略利益来整合中美分歧是关键。除了安全和政治议题外,我认为中美正在磋商的《双边投资协定》(BIT)是一个有效管控分歧的工具。只有双边增加相互投资额,双边经济利益变得密不可分,才能有效地、紧密地捆绑中美关系,从而实现管控分歧的目标。我希望习主席访美时中美在BIT谈判上能取得较大进展。中美在气候变化上合作的拓展和加强也举世瞩目。此外,中美也应该发挥大国的共同领导作用,在亚太地区引领区域一体化和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包括经济的,也包括安全的,以更好地管控地区间的紧张局势,并从长期而言解决地区间的分歧和矛盾。总而言之,预祝习近平主席访美成功,也祝愿中美峰会成功。

(光明日报华盛顿9月9日电 光明日报驻华盛顿记者 韩显阳 王传军)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